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灰塔的黎明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死邪魔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死邪魔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邪魔,在人类和大部分智慧生物的语言中即是不应存在于世间之物。它们的来历千奇百怪,它们的外貌和能力亦然。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它们是这世界上所有可以被称为恶的东西的杂糅,是污秽的集结,如果将世界比喻为一个巨大的生物个体,那么邪魔,就是这个生物体内的癌细胞。它们不知为何出现,不曾被谁消灭,它们侵蚀一切,污染一切,摧毁一切却又融合一切。邪魔不是恶魔或者魔鬼,亦不曾作为邪神或信仰,邪魔就是邪魔,它们的存在一如世界上所有东西的存在那般合理。可由于邪魔的出现次数极少以及它们难以被察觉的种种特性,如果说对邪神的研究尚有祂们的教典和信徒可供依据,那么邪魔就是一种比任何神秘存在都难以揣测的东西。

    总而言之,邪魔不是人类应该列为作战对象的目标,以它们作为对手,会比与巨龙为敌更加,无望。

    “噗!”沉重的长枪毫无阻碍的刺入了海鳗状的头颅,将那张狞笑着的可怖面容捣成了一片稀烂的棉絮状物质。邪魔没有流血,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它并不是真正活着的生物,当然不需要血液这种维持生命的东西。山怪挡在了有着无数头颅的怪物和赛赫之间,双手一抖就将枪尖上的粘稠物质甩掉,同时将枪身略微朝上架起,做出防御的姿态。

    “哦,那可真疼!”“疼死我了!”“好疼啊!”海鳗们开口诉说着疼痛,但它们的表情却显得愉悦异常。在它们如同诅咒般的痛呼中,那些碎裂棉絮以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样子被颈子里伸出的细长的触须连接在一起。在守门人和男孩的眼前,怪物的身体开始重组,或许用重组并不准确,因为当那怪物的头恢复原状时,原本的那条颈子里已经有了另一个分叉。

    “杀了一个。”“变出两个!”新生的两个头颅一唱一和的伸展着细长的身体,用一低一高的声音讽刺着山怪。

    在沉重的面甲后无人能窥见守门人现在的表情,不过可想而知那不会太轻松。打碎一个头变出两个头?这样的怪物真有战胜的可能吗?“你恐惧吗?”“你胆怯吗?”“你犹豫吗?”“你,想逃吗?”越来越多的头颅将注意力转移到沙滩上的两人身上,那些海鳗像是一朵逐渐张开触须的海葵,而这两人就是误入死亡陷阱中的可怜小鱼。它们恐吓着,低语着,明明那些头颅都在自说自话,可是它们说的每一个字,表达的每一个意思却分毫不差的同时送入它们目标的耳中,那是足以让人癫狂的可怕耳语。

    “啊,啊,啊!”纵使赛赫已经经历过了诸多的不可思议,纵使这个男孩已经体验过了失心湾那堪称人间地狱的下层生活,可当他面对那可怕的耳语的时候,可怜的他还是过于脆弱了。他还太年轻,年轻到没法建立起一套自己坚实的价值观,对于太多的事情和问题,赛赫都没法做出回答或者根本未曾想过,只凭着对海拉的一腔忠诚,他没办法抵挡邪魔的侵袭,因为就连这忠诚,赛赫都说不清其具体的意义。在惨叫声中,赛赫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疯癫的摇晃着,他头上的眼罩因此脱落,露出漆黑的眼眶。

    藏身于赛赫眼眶中的影兽一跃而出,化成一道黑色的箭矢,径直冲向那个不断发出噪音的巨大海洋生物!可惜的是,等待它的是一张早就张开的血盆大口。山怪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能把三个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强悍魔法生物被邪魔一口吞下,后者甚至人性化的舔了舔不存在的嘴唇!“吃起来像是一团影子。”吞下影兽的海鳗发出了这样的评论,好像在它们看来影子本来就是食物的一种。

    呼,吸。守门人感受着带着腐臭气味的空气顺着自己的鼻腔流入肺部,将胸口撑大又缩小的过程,他从来没觉得呼吸是一件这么享受的事情,因为他从来不觉得死亡会以这样绝望的方式来到他面前。作为在失心湾混迹多年的住民,死亡在山怪眼里应当是突然的,无征兆的,这才符合失心湾这座城市的脾气,而不是对死刑犯的宣判,明确的告诉你今天的某时某刻就是你的死期,让你饱受煎熬。

    血液,在金属和皮肉下流淌,铠甲下的战士面对遮天蔽日的邪魔深知自己并不是对手,可作为一名守门人,即使深知死亡将近,也有必须要守住的东西。“我,死,你…吼!”放弃了用陌生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决心,总是保持着沉默的战士发出了他在失心湾最激烈的怒吼。没人知道山怪是从哪里来的,也许他真的是个山怪,从山中来到了这座城市,也许,他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如同以前无数来到这座海湾的人一样默默无名,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出处。在女巫赏识他并赐下这一套铠甲前,他或许也像赛赫那样挣扎的活着。

    现在,这都不重要了,对于邪魔来说,人类的经历从来不重要,不论他的出身,能力,信仰和追求,在这多头的邪恶面前不过只是,又一个即将被吞噬的灵魂罢了。区别只是在于,这个灵魂格外的活泼。“嗡!”沉重的铁枪在空气中穿过发出低沉的响动,迎面而来的海鳗被一下子打飞出去,撞到另一个想要扑过来的同类。“噗!”不需要回头,山怪凭着直觉将长枪的底部朝后猛戳,准确的砸中了想要偷袭的敌人的头盖骨。一个,两个,三个…守门人像是台无感情的机器,肆意收割着靠近的海鳗,一时之间如入无人之境!

    可萤火之光难以抵御整个夜晚,黑色的如蛇般的影子编制成不透光的网兜,逐渐将勇猛的战士包裹起来。任凭山怪的力气再大,战技再精良,他终究是个人类,没有光他就没有视觉,连续挥动武器后的疲劳让他反应迟缓,耳边充斥着的低语和讥笑令他没法听声辨位。渐渐的,守门人只觉得自己在和整个世界作战,敌人会从任何方向在任何时机发动攻击,而他所能依靠的东西却越来越少。

    “你杀的越多。”“我们长得越多。”“你没法杀光海底的冤魂。”“但我们从不介意让你加入。”

    “咕噜。”就像是一滴雨滴滴入湖泊,随着涟漪平复,什么都不会留下。可,在涟漪彻底平复之前,一枚石子,驾着一艘小船,从海的方向快速接近。洛萨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阳光何时改变了颜色,他怒目圆睁的看着那个从海里伸出的怪物所做的一切,背后的战斧已经拿在了手中。

    “给我离开那栋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