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霸妾横行,王爷莫怕 > 正文 一百七十一章:过度依赖?(熙喜篇)

正文 一百七十一章:过度依赖?(熙喜篇)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瑾看着在院子当中发呆的喜儿,看着她脸上悲伤的表情,想着她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向喜儿走了过去。

    君墨熙看着清瑾走了过去便转身离开了清林苑,他知道这个地方本就不属于他,他也知道他和喜儿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只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来看喜儿,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好。

    喜儿想的出神,完全没感觉到有人正向她走来,清瑾从身后捂住了喜儿的眼睛,喜儿感觉眼前一下子黑了,正在着急的时候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喜儿无奈的说道:“清瑾,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无聊。”

    说着从他的手中钻了出来,看着站在她面前挂满笑容的清瑾,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安心,最近她真的是越来越依赖清瑾,她很害怕,怕有一天真的会离不开清瑾,那个时候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她的心里除了陛下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人,清瑾对她越好,她就越觉得对不起清瑾,因为不管她怎样都无法将陛下从她的心中移除,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还过分的去依赖另一个人,这样对另一个人来说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她过度的依赖清瑾,对于她和清瑾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她尽量的克制自己不去依赖清瑾,但是她不知道这偌大的皇宫中除了清瑾她还能够依赖谁?

    清瑾摇头笑着说道:“不无聊,一点都不无聊。”

    喜儿听了之后也是觉得无奈了,想着清瑾一天怎么和孩子一样,整的她有的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竟然让她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喜儿无奈的说道:“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清瑾摇着头说道:“不能。”

    喜儿彻底无语了,想着每次都说不过他,谁让人家是王爷,说什么都是对的,她一个小奴婢还是乖乖的闭嘴好了。

    看着不说话的喜儿,清瑾轻咳了一声说道:“我这是看有人偷懒,所以过来监工的。”

    喜儿无奈的说道:“谁偷懒了,我这只不过是累了歇会儿。”

    清瑾笑着说道:“是是是,那我们快去一边休息休息吧!”

    说着将喜儿手上的扫把放到了一边,将喜儿推到了一边的凳子旁边让她坐下,然后将自己的披风结了下来给喜儿披上了,虽然现在已经入春了,但是天气还是有一些凉。

    喜儿抬头看着清瑾,他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不知道以后要怎样回报他,她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回报他。

    清瑾被喜儿看的有些不知所措,想着这丫头干啥一直盯着他看,难道是他脸上长什么东西了?

    清瑾奇怪的问道:“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喜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收回目光,低着头不敢看清瑾,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感觉到清瑾一直在盯着她看,喜儿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没什么。”

    清瑾更加奇怪的问道:“那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喜儿刚要说清瑾便傻笑着说道:“难道是我长的太帅了,你一下子看呆了。”

    喜儿无奈的说道:“才不是。”

    喜儿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清瑾这样自恋的人,简直是无语了,正经不过三秒钟,让她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

    清瑾一脸失望的说道:“回答的这么绝情,真的是伤了我的心。”

    喜儿干脆不回答他了,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她还真的是想象不到清瑾驰骋沙场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是很难想象他严肃时候的样子,她一直以为带兵打仗的一定长的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不想还有像清瑾这样的。

    清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手握刀剑得武士,和他的长相完全不搭,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清瑾看着发呆的喜儿拍了拍她的脑袋无奈的说道:“你这小丫头,又想什么呢?年纪不大,心事还不少。”

    喜儿笑着说道:“我在想,实在是想不到你穿盔甲带兵打仗的样子,真的是很难让我把你和刀剑想象到一起。”

    清瑾笑着说道:“那有机会的时候让你看看。”

    喜儿摇着头说道:“不要。”

    清瑾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喜儿认真的说道:“如果看到你穿盔甲的样子,就说明你要去带兵打仗,带兵打仗就有可能会受伤,我不想看到你受伤,我希望你能远离战争,最好是永远都看不到你穿盔甲的样子。”

