言情阁 > 医道风流 > 正文 第2262章 游说雨琴离开

正文 第2262章 游说雨琴离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琴赌气坐在秦超对面,想着秦超刚才的话,心里特别地憋屈,就好像闯入这里的是自己,而不是眼前的这两个人一样,她现在越来越后悔当初没有听师傅的话,虽说师傅也喜欢秦超,可是临终时,她也是提醒过自己的,若是秦大哥这次离开这里,日后再不要相见,更不要让他们再次到这里,可是那天,听到阿毛说秦大哥受伤,她便急着把他带了进来。

    雨琴想着,不觉得流下了眼泪,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哽咽着说:“都怪我,没有听师傅的话。”说着,她抬头看向秦超,“秦大哥,现在说吧,你们隐藏了什么?我这里值得你这么留恋的东西,恐怕就是禁地的那个小木屋了,不过秦大哥,我也有话在先,若想打开,你先杀了我。”说着,雨琴将平时练习的那把剑,放到了桌上。

    秦彤看到雨琴一脸认真地样子,知道她这次是下了决心来的,看来昨晚的那些话,她不仅听进了心里,应该还想了一个晚上吧,秦彤想着,看了一眼雨琴的眼睛,眼中有一些红血丝,眼圈微青,昨晚一定是没有睡好的,她担心秦超又说出什么话,伤了雨琴的心,忙笑着按了一下秦超的手,看着雨琴说:“雨琴啊,不要这么说,我们不是那个意思,秦大哥也只是好奇而已,如果你师傅真的不愿意让别人知道,那,这样吧,我们现在就走。”

    秦彤说完,看了一眼秦超,看到秦超没什么反应,笑着转过头看着雨琴,“你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秦大哥从这里回去以后,他就一直提到你,所以,对你而言,我和家里的姐妹们比较陌生,可是你对我们而言,却一点也不陌生的,你也不用对我有敌意。”秦彤说着,伸手放到了雨琴的手背上。

    秦彤只是试探,没有想到雨琴并没有躲开,秦彤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说:“说实话,在我们心里,已经把你当妹妹的,其实。”秦彤说着,看了一眼秦超,说:“秦大哥回去以后,心里也总是惦记着你,他还说你师傅不在了,这里只留下你和阿毛,他担心你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回去。”

    秦超坐下以后,心里也有了一番说辞,他的话自然没有秦彤那么婉转,他意在让雨琴明白两件事,其一,就是他这次一定要看到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其二,就是如果那个东西对自己有利,那他必定会带走,至于其他的事,于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即便你雨琴怎么阻拦,都是没用的,秦超这番话还未说出来,就被秦彤截住,不过秦超不得不承认,秦彤的这番话,确实比自己想好的那番话更有说服力。

    秦超想着,也看向了雨琴,看到雨琴犹豫着看着秦彤,又看向了自己,秦超忙点头附和着,“你秦彤姐说的没错,我确实有心带你离开这里,上次就有,只是你要为雪姨守孝,我也不能勉强,说实话,这次我也没有想到能和你遇到,既然遇到了,你为雪姨也尽了些孝,虽说期未满,可也不至于落个无情无义的名声,不如跟我们走吧,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守护呢。”

    雨琴的心再次动摇了一下,其实早在认识秦超的时候,她就有心要离开这里的,可是偏巧师傅死了,临终也有遗言,她不得不遵守,秦超离开这里以后,她也确实孤独了很久,每天无所事事,让她害怕,夜幕降临时,她又害怕一个人守着屋子睡觉,她已经数不清,漆黑的晚上,做过多少的噩梦了,现在听他们二人的话,她怎么能不去想呢?

