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魔法棘 > 第336章 后记-派俹地的名单

第336章 后记-派俹地的名单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粲尼罗堡垒被火山吞噬前,墓埃捡到过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九个人的名字:

    黑菱格,白菱格,筑梦师梭朗,巅亡人,船长老靴,魔罗,墓埃,岱普诺,坎西玛-菲瑞...

    笔迹是派俹地的。

    ......

    魔统和他的恐怖稻草人灭亡若干天后,黑菱格和白菱格决定召集齐字条上的九个人一起商讨这份名单到底是干什么的。地点就在罗德索伽大街6号门的黑白菱格棺材铺。

    白菱格关好铺门,转身清点人数,算上自从小汀离逝就再没有过踪迹的筑梦师梭朗、孜孜不倦寻觅透明人魔法液原材料的巫女坎西玛-菲瑞、回去活死人谷的巅亡人和船长老靴、一直摸不透出没何时与何地的食泪人岱普诺、一破除诅咒就和魔法陷入疯狂热恋的墓埃,这几个人没到场外,人都到齐了。

    德-亥司作为旁听。

    魔罗摸不着头脑地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其他人呢?就我们三个?加他?”

    “齐了,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派俹地的这份名单,是怎么回事?”白菱格首先发言说。

    “哪就齐了?我以为他们都来我才来的...”魔罗不情愿地把胳膊拄在桌面上,差点蹭打了盛放南瓜饼的盘子。

    “别管他们,我们讨论我们的。”白菱格催促,她心里还惦记着午夜时分要进行的地下买卖,这是绿裙老板娘为他们带来的第四位主顾了。

    “有什么可讨论的,无非是派俹地把他怀疑的几个人写纸上了。”魔罗说。

    “他怀疑什么?”白菱格心里明明猜到答案,可就是不想承认,仿佛只要再有两个人确认这个答案才算是真正生效。

    “罗宾-伍诺的方法,进出未知领域的方法啊!”魔罗觉得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了。

    “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白菱格惊讶。

    “墓埃告诉我,昼联盟队的一份名册丢失,焕-汀那女孩的名字就在上面。”

    黑菱格努了努嘴,拿起一块南瓜饼咬了起来。

    “所以,不是我们之间的人泄密喏?”

    “想太多了你。”

    “小汀变成那样,就算没有昼联盟队的名册露出破绽,魔族的人早晚也得往这个方向上想,第二传承者早晚得死,为什么不在死前把方法传承给第三个人呢。”黑菱格分析说。

    “派俹地把他怀疑会是方法第三传承人的名单列了出来...”白菱格顺着黑菱格的思路说下去。

    “下一步,就是按照这份名单一一实施追捕了。”德-亥司顺着白菱格的思路接着说道。

    白菱格朝他翻了白眼,“用你说!”

    “你们觉得...”魔罗听到这倒是拾起了兴趣,“...派俹地会认为这九个人当中,谁的可能性最大?”

    白菱格皱皱眉,“墓埃?我觉得会是墓埃。”

    “为什么?”

    “说不清,墓埃就是叫人说不清,所以最叫人怀疑!”

    “我不觉得墓埃是惹魔族怀疑的最大对象,食泪人岱普诺倒更有可能。”黑菱格说。

    “为什么?”换成白菱格质疑了。

    “你忘了第二灵魂召唤术?我一直觉得岱普诺是隐藏最深的,他果真就是隐藏最深的,而且他是最不好对付的...”

    “得了吧,不就是个两灵魂者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德-亥司缕缕留起不久的小胡子,“我觉得,预言者派俹地最会怀疑的人是写在纸条上位置最靠前的人。”

    白菱格看看黑菱格和纸条,拿抹布抽了他脑袋一下,“说我俩喽?”

    “本来的么,他肯定是第一个记下第一个想到的人嘛。”

    “肯定个屁。”

    “也有点道理...”黑菱格思忖着点点头。

    “有道理个屁啊?说不定纸条是从右往左写的呢!”

    黑菱格深谙自己吵不过她,敷衍地附和说:“嗯,那就是坎西玛-菲瑞那个巫婆子了,这下你该安心了?”

    “也许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白菱格突然对着魔罗说。

    魔罗表示无端被指定。

    “因为你以前是魔族的人,最应该排除在怀疑之外,但派俹地不会想的这样简单,往往最不受怀疑的人反而是最值得怀疑的人。”

    “这是谁创造的怀疑论?”

    “经验。”

    “经验之谈...”

    “不不,从另一个角度想,派俹地绝对会十分怀疑一个人...”德-亥司说。

    白菱格郑重其事地瞧看着他,额头上都快挤出来个问号了。

    德-亥司发现自己的发言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聚焦后,挺了挺身子,“筑梦师梭朗...”

    “他?”

    “他是陪伴小汀走完生命最后旅程的人。”黑菱格认可这种猜想。

    德-亥司露出这个人不是他的遗憾表情。

    “那,巅亡人,还有活死人谷的船长老靴,就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吗?”白菱格忿忿不平地说。

    黑菱格气鼓鼓看着她,“说什么呢?他们俩名字不是在这上面吗?我们在讨论什么呢,真是,我们的名字都在上面,我们都是被怀疑的,讨论谁比谁更有被怀疑的潜质,谁比谁更早受到魔族迫害吗?赶紧吃饼吧!”

    “魔族这回一蹶不振了,派俹地恐怕都是自顾不暇,还不到我们担心的时候。”魔罗说。

    “不是有句老话,要想得远些嘛...”白菱格扭捏着身子表示出老大不乐意。

    “唉,你们这个生意便捷得很呐,随时死随时有棺材,还用想得多远...”

    “行了,讨论完了,你走吧...”

    “墓埃让我替他取寄存在你这里的几个瓶子...”

    “他还想什么美事?那点装魔力的瓶子早在范兹林的八爪鱼弄塌房子那次就埋在地底下了...啊!小汀母亲和老小孩昆姆还在房子底下的并行空间里呢...”

    “谁建造的?这么厉害...”

    “我们的上一位房客...”

    “我就说岱普诺总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他的身份谁能想到是以往的神秘人呢...”

    “从哪是入口?”

    “范兹林的棺材铺...”

    “你们两家生意相互挤兑得怎么样?”

    “一会儿过去正好顺便瞧瞧他那块,最近怎么老是不死人呢...现在这人都耐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