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对手 > 局限性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采用这种发包模式时,由于业主方保留了部分认为有必要加强管理和控制的自主选择权利,对整个项目的进度、质量的投资控制是比较有利的。因而在合同履约过程中,业主方的直接管理工作也不会像平行发包模式那样大,可通过突出管理重点,来提高管理效率。”

    莫克知道金达说的这种发包模式实际上是平行发包模式与施工总承包模式的组合。目前一些大型建设项目较多采用这一模式。但这种模式总承包方的控制权还是很大的,而且由于增加了一层中间管理,莫克在想全面掌控分包方的确定就很有难度了。如果无法掌控分包方的确定,莫克也就无法从中攫取利益了,那他争取到的这个云泰公路项目,基本上就等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这个莫克绝对是无法接受的,他还想通过这个项目实现他的跟方晶双宿双飞的美梦。如果无法掌控项目的实施,他的美梦只能化成泡影了。

    莫克心里暗骂金达多事,你就不能消停一次吗,非要跟我作对不可吗?你做过功课,幸好我也没闲着,我也想到了你一定会出面作梗的,所以也准备了应对你的办法。

    于是莫克就笑了笑说:“金达同志的建议采用的发包模式虽然有着不少的优点,但是也是有着很大弊端的,主要是事权不统一,容易发生扯皮现象,整个项目的管理力度和管理效率将会降低,有时会出现指挥不动或反应迟缓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云泰公路项目是省委吕纪书记关注的项目,我们必须对这个项目充分重视,力求把这个项目高效优质的完成,这才不会让吕纪书记失望。”

    说到这里,莫克抬起头来看了看小组的成员们,他抬出来吕纪就是想通过吕纪压服其他成员,他的眼神在小组成员们的脸上扫过,小组成员们包括金达都低下了头,看来吕纪的压服作用还是不错的,就连金达似乎也不好说什么了。

    莫克对这个效果很满意,就笑着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我认为不适合采用金达同志所说的方式,最好是采用分段平行发包的形式,这种形式工期短,效率高,是符合吕纪书记对这项工程的期望的。至于金达同志提出来的分段平行发包的弊端,我想是可以通过加强管理和筹划来避免的,并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我想大家心中都很清楚,所有的发包模式都或多或少的弊端的,关键是我们想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目前来看我个人认为采用分段平行发包的方式是最符合各方的期待。金达同志,你说呢?”

    金达看了看莫克的表情,他倒没觉得莫克坚持要采用分段平行发包的方式纯是为了个人攫取利益,他猜想莫克之所以要坚持这么做,一定是因为不少的实力人物已经找到了莫克打招呼了,莫克摆不平,索性就来个分段平行发包,让大家都来分食这块大蛋糕。

    金达倒有点理解莫克了,既然莫克这么坚持,他也没必要就是做恶人,便笑了笑说:“那行,既然莫书记这么坚持,我同意你的模式。”

    虽然金达表态同意了,但莫克心里还是很堵得慌,心说什么叫我这么坚持啊,我可没逼着你非要同意这个方案,你既然同意却又来说这种怪话,真是他妈的不是东西。

    不过金达同意了,莫克的目的就达到了,金达不反对,其他小组成员就没有人会反对了。莫克笑了笑说:“金达同志已经表态同意了,那其他同志还有反对意见吗?没有的话,就确定采用分段平行发包的形式了。”

    接下来,莫克又强调了云泰公路项目的重要性,要大家引起充分的重视,部署做好项目竞标的前期准备工作,这才结束了这一次的小组会议。

    会议结束之后,孙守义就跟着金达一起回了办公室,这一次他倒没有对莫克在会议上的决定发表什么意见,他知道发表什么意见也没什么用的,金达摆明了态度是要顺从莫克的。他来找金达,是跟金达告假,要回北京看家人了。

    金达笑了笑说:“行啊,目前云泰公路项目前期准备工作还是需要下面的同志搞上一段时间的,你就放心的回去,好好陪陪老婆孩子吧。”

