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腐萤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腐萤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寒铁冷却的速度不慢,只是进入地穴大概十几分钟之后,胸口的灼烧感就变成了温暖的感觉。只是在其完全变冷之前想要取下恐怕还是有些困难。而由于没有和巫师的视野进行连接,网虫只能小心的走在队伍的最后跟着巴克姆。这不是一个好位置,走在队伍末尾的人往往是偷袭者的首选,由于背后没有同伴,即使他们失踪了也往往难以发现。

    不过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些通道里竟然有着一些自然的光源。那是飞舞在小队周围的荧光飞虫,起初里昂以为是绿之子,可是在小心的观察了几秒后,骑士意识到那是一些身体呈管型中空,并从中发出黯淡光芒的昆虫。

    “腐萤。”咒鸦伸手抓住了其中一只,将其残忍的在指尖碾碎,淡淡的说道。

    生长在北方的里昂和巴克姆并不清楚这种生物,但见识广博的杀手和佣兵以及从南方城市来此的绮莉却对腐萤并不陌生。这种昆虫的幼虫会存在腐烂的粮食里,现在空中的这些则是它们的成虫。这是一种极其短命的生物,一旦张开翅膀,那它离死亡就没有多久了。民间的说法是说这些小家伙是从未被妥善保管的粮食中生出的精灵,一遇到阳光便会消散。而精于生物构造的巫师知道,腐萤的寿命极短只是因为它们变成成虫后身体里除了简单的生殖系统外就没有其它任何的器官,在耗尽了体力后连补充都做不到就活活饿死。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鼠人不是不吃素的吗?”女佣兵有些疑惑的说道,虽然这些小家伙确实为她解决了很多问题,但联想到女巫库伊拉对昆虫的掌控,她害怕小队已经落入了对方的监视之中。

    巫师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用担心。“起司曾经说过这里的鼠人不一样,也许他们在做改变食谱的尝试时搜集了粮食。不用担心,这些腐萤的构造太过脆弱,承载不了任何魔法。它们是注定死亡的活死人。”咒鸦甩动手掌,让残留在指尖的昆虫碎屑掉落,接着用口型无声的说道,“谁不是呢?”

    腐萤的数量随着深入慢慢增加,它们看起来是从一个同一个方向飞来的,经过简单的商讨,几人决定逆着寻找腐萤的诞生地。那里应该是溪谷城鼠人的粮仓或者其它什么设施,这种设施应该不会离主体太远。途中,他们不可避免的经过了无人的哨站,不过比起里昂和巴克姆当初遇到巨型蚂蚁的那个,这座建筑中没有看到昆虫活动的痕迹。他们甚至在哨站中发现了一些没有来得及吃完的食物。

    “从咬痕来看确实是鼠人的,但是…”血狮拿起土台上的一块类似干粮的东西,它呈现出带点荧光的幽绿色,与常人眼中的食物相距甚远,可上面的的确确有着牙印,土台上也放着代替盘子的树叶。

    绮莉从骑士的手里拿到这块不明物体,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居然从另一个方向咬了一小口!其他人注意到她的行为时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只有咒鸦不耐烦的将那东西抢了过来,用指甲掐下来些,碾碎后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多种蘑菇的粉末,还有些苔藓,总的来说对人体无害。当然不排除味道上带来的味觉损伤。”

    在巫师分析这份鼠人干粮成分的时候,冒失的女巫已经扶着墙角呕吐了起来。“尝起来像加了盐的马粪。”绮莉如此评价到,同时用树叶将这块东西包了起来小心的挂到了腰带上,“一定得让佩格尝尝。”看起来如果她能顺利离开这里,那可怜的佩格免不了再次被欺负。好在小队中并无人在意这个小插曲,甚至经过绮莉这番胡闹,他们绷的太紧的神经才稍微得到了放松。

    “休息好了就继续前进吧,腐萤的数量已经少很多了。我怕再耽搁下去会在地道里迷路。”魔裔抱着双臂,依靠在哨站的出口处说道,他看了看通往更深处的道路,岔道足有三个之多。好在现在不断飞出的腐萤成为了可靠的信标。否则光是探明这些通道就要花上不少时间。然此时陆续飞出的腐萤已经有了减少的趋势,鉴于还不知道前路要经过多少个这样的岔道,喀鲁斯提出要加紧脚步。

    穿过哨所之后的通道就要比之前宽敞的多。鼠人虽然可以四足行走,但从这里看出他们平时还是习惯于像人类一样走路,三条通道的宽度都足以让成年人穿过。咒鸦见此也收起了源自幽邃之心的金属球,到了这里已经没有拓宽通道的必要,而且越是深入地下,鼠人们建造的构造间就越紧凑,贸然使用挪动大地的力量有可能会造成其他空间的崩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里昂在获得了黑暗视觉后一马当先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魔裔则与他保持着几步的距离跟在第二位。之所以要留出距离,是为了防止血狮落入什么陷阱时连带着身后的人一起被牵连,同时也是给里昂预留了遇敌时应对的空间。况且这样几步的距离对于喀鲁斯来说就和不存在一样,完全不影响他支援里昂的速度。

    “真是精妙的结构啊,我们已经如此深入地下,却没有半点呼吸不畅的感觉。这些鼠人是怎么做到的。”咒鸦用力的呼吸着通道中的空气,那里面混杂着一些泥土的气味,不过并不妨碍它给人带来生机。如此神奇的地下建筑设计,别说普通人类,即使是矮人或是巫师都不敢保证能建造出来。要知道,到目前为止咒术师都没有看到专门用来换气的设施或孔道,鼠人们几乎是凭借天分就解决了地下建筑最让人头疼的问题。

    这让灰袍巫师不禁想到如果这样的种族在族群数量上可以缓慢增加,那假以时日,山峦之子的称号说不准都有可能会改易到他们的头上。咒鸦这个时候有点明白了起司为什么这么想要保护下这些鼠人,他们是崭新的物种,有着无尽的可能。而想到自己对杰瑞的改造可能也参与到了这个物种的起源里,咒术师突然觉得鼠人似乎也没有那么丑陋了。

    “小心,我们很接近了。”里昂用手语对身后的杀手示意到。在他的前方是一条通往正下方的坑道,腐萤就是从那里面飞出来的。这条信息被一个接一个的传遍了小队,而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巫师很快就下达了指示,进入下方的房间。

    成员挨个通过坑洞滑落,下方的地面并没有多深,而从贴着墙壁建造的简易扶梯来看,鼠人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进出这个房间的。如果说之前几人看到的所有鼠人建筑都只能勉强容纳小队的话,那这间仓库的大小就可以用巨大来形容了。在入口的前方,房间的顶部向上形成了弧形的穹顶,其高度少说也有四米之高。除此之外这个椭圆形房间的大小也足以担得起仓库这一称呼,踩在地上的脚步竟然能引发轻微的回声。

    “伙计们,我想我们之前忽略了一件事情。”就在众人打量着房间的时候,队伍最前方的骑士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腐萤为什么要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