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对手 > 老成持重

老成持重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换在自己是小田,为了保险,也会多复制几张光碟出来的。而刀疤脸虽然手头可能没有光碟,可是他跟小田是铁哥们,他很可能知道小田会把光碟藏在什么地方。

    刘康笑了笑,说:“你说呢,傅主任。”

    刘康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是态度上却表现出了刀疤脸在他手中的意思,傅华的心沉了下去,只要刘康再控制刀疤脸一段时间,刘康就可以办好移民的手续,自己将彻底失去为吴雯报仇的可能。

    傅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刘董,你真是算计到家了,滴水不漏啊。”

    刘康看得出来傅华真切的失望,他基本上可以确信傅华和他身边的人并不掌握刀疤脸的行踪了。做出这个判断之后,刘康心里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反而更加恐惧了,如果不是傅华这边的人,那会是谁啊?难道除了傅华这一边的公开的对手之外,还有一帮对手在暗地里筹划对付自己吗?

    刘康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树敌很多,一时半会儿他还真理不出究竟会是那帮人马在这么做。这帮人马身在暗处,自己身在明处,应该是更可怕的。

    傅华看得出来刘康有些恍神,笑了笑说:“刘董你在想什么呢?”

    刘康掩饰的摸了下脑袋,说:“这人上了年纪,就是容易失眠,昨晚想到今天要来见你,一夜没睡好,刚才有点走神了。”

    傅华笑了笑说:“刘董不会是心虚了吧?”

    刘康笑笑说:“真是走神了,再说我心虚什么,你要怎么对付我,尽可以把手段使出来。”

    傅华笑着说:“刘董既然相信冥冥之中有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摆布着人们的命运,那就更应该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既然坏事做尽,总会受到报应的。所以你先别得意,谁会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刘康的笑容僵在脸上了,他确实是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尤其是还有一股势力在暗中准备对付他。刘康狠狠的瞪了傅华一眼,冷笑了一声,说:“不管谁笑到最后,起码目前你还是拿我没辙的。”

    傅华笑了起来,说:“我可以等啊,我想我总能等到那一天的。”

    刘康笑了,说:“你等吧,不过,我提醒你,你的时间真是不多了,我明天就会飞往国外,今后除非重大事件发生,我不会轻易回国的,傅主任你能等到的机会应该不会太多了。”

    傅华心中确实也在担心这一点,不过他不想在刘康面前示弱,便笑了笑说:“那我们就等着瞧吧。”

    第二天,刘康就飞到国外去了,他想尽快熬过去规定的居住时限,只有熬过了这个时限,他才可以成为外国的公民,才能为自己的后半生增添一份安全上的保险。

    傅华和赵婷身体检验结果出来了,两人都很健康,怀孕没什么问题,两人就开始造人了。

    赵凯也启动了他们一家的移民行动,当然,傅华暂时被排除在这个行动之外的。

    利得集团和海川市政府正式签约,由利得集团出资从海川市政府手中购买海川重机百分之六十七的股份,从而全面掌控海川重机,利得集团承诺会将集团的高科技部分置换于海川重机之中,让海川重机易筋换骨,成为一家高科技上市公司。消息一经发布,海川重机立即封上了涨停,连涨一个周,原本两块的股价顿时翻了番。

    忙碌中就过了春节,春节过后,就到了海川市开两会的时间,这次两会让海川市市委和政府都高度重视,因为金达将在这一次人大会上通过人们代表的检验,被选举成为海川市新一届的市长。

    张林对此更是生怕出什么差错,保证组织意图顺利实现是市委的一项重要责任,他这个市委书记对保证金达当选市长责无旁贷。

    金达成为代市长之后,跟张林配合得很好,他们两个人虽然性格方面略有不同,可都算是比较正直的人,加上张林性格比较圆通,很多方面都可以包容金达,因此两人工作起来还算默契。

    不过,虽然一二把手之间关系融洽,却并不代表这一次选举就会顺顺利利。张林知道,这一段时间海川市发生很多事情,徐正的猝死是谁都没想到的,因此金达出任这个代市长便显得有些仓促,很多方面的事情还没有摆布的很好。特别是徐正匆忙离去,原本他那一派的人马马上就成了失意的人,这一派的人心头肯定是不顺,可是徐正死的又很龌龊,让这帮人一时很难抬起头来,难免就会在选举上给金达找麻烦,估计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暗自憋了一口气,巴不得选举能出一个大乱子才好。