    会议结束之后,莫克去了省城齐州,他是要跟吕纪汇报项目领导小组决定采用平行分包模式的。莫克这么做,是想得到吕纪的表态支持,吕纪如果表态支持了他,那他这么做不但理直气壮,更是可以借此在海川市树立起威信来了。

    莫克之所以敢去寻求吕纪的支持,也是觉得吕纪应该是会支持他。项目批复下来这么长时间了,吕纪并没有为什么公司跟他打过招呼,说明吕纪并没有什么私人方面的利益想从这个项目身上攫取。而目前最符合吕纪利益的,就是他莫克做好这次的项目,因此莫克相信,吕纪是一定会支持他的。

    吕纪听完莫克的汇报之后,抬头看了看莫克,笑笑说:“这么说金达同志也同意这个方式?”

    莫克看了看吕纪,他在揣摩吕纪心中的想法,吕纪问起金达的意见,是看重金达,还是有别的意思?他要如实跟吕纪说金达的意见,还是回避金达对他的反对?

    莫克从吕纪脸上看不出吕纪在想什么,至于金达的反对意见,他觉得还是不回避的好,因为官场上是藏不住秘密的地方,即使他能瞒过吕纪金达有反对意见,别人甚至金达本身都是有可能把反对意见反馈给吕纪的。所以他还不如实话实说,就笑了笑说:“金达同志开始是有不同意见的,不过我们经过讨论,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

    吕纪笑了笑说:“我很高兴看到你和金达同志现在能够相互沟通,达成解决问题的一致的意见。合作才能共赢嘛。其实项目发包的方式没有一个是没有缺陷的,关键不在于模式上,关键是运用模式的人,心存乎正,采用什么方式结果都是正的。我希望你们俩个都能存心正,共同把这个项目给我建设好,不要辜负了省委对你们的期望。”

    莫克点了点头,说:“吕书记您就放心吧,在这里我跟您表个态,我一定会跟金达同志配合好,优质高效的建好云泰公路项目。”

    吕纪看了看莫克,笑了笑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放心做好你们的本分吧,如果谁干扰了你们的工作,可以直接跟我反映,我来帮你们处理他们,确保整个工程的顺利进行。”

    吕纪这么说,不单是因为前段时间张作鹏通过省发改委周华主任约请过莫克,让他知道有些人已经开始觊觎云泰公路项目这块肥肉了,还有一方面的因素是因为吕纪对莫克坚持要使用平行分包的方式是持跟金达一样的看法的,他也觉得很可能是莫克感觉摆不平各方面势力,所以才会搞出这么个平行分包来利益均沾的。

    吕纪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盯着政府的项目,一个政府的项目批复下来,各方面的牛鬼蛇神马上就会像苍蝇见了血一样扑上前去,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拿到项目。所以现在的政府领导对项目都是又爱又恨的,他们需要项目来冲高他们的gdp成绩,却又恨项目带给他们摆不平各方面利益的烦恼。

    要摆得平各方面的利益,主事者是需要很高的政治手腕的。吕纪虽然贵为一省的最高主政者,但也时常会为了摆平各方面的利益伤透了脑筋。所以他对莫克采用分段平行发包的形式均衡各方面的利益,并不认为是一种什么错误,他也并不想就此事去判断莫克是不是存有私心杂念。相反他倒觉得这体现了莫克一定程度上的政治智慧。

    经历过这么多官场上的风风雨雨,吕纪心中早就清楚官场上的是是非非都不是绝对的,你很难说一件事情他就是错误或者就是正确的,更多的时候都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正确和错误大多是服务于政治的需要的。

    吕纪见过太多的白云苍狗,风云变幻了,往往你刚才还是正确的,风头变了,你的行为就是不可饶恕的大错误了。所以你如果决然的就是要把官场上某件事情定位为正确和错误,除了说明你的偏执,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任何实时性的意义。

    所以官场上最根本的取舍并不是正义或者非正义,更不是什么道德和原则,官场上的最根本取舍是你有没有站在胜利者的一边,站在胜利者的一边,很多错误的行径是可以被掩饰过去的。而站在了失败者的一边,那即是你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那等待你的仍然是失败的下场。

    那种所谓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其实是有着一定的局限性的,现实当中并不是得民心者就会理所当然的得到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