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之温婉 > 正文 六:算计(上)

正文 六:算计(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马车上,罗守勋嘟囔着:“你说温婉还是个女人吗?啊?这还是个女人吗?男人都没做得这么好吧?还有那两个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欢。咳,为什么就不是我儿子呢!”两孩子身体好,有礼有节,两岁的孩子就很有大家风范。特别是睿哥儿,那孩子真是越看他越喜欢。真是恨不得自己抱回家去。

    梅儿笑得摸了肚子:“这句话要是传到白将军耳朵里。到时候有的你受了。不过你也别羡慕嫉妒了,这睿哥儿不也是你女婿嘛!”

    罗守勋微微叹气,女婿这么能跟儿子比呢!女婿是别人家的,儿子是自己家的“夫人,你以后没事就多带着孩子去温婉那里窜门子。不指望豹哥儿跟睿哥儿两个孩子一样。能学到四五成就可以了。”

    梅儿想也不想摇头:“温婉本来就很忙。如今的时间都是陪着两个孩子了,哪里还有那么时间让别人窜门子。不过她教孩子的法子都跟我说过的。”温婉现在很忙,空闲出来的时间全部都放在两个孩子身上。如今连会客的时间都少了。梅儿很能理解,她再亲,也亲得过自己的孩子。而且教养孩子,靠的是自己,怎么能靠别人了。

    罗守勋听到温婉说不留家产给孩子,要孩子自己赚去。摸了摸鼻子:“弗溪就是弗溪,想法与众不同。”他觉得很是。但觉得跟做是不一样的。他还是希望给儿子赚一个厚的家底。

    太子妃看着温婉的启蒙书,花了两天的时间看完。盖上书本,微微叹气。正好翎元跟翎昸一起进来。

    如羽看着翎昸。面色有些复杂。等孩子走后,如羽跟容嬷嬷说道:“你说,若是将翎昸交给温婉教养,如何?”

    容嬷嬷吓了一大跳:“娘娘。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之前不是已经拒绝了太子。怎么如今你自己却生了这样的念头。”

    太子妃看着这本启蒙书“我本来是没起这个念头。但是现在我却想了。翎昸资质不行,没有翎元一半的聪慧。若是能得到温婉的指点,以后肯定不会差了。”温婉的教育方式迥异于人。也许在温婉的调教之下。翎昸会有一条新路子。而且……

    容嬷嬷觉得太子妃异想天开:“娘娘,这不可能的。就算你有这个想法,温婉郡主也不会答应的。”温婉郡主自己有两个孩子,还要管着那么一大摊子的事。哪里还会愿意教导翎昸。

    如羽笑了下:“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我有五成的把握温婉会答应的。”只要法子运用得当,温婉不答应也得答应。

    温婉的书大受欢迎,名声更为响亮了。温婉后来想了下。这件事其实也有好处的。然后很多人也会有样学样,将千字文,三字经什么的都按照她的思路改变。以后孩子学习起来也不要那么费劲。这也算是对广大儿童做了一件好事。积福了。

    宋洛阳举办了一次酒宴,这次宴会自然是为温婉编书举办的酒宴了。温婉大方地让他们在醉香楼的小花园里,免费的。至于正主。那就算了,没时间。温婉回复宋洛阳的话,有这时间还不若在家多陪陪她两个宝贝儿子。

    温婉这日带着孩子去皇宫里见皇帝。瑾哥儿见到皇帝,就朝着皇帝扑去,很有温婉当年的范。

    皇帝一把捞起他抱在怀里。瑾哥儿精怪地亲了皇帝一口“舅公,舅公,,明瑾好想你。”这小家伙嘴巴甜得跟抹了糖,让温婉哭笑不得。简直就是抹杀软化长者的心。皇帝一个。灏亲王一个。真正可以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不过,让瑾哥儿头疼的是,这些人,却不包括他那娘亲。他那娘,就喜欢那个跟老头子一般总欺负他的哥哥。

    瑾哥儿抽着鼻子告小状了“舅公。你不知道,娘就抱哥哥,不抱我。还有,枣花糕那么好吃,娘不给我吃,只给哥哥吃。”瑾哥儿知道,娘亲怕舅公。所以以逮了机会就朝着皇帝告温婉的小状。虽然回去会被温婉收拾得很惨烈。但是瑾哥儿却乐此不疲的玩这个游戏。