    秦超看到雨琴犹豫了,慢慢地低下了头,她的手还被秦彤握着,不自觉地动了一下,或许是感觉到了秦彤的手吧,她抬头看了一眼,慢慢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站了起来,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踱着小碎步,雨琴走到了窗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雨,而他们坐在屋里,各怀心事,竟然没有听到雨水打在叶子上的声音。

    秦超看向秦彤,用眼神告诉秦彤,他现在要提禁地里面的那个东西了,秦彤在此时,轻轻地摇了摇头,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秦超慎重地点了一下头,秦彤起身向雨琴身边走去,一脸惊喜地说:“咦,下起雨了呢。”说着,秦彤也走到窗前,伸手去接滴下的水滴,雨琴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往旁边挪了一下。

    秦彤用眼角扫了一下雨琴,看到雨琴眼中的复杂,自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秦彤慢条斯理地说:“其实,我想你师傅也不是那么固执的人吧,她也不想让你孤独终老在这里的,你也用不着这么内疚的,如果你心里真的放不下,不如我们去看看你师傅,让她替你作决定好了。”秦彤的话音刚落,看到雨琴眼中闪过一道光,秦彤向后伸出右手,朝着秦超摆了一个ok的手势。

    秦超会心一笑,转过身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竖着耳朵听秦彤的游说。

    秦彤知道雨琴定然是接受了自己提的意见,很快她便会去问她师傅的意见,若是她师傅也同意,她自然是开心地和他们一起离开,可是到时候那个东西该怎么办?如果现在不提出一些意见,到时候,雨琴一时也没主意,这事儿恐怕又要搁置下去了,想到这里,秦彤转头,小心翼翼地说:“只是,你若是离开这里,那,禁地的宝物自然是要好好想想怎么处理的。”

    秦超听到禁地二字,也站了起来,接口道:“不错,雨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里没有你,没有了阿毛,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花草自然是没人看管,自然凋谢,可是那个宝物呢?若是有人误入的话,好人还不用担心什么,若是歹人,拿到宝物以后,没有人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的。”秦超地话让雨琴眼中的光,瞬间又消失了。

    秦彤有些急了,瞅了一眼秦超,她伸手放到雨琴的手背,想要安慰她几句时,却被雨琴甩开,她转身看着秦彤和秦超,眼中的冷光让二人汗颜,也至于让秦超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确实有点太快了些,应该都交给秦彤一人解决,或许更好一些。

    还没等秦超和秦彤自我检讨完呢,雨琴忽然转身向外走,丢下一句话,“这事儿没得商量,我不可能离开这里的,就算真的要离开,禁地的宝物也要进行妥善处理,你们也别在游说我什么,我不会再相信你们的话,你们好自为之。”说话间,雨琴已经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说:“真是人不留客,天留客,既然下起了雨,你们暂时先住下吧,饿的话,自己去厨房做。”

    雨琴说完,踩着木制台阶下去了,秦超和秦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以后,秦超走到了窗前,朝外面看了一眼,说:“我刚才是不是说的有点急了,若是让你一个和她说,恐怕现在也说动了雨琴吧。”秦超暗自后悔地看向秦彤。

    秦彤却在此时摇了摇头,她坐在旁边,听着雨声说:“刚才我也看到雨琴的神色变化了,她也不是那种没有主见的孩子,我们说什么,她都会信,她刚才在这里看雨的时候,也在思考,也在想我们刚才说的话,不过我想,即使她刚才这么说,不过我觉得有一句话,她一定听到心里去了,如果我没猜错。”

    秦彤说着,转头看向秦超,没有继续说下去,而秦超恍然大悟,接口道:“你是说,她现在可能已经去了雪姨那边了。”说着,秦超走到门口,朝着竹林的方向看去,虽说看不到雨琴的身影,可是他还是安心不少,雨琴靠的是天意,他相信老天会让他如意的,至于雨琴,只能委屈她了,秦超想着,又转头看向禁地那边。

    秦彤起身站在秦超身边,问:“禁地里面的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秦超说着,转头看向秦彤,认真地说:“我在这里养伤的时候,在晕迷期间,时常能听到有一颗心脏在我耳边跳动,我一直不知道那是谁的,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我只当是产生的幻觉,可如果没有这个声音,我想我可能坚持不了这么久,这次恐怕真的要一命归西了,所以我一定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它似乎与我心灵相通。”

    秦超的话让秦彤也是一阵意外,她犹豫着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看向竹林的方向,淡淡地说:“一切还是看雨琴那边的消息吧,若是雨琴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那就好办了,若是她不打算离开,就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