    另外一方面,金达本身书生意气很足,说话文质彬彬,性格又直,做事很多时候只考虑应不应该做,人情方面处理的就不是很好,特别是他很难跟那些基层的干部嘻嘻哈哈打成一片,也不会为了投票向基层的干部许愿,他来海川时间又很短,人脉基础还很不牢靠,张林就很怕场面一旦控制不好,金达没有获得通过。

    这也是张林成为市委书记之后,第一次大的政治活动,从他自身的角度,他也不想让这件事情出什么纰漏,否则省委领导会质疑他的领导能力的。

    张林把金达找了过来,他想多跟金达沟通一点,好力保此次选举顺利过关。

    见了面之后,张林看了看金达,笑着说:“金达同志,人代会可马上就要开了,我想听听你对这一次人代会的看法。”

    金达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紧张,他笑了笑说:“我能有什么看法,做好本职工作,接受人民的选择嘛。”

    张林笑了笑说:“你心里是不是有些紧张?”

    金达笑了笑,没说什么,虽然他和张林配合的已经有些日子了,可是他和张林之间并没有建立起很亲密的私人友谊,他们更多的是工作上的接触,因此在张林面前说心里话就有些不太好意思。

    张林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是怎样想的,反正我是挺紧张的,我怕这一次的市长选举会出什么闪失,这可是我主持下的第一次重大政治活动,以前从来没有这种经验,因此心中很是无底。”

    张林先说了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拉近了和金达的距离,金达笑了笑说:“张书记,我跟你的心情大概是一样的,甚至可能比你还紧张,你还只是一个主持者,而我却是直接要被人们评判的当事人。你也知道的,我以前只知道做学问,那个时候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我就能大体对事态的发展走向有一个判断。现在我的命运却完全掌握在他人手中,有他们来评判,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会是什么。”

    张林笑了笑说:“我们还是要相信人民的眼睛,相信他们会维护组织的意志的。不过这些日子你也要多与人为善一点,可能很多代表会趁此机会找你谋取什么好处。”

    金达笑着摇了摇头,说:“现在再去与人为善,似乎也有些晚了一点,再说违背原则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种性格,要是故意去改变,我会感到很别扭的。”

    张林看了看金达,他担心的就是金达这一点,守原则是一个干部很优秀的品质,可是在选举的当下,这个似乎应该变通一下的。倒不是说我们的代表素质不高,一定会因为金达守原则伤害了他们的利益就不投他的票,可是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从人性上判断几率很大。

    因此张林虽然很佩服金达坚持原则,可是心中却是不无担心的。特别是不久前金达处理海盛置业退地事件,亲自拍板没收了海盛置业竞拍保证金,生生是把海盛置业的郑胜给得罪了。张林可是知道郑胜这个家伙的,郑胜在海川经营多年,方方面面的人脉众多,真要是跟金达捣其乱来,可真是一个败事有余的家伙。

    就这件事情上,张林是觉得金达政治经验还是有些欠缺的,其实他满可以推给手下去处理,结果可能是一样的,但是矛头就不会直接冲着他来,起码也可以缓冲一下。

    不过,张林也不好说让金达不去坚持原则,便笑了笑说:“坚持原则是对的,这是应该保持下去的。金达同志,我会坚定的支持你的,就让我们共同努力,打好选举这一仗。”

    张林这么说并不是他不担心了,他这是想鼓起金达的勇气,不管怎样,要勇敢地去面对,起码不能被对手吓住了。

    金达果然很高兴,笑着说:“有张书记的支持,我就有信心了。”

    两人又谈了一些选举方面的其他问题,一致认为要把工作再做细一点,对代表多加宣传和引导,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人大会正式开始的前一天,省委副书记陶文到了海川,海川是东海的经济重镇,省里怕选举会出什么纰漏,郭奎也担心自己的爱将书呆子气镇不住场面,便派了老成持重的陶文来坐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