    皇帝立即让捧了一碟子枣花糕上来,准备让他吃了一个全乎。温婉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想抹额,这臭小子怎么这么不记事。

    睿哥儿老气横秋道“你要是再吃这么多糕点不吃饭,娘要是生气不给你讲故事了,就讲给我一个人听,你到时候别哭鼻子。”

    瑾哥儿拿了糕点看了皇帝,再看温婉,再可怜兮兮地看着睿哥儿。最后惨兮兮地把手上的糕点放回盘子里“娘说,每天只能吃两块枣花糕。我今天的两块糕点已经吃完了。不吃了。”

    皇帝瞠目结舌地看着睿哥儿,温婉却是一把抱起睿哥儿,在睿哥儿脸上亲了一口,哈哈大笑。她这个小老头儿子,最是可爱得紧。

    睿哥儿却是一脸嫌弃的看了温婉一眼,嘟囔着:“娘,我是男子汉了。怎么能随便亲,而且,还亲得我满脸的口水。”温婉郁结。小老头就是小老头,转眼就不可爱。

    皇帝看着温婉吃鳖的模样,哈哈大笑。

    温婉装成苦笑不已的模样:“咳,现在就被嫌弃了。以后老了,还指靠他们,指靠不上了。”

    睿哥儿听了这话,立即锢了温婉的脖子:“娘,怎么会。我跟弟弟以后一定会好好地孝敬娘的。不过娘,你以后在有人的地方不要动不动就亲我。我长大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哪里能随便被女人亲。”

    皇帝看着每次来都告小状的明瑾,再看着大人似的明睿,笑得不行。就连孙公公虽然没笑出来,但肩膀却是一颤一颤的。

    瑾哥儿不甘示弱:“对对对,娘,我跟哥哥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娘的。娘。你放心。”

    温婉笑得开怀:“放心,当然放心了。”

    皇帝在边上看了,也是满脸的笑容。这两年,温婉改变了很多。可能温婉自己都没发现脸上的笑容多了。再没有愁眉不展或者说远游什么的。更没有了那股让皇帝担惊受怕好像随时准备离开这个世界的疏离感。如今的温婉,看起来,很好。

    孩子由夏瑶带下去后。温婉与皇帝说了一下对生意的规划。温婉也不是要皇帝给她出主意。温婉跟皇帝说,也是报备一下的意思。

    皇帝点头,看着温婉一挥手。宫殿里所有的人都下去了。包括孙公公也不在。温婉怪异地看着皇帝,有什么机密跟她说。

    皇帝笑眯眯地说道:“丫头,你从皇子皇孙之中,挑选一个中意的。给皇家培养一个让舅舅看着满意的孩子。”皇帝的这话,充满了暗喻。就是让温婉教导处一个让他满意的人出来。

    温婉却是忽略掉这其中的暗喻。听到皇帝的这个意思以后,当下瞪着皇帝:“皇帝舅舅,你以为孩子是阿猫阿狗,随便养养就是了吧?那得花费多大的功夫,你知道吗?”

    皇帝好久没见到温婉发脾气。笑呵呵地说道“你也也一样要照顾明睿跟明瑾。多一个孩子,也不多碍事。”皇帝的意思,两只羊是赶,三只羊也是赶。

    温婉这下怒了:“皇帝舅舅,我管着那么一大摊子事,还有郡主府跟将军府一堆的杂事,完了还要精心照顾两个孩子。你现在还想扔个包袱给我,你以为我真有三头六臂啊?”完了警惕地看着皇帝:“皇帝舅舅,你真把我当牛使了。不累死我你觉得亏了是吧?你要是想让我顺带多教一个孩子也成。那些破事你赶紧找个人来接手。我还乐得天天陪着我家大宝小宝。顺便帮你教导一个纨绔出来。”

