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萨隆的尊严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萨隆的尊严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猜出眼前鼠人的身份对马库斯来说并不困难。即使外貌和声音都已经完全无从辨认,但还是可以从身材以及说话方式上来猜出这只鼠人的性别。而在王国中与现国王之手有过接触并且还会用这种口吻和他说话,同时又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女性,毫无疑问只有在王都曾经和他见过几面的萨隆伯爵之女,葛洛瑞娅。要知道,虽然当初葛洛瑞娅也并不喜欢身材臃肿的马库斯,但出身物资贫乏的萨隆领让少女比同龄人更具务实精神,至少她明白这个被各个贵族小姐嘲笑的“肥猪”,有着她们根本无从理解的智慧。

    “没错,是我。”葛洛瑞娅点了点头,嘴部略微翘起。这本该是带着几分欣慰的微笑,可在人类眼中却只看到了嘴唇下露出的尖牙。

    “马库斯阁下,我认为您不该这么独自冒险。”跟在国王之手身后的安德雷亚开口说道。他的眉头皱着,显得相当不耐烦。老实说怒狮才不在乎眼前的鼠人到底是谁,因为无论她曾经是什么,现在都只是丑陋怪物中的一员。

    不过这次,马库斯没有轻易认同克罗格公爵的提议,他伸手示意保护自己的骑士们不要轻举妄动,甚至还回过头对靠近安德雷亚的骑士用眼神暗示不要让这位大人做出突然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接着,在所有城墙上联军士兵和将领的注视下,马库斯向前走了两步,彻底将自己暴露在鼠人的攻击范围中,然后躬身一礼,就像眼前的鼠人还是那个贵族少女一样。

    “能再次见到您真是让我感到安慰,萨隆女士。对于您和您家人的遭遇,我深表遗憾。不过,我希望您能够清楚,虽然您仍然具有萨隆之名,但您的身份已经变成了王国必须铲除的死敌。请您不要对此还保有侥幸,如果您只是来和我打声招呼,那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的在这场战斗中,没有马库斯和葛洛瑞娅存在的余地,我们只是苍狮的国王之手和鼠人中的,抱歉我不是很清楚您在同族中的地位,不过我想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对吗?”在说完这一大长串的外交辞令后,马库斯对着葛洛瑞娅用嘴型说了两个字,快走。

    但葛洛瑞娅只是继续笑着,她的目光掠过眼前的男人,看向他身后的士兵们。“我看到了太多家族的旗帜,溪谷城自落成之日起,还没这么热闹过。这可真是对不住各位了,难得王国贵族齐聚,萨隆家族却连自己的城市都没有清扫干净。好在现在为时不晚,请各位看着吧,我不会让家族之名蒙羞的,明天天亮的时候,溪谷城会重新干净起来。”

    鼠人的话令人类又一次陷入了迷惑,他们不明白葛洛瑞娅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她似乎也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打算,转身和身边的护卫一起走出火光的范围。只是在众多弓箭手都忍不住想要放箭将这些鼠人射死的时候,葛洛瑞娅转头最后一次看向了她曾经的同胞,“在明天日出之前,我们会清理这座城市。所以请给予萨隆家族最后的尊严,在龙脊山被照亮前,请各位不要出兵。”

    说完,鼠人们就彻底走出了火把能照亮的地方,只留下风声吹动着幽绿色的火苗。

    马库斯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然后转身走了回来。他看向前来接应他的贵族们,注意到其中已经有人将武器拔了出来。于是用前所未见的严肃语气说道,“把武器收回去吧,先生们。难道我们连萨隆家族最后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他们为王国镇守北方数代人,理应获得我们的尊重。”

    “可她已经是…”一个贵族反驳道,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国王之手吼了回去。

    “她,就是这里的主人!虽然没有仪式,可在王国谱系上,葛洛瑞娅.萨隆,就是萨隆最后一位女伯爵。她的请求,我们必须接受!”可能,是因为马库斯说话时如野兽一样愤怒的声音所带着的威慑力,也有可能是碍于他国王之手兼联军统帅的地位,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在说出这句话时,眼睛里闪动着的可怕光芒。现场包括安德雷亚在内的贵族和士兵,没有人再提出异议。战士们松开弓弦,将长剑收鞘,如集结那时一样安静的返回他们之前的岗位上。

    马库斯走回他之外俯瞰溪谷城的位置,从这里可以看到克罗格家族的军队仍然在有序的登上城墙,鼠人没有骚扰他们。风在吹过城墙的孔洞时发出低沉的回响,好像是一个巨人在呜咽。在这种气氛里,怒狮走到了国王之手的身边。

    “你刚才的话会让一些人心生不满。士兵里已经有人认为你的行为太古怪了。”

    “那么你呢?安德雷亚阁下,你的看法呢?”

    克罗格公爵笑了笑,也用双手撑在了垛墙上,“尊重贵族的传统和家族的荣耀会让古老的家族更加欣赏你。他们会相信你继承了先王的意志,这对我们是有利的。况且,我大概能猜到那位女士想要做什么,让鼠人先去和恶魔作战,对我们来说没什么不好的。”

    “可这就意味着我猜错了。恶魔不是鼠人召唤来的。”

    “呵呵,那重要吗?恶魔和鼠人,它们谁背叛了谁都不奇怪,随便编个理由就足够了。就是可怜了阿提克斯爵士,不过他那个年纪的人也早就该退位让贤了不是吗?我看你就很得那些骑士们喜欢,也许除了国王之手之外,你还可以再兼任一个王国骑士长的头衔?”

    “您就不怕让我同时掌握话语权和兵权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怒狮大笑几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是个聪明人,马库斯。但据我所知,泰勒瑞尔家族也就只有你一个聪明人。我要的不是一时的摄政王,我亲爱的朋友,我要苍狮的王室,改姓克罗格。所以,你看我并不在乎我身边有你这样的人,经营家族的势力,可不是一两代人能够做到的,即使你权倾朝野,你的后代又能做到哪一步呢?我可是很期待看到那一天的啊。”

    “这恐怕会让您失望了,和先王一样,我想我可能不会有结婚的打算。”

    “哦,这可太让人意外了。我还想把我的妹妹介绍给你呢,她一直很‘仰慕’你的才华。”

    马库斯站直了身子,没有再多做停留的打算,他向安德雷亚行了一礼,“我的才华不值一提,只是先王太看得起我了而已。容我先行告退,今晚能休息的时间可不多。”说完,他也不管对方的反应,自顾自的走向了自己的帐篷。不过在这过程中,国王之手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南方,王国大部分领土的方向,那里没有硫磺烟雾的笼罩,清冷的月光洒在大地上勾勒出银色的轮廓。

    在那条远方的轮廓下,几个人影刚好穿过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