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不知所踪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不知所踪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目睹了巨鲨可怖伤势的人可不止甲板上的女巫,杰奎雅在一阵莫名的心悸后很快意识到这古怪异常的由来。她向后急退远离费欧尼,后者也没有趁胜追击,其一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追上去也不一定是女猎手的对手,其二也是因为费欧尼对能引起对手如此巨大异状的情形同样感到好奇。在两个海妖的战斗暂时停止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一同转向了海面上,在那里漂浮着两个身影,一个是人类,另一个,是伤口在水中逐渐溃散开来连同内脏和脂肪一起飘散而出的鲨鱼。

    在察觉到自己搭档的惨状后,杰奎雅二话不说,冲向海面。诚然,鲨齿的猎人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也不会因杀戮而感到愧疚,甚至因为长久的独自狩猎,他们连自己部族的亲缘或者夫妻关系也可以看得很淡薄。但若说这世上有那种死亡会让这些猎人的内心被痛苦的搅动,那就是他们伙伴鲨鱼的死亡。很多猎人都把伙伴视为自己灵魂的延伸,它们是这世界上最了解自己,最懂得自己的他者。可以说虽然鲨齿的信仰中对鲨鱼的部分会把它们当成是带领猎手灵魂前往归宿的使者,但每个猎人在获得自己的鲨鱼伙伴时,都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真正的亲人。即使一开始二者间的渊源没有这么深厚,那么只要狩猎继续下去,他们自然会在一次次的生死经历中结下外人无法理解的依赖。

    费欧尼曾经见过那些失去了伙伴的猎人,他们要么回到部族里,要么孤身一人游荡在海床上,像是丢了灵魂的躯壳。纵使这些人中的一些强打精神将逝去伙伴的牙齿或骨头带在身上继续狩猎,他们的心也永远不再完整,每当那些鲜活的记忆涌上心头,他们的表情都会变的苦涩不堪。这也是为什么变形者从来没有想要加入鲨齿部落的原因,他总觉得群鲨之父的猎人们从来都不是自由的,伙伴和信仰是套在他们脖子上的锁链,一头扯在群鲨之父手中,另一头则深至他们的灵魂深处。

    不过费欧尼没有为杰奎雅伤心太久,因为他知道在极度悲伤和盛怒之下的猎人会把愤怒倾泻到谁身上。洛萨,这个不可思议的人类,以陆地生物的身体在海中击败了群鲨之父的子嗣。变形者不会让他这么轻易死去的,所以在一阵轻微的划水声之后,费欧尼也朝着浅海奋力游去。

    女猎手首先抵达了浅海,她呆呆的看着同伴的尸体在自己面前下沉,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这打击对她太大了,而这死亡也来的太突然,谁能想到一个人类居然可以杀死它?以人类手里的那些根本无法在水中发挥作用的金属武器,他怎么能杀死它?他凭什么,他,他,“啊!”歇斯底里的吼叫在海洋中扩散,让所有的海洋生物为之一滞,这吼叫中包含的绝望,愤怒,难以置信如同海底爆发的炸雷冲击着它们的感官。

    而洛萨本就脆弱的意识在这种哀嚎中也终于土崩瓦解,彻底跌入了粘稠的梦境里。费欧尼从下方接住了骑士下沉的身体,看了一眼还沉浸在痛苦中的猎手,然后果断朝着诅咒女士号冲去,他必须把洛萨交给女巫,让她们带着他离开。这是最后的机会,失去了两条手臂的自己绝对没办法推着船只逃离杰奎雅的追击,想要让这些人类离开,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女巫的魔法上。

    女猎手的哀嚎停止了,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像火山里流出的岩浆般炙热,这股炙热就算用整个大海里所有的水来抑制也无法浇灭分毫。这世上只有一种液体可以熄灭这怒火。那就是那个凶手,那个人类的血。他就在这里,等着我伙伴,我这就把那个该死的人类献给你,让你的灵魂可以在波涛里追逐他,撕咬他,我这就…“叛徒!”杰奎雅看到了费欧尼抱着洛萨的身影,她在激怒之下举起自己手中的弯刀,猛地顺着海流朝后者掷去!弯刀在波浪里回旋起来,并且越来越快,它带着猎人的愤怒在海流的推动下直奔自己的目标!

