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展示忠诚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展示忠诚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先发现异常的瞭望员也是第一个遭遇不幸的,这个可怜的小伙子还来不及向船员们发出警告,就被一阵随风飘过的淡绿色粉末包裹,接着就是一声绝望的蛙鸣和从高处坠落发出的“啪叽”一声。淡绿色的血液和少许的肉块溅到瞭望台附近干活的水手身上,甚至有个水手刚好在唱船歌的高潮部分,那些肮脏的血肉直接掉进了他的嘴里。接着,是呕吐和惊恐的声音组成的协奏曲。海里自然是不会有青蛙的,即使有,也绝不会从天上掉到甲板上摔死,当其他水手们茫然的朝头顶望去,他们看到了空荡荡的瞭望篮以及一些骑在扫把上的身影。

    “女巫!”不知道是谁开始大喊,然后一柄从空中投落的飞刀就让他彻底闭上了嘴巴。其余的水手们见到同伴的惨状,内心里刚刚涌起的勇气瞬间消失的七七八八,他们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这片大海和其下陆地的主人,这些飞在天上的人才是。

    站在舵盘后的船长目睹了这一切,他其实是所有人中第二个发现女巫的人。他也明智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事实上,在看到女巫的一刹那,逃跑的想法就占据了这位老水手的思绪,但仅仅是又一个刹那,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理由很简单,他自认在这茫茫的大海上,身为人类的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躲过女巫们的追杀。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试着交涉了。

    “尊敬而美丽的女士们,请问你们为什么要伤害我的船员?”将帽子摘下扣在胸前的船长一边朝空中喊着,一边缓步走下高台来到自己的船员当中。他的举动令恐慌的水手们冷静下来,围绕在自己的船长身边装作谦卑的模样低下头颅。实际上则在女巫们看不见的地方用手语快速交谈着。交谈的内容大致就是该怎么对付这些不速之客。身为大副的壮汉小心的抬眼打量了一下空中这些骑在扫把上还头戴宽檐帽的女人,他敏锐的注意到一些女巫明显离船较远一些,而那些女巫身上有些有着较为明显的受伤痕迹。

    不过大副察觉到了不代表船长可以,对于这位老水手来说,他现在可没工夫关心这些女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在,在杀掉了最初两个水手之后,女巫们的嗜血欲望得到了发泄,她们中领头的那位略微降低了飞行的高度,居高临下的用如海一样幽蓝的眸子轻蔑的看着这个满嘴烂牙的老水手。“这里是禁航区,如果你是失心湾的人就该知道这件事。”

    船长立刻露出惊恐和迷惑混杂在一起的表情,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的解释道,“海神在上!我不知道我们航行进了您们的海域!哦,天哪,一定是刚才的那股退潮浪把我们卷进来的!我们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请给我们一个机会,尊敬的女士!我对我的船起誓,我立刻就带着这帮蠢蛋离开!”这几句话配合着细微的颤抖和不断冒出的冷汗,将一个误创禁区的冒失船长形象演绎的毫无破绽。

    但是女巫又哪里是那么好骗的呢?有着幽蓝色眼眸的女巫嘴角露出冷笑,她可不是绮莉佩格这样年轻的女巫,不论是阅历还是经验都让她极为难以哄骗。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作为这支队伍的领袖带队以极少的人数袭击鲨齿海妖的部队。所以根本用不到任何的证据,她在第一眼看到这艘船的时候就知道船上的人是在打什么样的主意。

    为了夺得第一个登陆而铤而走险穿过女巫后院的船长这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海浪卷进来的?哦,那可真是坏运气啊,船长先生。实在是太坏了。而且,我看你的坏运气不止如此吧?从你船只的吃水和船上的人员来看,你在这次退潮的时候可没捞上任何买卖,这可真是浪费了你这条船了。就我所知这样的三桅帆船只有我们的船坞才能制造,每年加上旧船向外出售的也就一两艘,啧啧,这样的好船您想必是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吧?就这么空手而归,不怕还不上债吗?”

    “咕噜”船长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自己能被这口唾沫呛死。这些该死的女巫太了解他们了,不论是航海知识还是城市里的形势,女巫团根本不需任何线人和情报机构就能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他清楚,自己那套说辞在这个女巫的面前恐怕是行不通了。但行不通怎么办?闯入禁区从来没有第二种下场,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躲过这一劫呢?船长的脑筋飞快的思考着。

    和拼命思索着求生之法的船长不同,作为这支女巫小队暂时的领袖,蓝眼的女巫也有着自己的打算。此次战斗的损失因为女猎手杰奎雅的顽强抵抗而大大超出了女巫们的预料,而这份伤亡的责任,理所当然不会落到大女巫的头上,那么为了给自己的指挥失误减少一点惩罚,她迫不及待的需要能将功补过的机会。扶持一名在失心湾里足够有话语权的代理人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在和海妖们之间的形势逐渐扑朔迷离的今天,单靠女巫的力量守住失心湾自然不难,可要想真正给予那些鱼人沉重的打击,凡人的船队也是必要的。

    不过话虽如此,女巫并没有放过船长的打算。都说曾经被钓起过一次的鱼会变的更加精明,人也一样,船长虽然在能力上符合女巫的期望,但是从他现在还能强行镇定自若的能力以及对属下的掌控力都证明着他不是一个会甘于任人摆布的棋子。这可不够好,女巫们想要的是服从命令的士兵,她们唯一不需要的,就是在和海妖作战的时候还要顾虑这些普通人的想法。相比之下,在一众海员中裹着头巾还少了一只耳朵的那个就更加合适,从他和其他船员的表现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船上的二把手,而这种壮汉通常更习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他会是个比现在的这名船长更合适的棋子。

    打定了主意,女巫再次开口,“这样吧,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按照你们这些水手的规矩,船上的一切都得听船长命令。所以,你们这次误入禁区也只要一个人负责就行了。现在,失心湾的水手们,该向女巫团展示你们的忠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