    毕竟刀剑无眼,只要是带兵打仗就避免不了要受伤流血,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她希望清瑾平平安安的。

    清瑾听了之后瞬间觉得心里有些感动,这么多年以来他早已经习惯了征战沙场,更多的时候他觉得他生来就是为了带兵打仗,就是为了保家卫国,他母妃去世的早,自从他拿起剑出征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此生都是为了战场而生。

    从来也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他,他也从来没想过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不带兵打仗以后还能做些什么?他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哪位女子,而且会为了她放下所有的戒备,放下所有的伪装,做最真实的自己。

    清瑾笑着安慰着说道:“你说不去就不去,也不用非得带兵打仗才能穿盔甲,只要是你想看我随时可以穿给你看。”

    喜儿笑着说道:“我可不想看,肯定特别奇怪,和你一定完全不搭。”

    两个人看着彼此都笑了起来,阳光洒在地面上,映照着格外的安静和美好。

    清瑾想着如果能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就好了,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生活,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也有想要稳定下来的想法,他一直都以为他会一直这样活下去,从来没想过上天也会如此的照顾他,让他遇见了喜儿,他真的觉得很幸福。

    此生如果能和喜儿在一起他也算是无憾了,只可惜喜儿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了,他想来都不喜欢夺人所爱,他只希望能看到喜儿能够幸福就足够了。

    清瑾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你这小丫头,居然恩将仇报,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说出这些话来伤害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欺负他了呢,这哪里像一个带兵打仗驰骋沙场的将士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她真的是拿他没办法了。

    喜儿无奈的说道:“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我是小女子,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这小女子一般计较,你生的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这样子总可以了吧!”

    喜儿每次觉得和清瑾说话都能忘记一切的烦闷,仿佛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只是可惜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管你怎么想忘掉都还是存在的,还是会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你,还是会时不时的就想起。

    是她没有能力,不能保护好小姐,是她不够强大,不能独自一个人在这皇宫中生存,这一切都怪她,若是她足够强大,就不会让小姐一个人待在冷宫中遭罪。

    想着想着不由得泪水流了下来,倒是把清瑾吓了一跳,刚刚还好好的有说有笑,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哭了起来,清瑾手忙脚乱的将她揽进了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清瑾安慰的说道:“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其实清瑾向来都不太会安慰人,最害怕的就是女子哭,他向来都是个刀剑打交道,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个女人打交道,当然翠儿一直都在他身边伺候他不算,翠儿也很少会在他面前掉眼泪。

    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愿意哭的女子,好像每次见到她都在流泪,他不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忍不住的想去靠近她,忍不住的想去安抚她,他想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喜欢上了她,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后来通过慢慢的接触,他才发现他真的很喜欢她,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她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甚至有过想让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的念头,连他自己都被那样的念头吓到。

    喜儿却在他的怀中哭的越发的伤心,根本就停不下来,每次喜儿紧绷的神经在清瑾的面前都会顷刻瓦解,在他的面前她永远可以放下一切的警惕,完全可以放心的露出所有的脆弱。

    有很多次喜儿以为泪水都已经流干了,但是泪水还是会止不住的往外流,她如今能发泄的方式大概也就只剩下哭了吧!

    哭了很久喜儿才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清瑾说道:“清瑾,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后面的话终究没能说出口,她不想让他误会,也不想让他知道她很依赖他。

    清瑾用衣袖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必这么客气。”

    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离开我,如果可以我想要一辈子保护你,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想要,这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只是请你不要离开我。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也会爱的如此的卑微,从没想过一向习惯了分离,习惯了寂寞的他,有一天也会害怕分离,也会害怕寂寞。

    他以为他不可能为了任何事情而心动,他以为他的心会一直如水般平静,没想过平静如水的心也会起波澜,他以为自己的心如磐石不会为任何所动,冷漠的不会去爱,也不懂得去爱,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也会知道爱一个人的感受,也会拼了命的去爱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