    皇帝笑呵呵地说道:“我只是让你教导一下,哪里值当你这样?”皇帝原以为温婉会很乐意接手的。没想到温婉的反应这么大。

    温婉哼哼道:“你以为孩子是玩具,随便说说教导就成。孩子的性情不一样,接受能力不一样,教的法子就得不一样。就比如大宝沉稳,小宝调皮捣蛋不安于室。这些要区别对待。而且孩子接受能力也不一样,教导起来的时候就要特别注意,不能快了也不能慢了。另外孩子的日常起居也要特别注意。不能穿多,穿多捂出虱子出来孩子难受,穿少了会受凉。还得琢磨孩子吃什么对身体好……”温婉长篇大论说了一通。反正都是育儿经的。都是温婉总结出来的。

    皇帝面色含笑地听着。这个丫头,带着孩子也带出精出来了。在皇帝印象之中,养一个孩子哪里需要这么麻烦的。

    皇帝听完温婉的长篇大论,本来也只是看看温婉的意思。如今听完了温婉的育儿经,反而定了主意:温婉,也就让你顺着教导一下。你从皇子里挑选一个中意的。”

    温婉摇头:“不要。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皇帝见到温婉态度坚决,死不松口无奈道:“你不是挺喜欢翎昸那个孩子的。我听说翎昸也很喜欢明睿跟明瑾。那孩子虽然也不大机灵,但是性子不错。你不是说想要培养一个继承人吗?翎昸也许不错。”温婉之前的态度很明确,两个孩子不会继承她的衣钵。可是这生意将来也不知道让谁继承。温婉的顾虑皇帝很清楚,温婉盘踞这么大笔生意没问题。若是让明睿或者明瑾接手,将来是祸不是福。

    温婉眼中闪现出利芒。原以为皇帝会打消念想,却不想皇帝竟然早就打好了主意。当下直言不讳地说道:“皇帝舅舅,你该知道翎昸是与我同一日生辰,我若只是对翎昸亲厚一些无可厚非。但你要我教养翎昸成为衣钵继承人,翎昸是太子的嫡次子。让他经商会不会,恩,对太子名声不好。”从商,财富有,名声没有。

    皇帝摆摆手:“只要你愿意就成。”皇帝见温婉松口,也就定下来了。至于太子与翎昸,肯定不会拒绝。

    温婉沉吟片刻说道:“若是这样我倒没意见,我也有个衣钵继承人。不过我一旦教养翎昸,后面肯定会生出不知道多少的事出来。我怕到时候皇帝舅舅的好心好意,会成为翎昸的催命符。”

    皇帝很久没听到温婉的直言不讳了。听了温婉的话,皇帝反倒松了一口气:“若是你愿意教导,那是他的福气。什么催命符不催命符。”温婉所考虑的,他未尝没有考虑到。只是,皇帝也有自己的考量。

    温婉陷入了沉思,开始她是有过这样的算计,拉拢一个皇子或者皇孙,然后帮助上位。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她已经放弃了。与其培养别人的孩子,还不若培养好自己的孩子。让他们自己能经受风雨。可是在她放弃的时候,皇帝却给了她这个机会:“皇帝舅舅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好好的怎么会让翎昸着她。

    皇帝没有回答温婉的问题,只是笑着:“说好了,不能反悔了。”

    温婉看着皇帝似笑非笑的神情,这件事皇帝可能是被人挑起心思的。谁挑起皇帝的念头,难道是海如羽?皇帝起了心思,也就顺水推舟。

    温婉心里暗惊,若不是还好,若是的话她可真要警惕了。温婉想着真的是海如羽,心里不明白了,翎昸也是她儿子。为了给翎元铺好路,为了稳定太子殿下的地位,就要抛出翎昸?海如羽难道不知道,翎昸到了她身边定然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以后针对翎昸的陷阱与暗害,定然是层出不穷。这对翎昸那个孩子,多不公平。手心手背都是肉,海如羽怎么能这么狠心。

    温婉暗暗告诉自己,是自己多想了。咳,皇帝好好的怎么有这个想法,而且这个模样典型是不能推辞。温婉哭叹一声自己命苦。仰头说道:“皇帝舅舅,翎昸是太子殿下的嫡次子,身份贵重。给我教导此事太过重大,我现在不能给你做答复。你得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温婉现在不能做最为清晰准确的判断。她需要时间冷静,好好考虑。这可不是生意,失败了可疑重来。(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