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国王之死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国王之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兰和克拉克的谈话所带来的影响绝对不是两个老朋友告别这么简单。灰塔之主的力量太过庞大,他的视野也远超常人,一些他认为很小的事情,却给本就处在惶惶中的苍狮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现任国王,赫恩.西格特,赫恩王室最后一位正式成员,被侍者发现死在自己的书房中。尸体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宫廷医生的初步结果,是国王由于过于忧虑导致旧伤复发不幸去世。

    苍狮的天,塌了。

    大臣们失去了他们进谏的对象,贵族们失去了他们效忠的共主,而所有国民则失去了他们信赖的庇护者。西格特的死在这个时间点上爆发简直糟的不能再糟,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解释那项鼠人猎杀法案的细则。此时的王都里也没有如马库斯或阿提克斯这样具有决断力的臣子,这让国王的死讯以飞快的速度散开,等罗兰再次来到赤红之瞳的时候,街道上的气氛已经变的截然不同。

    “爱米亚女士和希尔女士呢?”老魔术师几乎是撞开了房门,对里面看着一整张桌子情报发愁的独眼发问。

    可能是被罗兰少见的激动情绪吓到,也可能是因为她太过于投入眼前情报的内容,独眼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老人眼睛里看不到丝毫他平时那副昏昏欲睡的神态,那双眼睛应该属于充满活力的年轻人。

    “希尔似乎有王室医学顾问的身份,爱米亚装成了她的助手,现在应该正在检查我们那位陛下的尸体。”摘下面具的独眼揉了揉眼睛,将身前的案卷一推,看向罗兰,“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糊涂了,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完全没有预兆。”

    魔术师叹了口气,在独眼面前重新变回那个睿智的老人形象。他掏出烟斗,不急不缓往里倒了些烟丝,“是啊,这世上的事情怎么可能被预料呢。有的人做起事来就和天灾一样不顾别人死活。”

    这话在地下头目听来只是普通的抱怨,可事实上,罗兰是在感叹自己老朋友一时的心血来潮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不过克拉克的来访也带来了很多事情的答案,比如国王的反常举动。被魔鬼附身的人通常没机会生还,因为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占据身体的邪灵收割,虽然罗兰不相信西格特是会和魔鬼做交易的人,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在魔法的领域,最早的灰袍就是绝对的权威。

    “你在看什么?”感叹完了之后,魔术师的注意力被独眼身前的案卷吸引了。在后者点头同意后,他将烟斗叼在嘴里,走到桌前开始翻阅起这些情报。这些内容来自王国的各地,是独眼手下的眼线用各种方法传递而来,其中甚至有提到出现在熔铁的精灵部队。在这些信息中,有一条很快引起了罗兰的注意。

    “国王的最后一道命令吗?”这信息来自于王室城堡里的侍者,据其所说,这所谓的最后一条命令就发出在今天的清晨。命令的内容是国王要求全国所有具有军队的贵族和领主即刻组成联军,由南向北推进,肃清境内所有的大型鼠人群体,并将行军的最终目标指向了原萨隆伯爵领。

    这是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命令,鼠人浪潮虽然现在有减弱的趋势,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数量已经不足为惧。恰恰相反,因为食物不足而四散游荡的鼠人对王国造成的伤害有增无减,即使到了现在,各个聚集地之间的联络线路都谈不上安全,派出信使的同时必须配上一支卫队才能勉强保证信息的安全到达。

    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反击,只是在表达王室仍然具有战斗的意志和对重新恢复王国秩序的欲望。同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条命令更像是一种来自国王的激励,迫切渴望回到往昔生活的愿望能最大程度的调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引导他们把仇恨指向外敌。这本没什么问题,但罗兰敏锐的洞察力和经验让他隐隐有些担忧。

    “这条命令被送往了哪里?”他抖了抖手中的肃清令,另一只手将烟斗从嘴里取下。

    “全境,甚至包括了熔铁城。以大骑士长的性格,他应该会立即响应国王的命令,而他所率领的前去驰援熔铁的军队,也是现在王国最精锐的一支。就是不知道在接到国王的死讯时,铁骑士大人是会选择返回王都维持秩序,还是继续执行这道命令。”独眼揉着眉心说道,她也注意到了这条信息,只是考虑到紧接而来的国王死讯,这位长期混迹地下世界的女士不认为它还能继续生效。

    罗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继续去看其他的信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第二次打开了,一身医生打扮,脸上仍然带着乌鸦面具的希尔和头戴带有面纱的小礼帽的爱米亚走了进来。她们在看到魔术师时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显然认为罗兰出现在此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况不妙了。”摄魂怪医生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将别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国王死了对哪个国家都不是好消息。极个别的暴君除外。”独眼走上前,熟练的接过红衣巫女的帽子和外套,将其挂到门边的衣架上。

    “不,不是国王。我们去城堡的时候,他们刚好发现了第二个死者。”爱尔莎面露忧色,看向罗兰。

    老人挑了挑眉毛,表示自己对此事确有兴趣,“第二个死者?”

    “一个厨房的帮工。这个时期即使国王的厨房里也不会太热闹,所以直到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他。”希尔作为一名称职的医生,很自然的介绍起了这名死者,“死于割喉,利器所伤。要我说那伤口来自于匕首或者厨房里的刀具,但那些愚蠢的家伙仅仅因为死者周围发现的毛发就一口咬定是鼠人做的。”

    “毛发?鼠人的?你是说王室城堡里有鼠人?”独眼皱着眉头,一连发出了三个疑问。王室城堡里有鼠人杀人,这让事情瞬间变得负责了起来。

    爱尔莎牵起爱人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只是毛发,我可以确定那确实来自鼠人,但其它的就不那么确定了。”

    “让我猜猜,于是就有人提出是鼠人潜入了城堡,杀死了厨师,然后在国王的食物里下毒?”罗兰的语气听起来在说一个笑话,可他的脸上没有半分笑意。

    “准确的说,是酒里。国王最近饮酒频繁,这我能理解,而他死的时候手边还有空着的酒杯。”希尔说道。

    “真糟糕,没法确定国王是不是死于中毒吗?”独眼摇了摇头,问道。

    “国王的身体是神圣的,除了他的血亲和妻子,没人有权利伤害他的遗体。不巧的是,我们的西格特陛下没有任何一个满足这个条件的对象。连情人都没有。”医生有些愤怒的说道,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人类国度所有合理与不合理的规定,但现在她发现似乎并非如此。

    魔术师点了点头,知道杀死“国王”真凶的他很快意识到这一切恐怕都是对方的将计就计。这种把戏拿来欺骗巫师自然是不可能,但拿来对付普通人却绰绰有余。强烈的不安感出现在罗兰的身上,魔鬼国王的死在被利用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并不是件好事。

    事情的发展,正高速的朝着一个看不见希望的方向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