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往日残响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往日残响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远的歌声在血狮的耳朵里逐渐扭曲,让人平静的曲调在某一个时刻突兀的变成了喊杀声,远方的喊杀声。随之而来的,是热烈的狂风和刺鼻的血腥味,这种变化令里昂措不及防,可隐隐又觉得有些熟悉。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时睁开眼会看到什么,在这么多年的梦境里,他已经来过这里太多遍。

    不,不用去睁眼,那件事马上就会发生。果然,一个语气略微生硬,显然并不熟悉使用这种语言的声音在骑士的耳边响起。

    “士兵,你还活着吗?”多么怀念的声音啊,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里昂一下子就把之前绿之子交代他不要睁眼的嘱咐全部忘记了。他很自然的睁开眼睛,看到那一头金色的长发和长发下如同女神般令人着迷的面容。

    “还活着。”时间好像回到了久远的过去,骑士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异常的虚弱。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金发的女人转头对不远处大喊起来,她说的语言来自精灵,即使是现在的里昂也只能听懂只言片语。不过很快,几个身着皮甲的精灵就把血狮架到路边的树下,发现了里昂的那个更是二话不说撕开了血狮身上早已破烂的铠甲,清理后者身上的伤口。

    “士兵,你隶属于那支部队?”一名梳着马尾辫的男性精灵用流利的人类语问道。他的表情有些紧张,说话的同时还在四处张望,这也难怪,当谁看到一只倒在地上的巨怪和一地支离破碎的尸体时都不会太镇定。

    里昂张嘴想要回答,却发现自己的记忆似乎出现了几分的模糊,他用力晃了晃脑袋才想起自己要说的内容,“北方联盟,苍狮中队,见习骑士里昂。”

    精灵男性没有对骑士的异样产生什么怀疑,他把这当成了这名人类虚弱的表现。考虑到他肚子上那条险些就彻底划开腹腔的可怖伤口,这是十分合理的解释。“北方联盟吗,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精灵的药膏见效很快,只是简单的涂抹,就已经让里昂腹部的痛感减轻了许多,这也让他回答的声音宏亮了一些,“报告,我们负责运送攻城具到前线。但是路上被巨怪袭击,攻城具被毁。”

    “这只巨怪就是袭击你们的那个?”虽然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到对方手指的方向,不过骑士还是点了点头。在得到了肯定后精灵男性赞许的点头,“干的不错。凭一个中队的兵力遭遇巨怪不仅没有溃逃还能得到这个战果,你们是值得尊敬的战士。攻城具的事情我会和参谋部说,击杀巨怪的功劳远比你们的损失大的多,不要担心。”

    就在这时候,第三个精灵跑了过来,在男精灵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后者脸上刚放松些许的肌肉立刻阴沉了下去。他用精灵语跟处理里昂伤口的女性交流了几句,在得到回答后闭上眼睛思考了几秒。血狮看着对方的一系列动作,他清楚精灵在犹豫什么,也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他也可以一字不差的复述这段话。

    “你说你叫里昂对吧?那么你现在不再是见习骑士了,因为我们没有发现其他幸存者,如果你们中队的编制正常的话,根据现场的尸体来判断,你将晋升为苍狮中队的队长。战斗结束后去找你们北方联盟的人报备吧。现在,我们该走了。”

    说完,男精灵转身不再去看里昂的脸,他已经在这场战争里看见过太多的绝望。那个女精灵此时也简单处理完了伤口,她站起身子关切的看着这个人类,想要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之前报信的精灵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袋,将它放到血狮的脚边,他知道里面是什么,每一个人类战士都会在上战场前领到一枚写有自己所属部队和姓名的胸章,用来快速辨别身份以及…留给战友带回家乡。

    “请等一下!”骑士的话令精灵们的脚步一滞,他们转头看到里昂面色苍白的捂着自己的腹部站了起来,“我还可以战斗,请带上我吧。”

    这一部分和血狮本来的记忆产生了偏差,按照里昂的经历,他在受伤后根本无力行动,本应就这么一直躺到了战役结束才被来回收物资的搜索队救回。可这一次,他凭借着自己的意志站了起来。过去了这么多年,苍狮同伴们的死里昂早已释怀,他们都是不惧强敌的战士。而令他放不下的,是这支救了他的精灵小队,据里昂后来得到的信息,他们全员阵亡在了接下来的战斗里。哪怕只是梦也好,他想让这些人活下来,至少,让那个金发的女性活下来。

    谁料听了他的话,三个精灵中的那名女性居然走了回来。就在里昂以为事情要有转机的时候,这位血狮见过最美丽的异性用双手捧起骑士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不行啊。你的战场,不在这里。”说完,她双手下滑按住骑士肩膀,猛地一推!

    “呼!”靠在树干上的里昂一下子醒来,他双眼睁大,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月亮,隐没于夜空,只有零散的几颗星星散发着可怜的光芒。但饶是如此,这里也比无光的地下明亮太多。

    “你醒了?”巴克姆注意到骑士的动静后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里昂低头用手指使劲按压着太阳穴,试图梳理清楚自己的记忆。最终,他的意识定格在了将手交给被绿之子控制的巴克姆那一幕。

    “它们走了?”血狮呼出一口白烟,夜晚的溪谷仍然寒冷。

    在确定骑士无碍之后,精灵歪了歪脑袋,他带着丑陋抓痕的脸上露出几分落寞的神色。“走了,它们本来就不喜欢我。这次应该是亚特伍德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被绿之子厌恶,是作为精灵最糟糕的境遇之一。

    里昂不知该如何安慰扈从,他不是精灵,不懂得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骑士选择了无视,他站起来,简单的确认了一下二人此时的方位,应该是在溪谷城外不远的地方。

    “走吧,我们去和巫师汇合。算算时间,他们也该到附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