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鲜红之路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鲜红之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巫们的到来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她们本就是这支小队真正的依靠,至少在明面上是这样。相比较一名佣兵,三名女巫会带给烈涛氏族的威胁明显更加不容忽视。但实际上,洛萨隐隐约约觉得大女巫并没有将这次暗杀成功的希望放在这三名年轻女士的身上,之前的那次进餐给了他某种暗示,大女巫应该不会和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浪费时间。当然他不会把这种自己都无法肯定的感觉说出来。

    “你们有办法解决呼吸的问题?”伯爵开口询问道,不过他的口气里没有丝毫的质疑,既然任务已经发出,女巫们肯定有所准备。

    “有的。否则我们半年前也没法从海渊里游上来不是吗?还有,抱歉,当时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佩格说着,脸上露出了歉意,七个月之前,在雷霆巨人尸体所化的地下空洞中,女巫们在杰奎雅带领的鲨齿氏族仅剩的猎人的围困中不得已放弃了洛萨和费欧尼逃离了战场。这件事让佩格的心里很不安,她本来就觉得亏欠洛萨够多的了,同时她也担心那次抛弃成为伯爵和女巫决裂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洛萨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长发的女巫不必在意这件事,“那个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死定了。事实上,我还真的死了一次。你们那个时候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没必要为此感到愧疚。你看,我不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呢吗?对了,那两位女士的情况如何?”

    伯爵口中的另外两位女士,指的是之前在地下空间中共同行动的嘉伦和菲蒂斯,这两位女巫没有加入这次的暗杀行动中来。佩格的脸上露出微笑,她很庆幸能得到洛萨的谅解,“菲蒂斯女士和嘉伦都有其他的任务要执行。另外,她们都过的不错,嘉伦甚至利用这段时间重新做了一把鞭子,比上一把还要让人不舒服。至于菲蒂斯女士,她正在清理牢房,这场战争之后肯定少不了囚犯。”

    战士耸了耸肩,然后略微向后退了一步,以此来拉开和绮莉之间的距离,早在佩格和他打招呼的时候,绮莉就已经像闻到了花香的蝴蝶,不,洛萨更愿意将其形容为嗅到了鼻息的蚊蝇,总之,她已经在洛萨的身边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段时间。而且此时绮莉的外表仍然是库伊拉的,这就更加加重了洛萨的不适感。“我突然有点怀念半年看不到女巫的日子。”

    “别说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话了,你难道不渴望战斗和荣耀了吗?还是说,半年的时间就足以让好战的领主变成一个渔夫?”绮莉在洛萨的耳边小声低语着,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孩子看到了自己阔别多时的宠物。只不过,这只宠物可能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其实当个渔夫也没什么不好的。没有那么多责任,不需要去履行什么使命。生命不能只是无休止的战斗不是吗?”

    洛萨的回答让绮莉的眉头皱了起来,她转身看向另外两位女巫,伸手指着伯爵,“这家伙都经历了什么?你们趁我梦游的时候把他的脑子换掉了吗?可我没看到他脑袋上的缝合线啊!就是开颅之后会留下的那种线,还是说你们是用铁签从他耳朵里伸进去做的?”

    “我们什么都没做,而你最好冷静一下,保留些精力,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海拉走上前按住了绮莉的肩膀,对洛萨露出歉意的表情。不过伯爵只是歪了歪脑袋,他早就习惯了绮莉的这种说话方式。如果你和这个癫狂的女巫被迫做着同一艘船从苍狮一路漂泊到失心,你也会习惯的。但有件事确实没有错,伯爵在这几个月中已经产生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变化,至于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即将成为一名父亲。

    一旁的女猎手早就在女巫和骑士的寒暄中感到了不耐烦,但她还是很有耐心的等到了现在,此时见几人没有再说话,于是开口道,“到漩涡前还有一段距离,你们可以在船上聊。当然要是你们能保持安静让烈涛的人不那么快发现我们,那自然更好。”

    在夕阳的余晖中,一艘小船默默的离开了它停泊的浅滩,朝着远方海面上的巨大漩涡而去。这一刻看起来仿佛是一副油画,落下的太阳洒在海面上的倒影变成了一条红色的道路,指引着这艘小船前进。只是可惜这幅画面随着大女巫已经不再干枯的手轻轻划过,就消失不见。这位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穿着一身朴素的麻衣,背后的黑色长发随意的倾泻而下,可即使如此,她依然有着让人一见倾心的魅力。“哦,您真是太美了,尊敬的女士。我敢说那些女神神殿里的雕像在见到您的样子后就都变成了毫无价值的石头。”

    “收起你的虚伪吧,魔鬼,我变成这样可不是为了听你廉价的奉承。”大女巫转过身,看向声音的来处。她的目光所视正是桌子上的金色树枝,那只作为她仆从的黑色乌鸦此时正歪着脑袋看着她,鸟类的瞳孔里散发出不该有的邪恶光芒。

    “哦,当然,当然。抱歉尊敬的女士,我只是,情不自禁。”合拢的鸟喙里传出尖细而令人不安的声音,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和挪移像是滑稽剧里的丑角,“您觉得您派出的这支队伍能完成他们的使命吗?我可是听说,潮汐女士对这场战争十分关注。虽然洛萨黑山是一枚不可多得的棋子,但您知道的,骑士在棋盘上一向不容易成为制胜的那一手。他们内心的信条让他们不会畏惧,但同样让他们桀骜。就比如说我上次交易中得到的那位,他比我知道的所有国王都难以应付的多。”

    “是嘛,还有能让你这个魔鬼觉得棘手的灵魂。呵,如果他还活着我真想见见,肯定是个有趣的人。”大女巫露出一抹笑容,却没有丝毫的笑意,“至于他们成功与否,不必你来操心,这场战争只会有一个结局,潮汐女士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接受。”

    “我很高兴听到您对此的信心,我会将它分毫不差的转达给掮客。另外,掮客非常,非常荣幸的欢迎旅者加入到这个世界里来,祂诚挚的感谢您所做出的决定。只要您可以取得这次战争的胜利,祂将会很乐意说服其他尊贵的大人认可您和您的族人。”

    “祂最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