    “噗通!咚!”两个声音先后响起。前者,是费欧尼带着洛萨从水中跃出的声音,后者是二人一齐跌落到甲板上的声音。网虫见此顾不上其它,立刻冲上去检查洛萨身上的伤势。而费欧尼则挣扎着爬起来,张开嘴努力的发出人类的语言,“离开这里。”说完就在佩格的面前倒了下去,这时两名女巫才看到他的背后插着一柄鲨齿弯刀,刀身有三分之一没入了海妖的右腰,但是并没有将费欧尼刺穿。

    暴风雨渐渐的小了,海上的风暴总是如此,来时快去时也快。两名女巫在渐小的雨幕中对视了一眼,她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仍然谈不上安全,虽然看刚才海上的样子洛萨应该是杀死了一头鲨鱼,但是鲨齿海妖的部队可不会只有一名猎手。“你有什么办法吗?”佩格问绮莉。

    后者眨眨眼睛,露出了笑容,“当然有,而且你不是也知道吗?”得到这样的回答后,有着绿色长发的女巫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她知道绮莉说的是什么办法,但那正是她想要极力避免的事情,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时候。

    “咚!咚!”碰撞声从船底传来,让甲板上的女巫们险些滑倒。她们知道这是海妖在凿船底,面对女巫,即使是在大海上有经验的海妖也不会冒险露头跳到人类的船只上作战。他们会选择用更加稳妥的方式来战胜失心湾的统治者,那就是把她们的船底凿穿,等女巫们落入海水中时,那即使她们的巫术再危险,能发挥作用的也就不足十之一二了。

    “该死的!这些海里的家伙!”佩格半弓着身子,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平衡。她知道早已千疮百孔的诅咒女士号绝对撑不了多久,而她和绮莉也完全不擅长在水中作战。所以现在,即使一百万个不情愿,她也没有什么选择的办法了。身形较小的佩格靠近自己的女巫同伴,趁着晃动没有那么激烈的瞬间扑到了绮莉的怀里,这倒不是她想要从绮莉的怀抱中得到什么安全感,其实单要论危险性,在佩格心里绮莉和水底的海妖相差的并不多。

    “以吾血之血,奉汝血之灵。”艰深古奥的咒文在两个女巫的口中同时念诵,紧接着两人张开嘴巴,朝着对方的脖颈狠狠的咬了下去。她们的牙齿刺破皮肤,直达里面柔软的组织,同伴的鲜血很快就顺着伤口流入了她们的嘴里。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加上自身受伤的疼痛让佩格皱紧了眉头,不过与她相反,绮莉的表情倒是显得异样的兴奋。这种女巫之间才能使用的巫术是女巫团成员们极少会去碰触的东西,因为即使是一同成长起来的女巫,相互之间也总是各有想法,而这个法术,会让两人对对方开放自己的一切。也只有这样,只有用另一个人的意识去使用自己本来所拥有的全部潜能,才能将潜能爆发时所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于是绮莉的头发开始变长,并且充满光彩,而佩格的眼睛里开始出现点点星辰,她们都在用自己的意识驾驭对方的力量,这当然不容易,可好在她们终归是在一个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同伴,这并非不可能。

    “咕噜噜!”诅咒女士号,沉没了。这艘三桅帆船熬过了海啸,却没能熬过海妖猎人愤怒的攻击,它的船底有着十几个触目惊心的破口,在这样的破损下,没有船只可以不沉。可船只的沉没并不是杰奎雅的目的,她要的是那些躲在木头上的人类,以及协助了他们的费欧尼。但她什么都没找到,纵使女猎手一次又一次的在船体和附近的水域中寻找,她还是找不到任何有关这些人的踪迹。诅咒女士号上的几人,完全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