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对手 > 1787、比率很低

1787、比率很低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丁益说:“可以啊,把这件事情闹到省里去,省里起码会处分一下何飞军的吧?”

    傅华笑了笑说:“处分什么啊,这事又不是何飞军干的。再说了闹到省里去这就成了一个大丑闻,孙守义现在是海川市的代理市委书记,这个丑闻闹出来,他也是颜面无光的。他现在还在争取成为海川市的市委书记呢,这个时候也不想海川市乱的。他这一次滞留顾明丽四十八小时,表面上看是毫无收获,但是实际上却是起了吓阻何飞军顾明丽这两口子的作用。经过这一次的事情,顾明丽肯定不敢继续让人跟踪他了,这才是孙守义真正的目的吧。他心中有鬼,自然不想身后始终有一双眼睛跟着他的。”

    丁益说:“那就这么放过何飞军两口子了?”

    傅华笑了笑说:“放过是不可能的,现在孙守义是忙于争取成为海川市市委书记,还腾不出手来收拾这对夫妻。一旦孙守义正式成为海川市市委书记,那下一步等着何飞军夫妻俩的,将会是极为残酷的打击。”

    说到这里的时候,傅华忽然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想法,也许将来他是可以利用一下何飞军这两口子的。傅华认为将来孙守义必然会使出手段来对付何飞军这夫妻俩的。何飞军与顾明丽这夫妻俩虽然狡诈,但是跟孙守义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对手,因此何飞军将来的下场必然是不妙的。

    但是也不代表说何飞军就此就完蛋了,傅华知道何飞军也并不是一点头脑没有的庸庸之辈,单从何飞军为了保住权利,不惜跟妻子离婚娶了顾明丽这一手上看,这个人不但是有头脑,还心狠手辣下得去手,因此何飞军应该也还是有还击的能力的。

    这种对手双方互有短长的战斗才是最有看头的,也是可以利用的,傅华觉得在适当的时候参与一下,扶持一下博弈中的弱者,也许马上就能改变什么人的命运的。

    这个时候傅华从这件事情中隐隐的悟出了点什么,事关在这诡诈多变的官场上能够屹立不倒的法门,但是他这个东西现在只是心中清楚,还无法完整地表述出来,形成一个系统的理论。

    结束了跟丁益的通话的时候,傅华回头再去看安检口的郑莉,却看了个空,郑莉已经办好了安检手续进去了,傅华心中未免有些怅然。

    不过郑莉已经跟他承诺说这一次米兰之行之后,会减少工作时间,把时间多留给他和儿子,这让傅华心中燃起了新的希望,他觉得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将会很快就会得到扭转,很可能再度回到亲密无间的状态去了。

    傅华就离开了机场回了海川驻京办,刚坐下来,傅华就接到了项怀德的电话,项怀德说:“傅主任,准备好去香港了没有?”

    傅华笑了一下,说:“还没呢,我还没跟市里面的领导打招呼请假呢。”

    项怀德就有些不满意了,说:“怎么回事啊,你这可不应该啊,办事情怎么能这么拖拉呢?”

    傅华笑了起来,说:“项董啊,我这边也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呢,我总不能为了你什么事情都抛开吧?”

    项怀德说:“也不是让你什么事情都抛开的,去香港也不需要多长时间,你就请个假走开几天又能怎么了啊?赶紧的,你给我赶紧的请好假,我们好一起飞香港。”

    傅华知道项怀德是急于去见江宇,就笑了一下说:“好了,我马上跟市里面请假。”

    傅华就把电话打给了曲志霞,曲志霞是分管副市长,跟曲志霞请假正合适。

    曲志霞接通了电话,笑着说:“傅主任,找我什么事情啊?”

    傅华笑了笑说:“是这样的,曲副市长,我想请假去趟香港。”

    “去香港,”曲志霞问道,“什么事情要去香港啊?”

    傅华笑了笑说:“我有一个朋友给我提供了一条香港投资商的线索,想让我去接洽一下,所以我想在这个周末请假去香港看看,也许能帮我们海川争取到一笔投资呢。”

    曲志霞笑了笑说:“不错啊,傅主任,复职这么短时间就能重新进入到工作状态中。行,我批准你去香港,希望你能帮我们海川市争取来大笔的投资。”

    傅华心虚的笑了一下,他这一次去香港并不真的是为了争取投资,而是回报项怀德对他的帮助,说:“我会努力争取的。”

    曲志霞批准了,傅华就打了电话给项怀德,让他准备机票这些东西。安排完这些,傅华接到了冯葵的电话,冯葵说:“在干吗?”

    傅华笑了笑说:“正在办理跟项董一起去香港的一些东西呢,诶,你要不要一起去香港玩一趟啊?”

    冯葵笑了笑说:“还是不了,一来香港那个地方确实也没什么好玩的,二来项董那个老狐狸鼻子很尖的,我担心会被他发现我们之间的事情。”

    傅华就笑了起来,说:“那就算了,诶,你打电话给我什么事情啊?”

    冯葵说:“想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一下,你有时间吗?”

    傅华愣了一下,说:“介绍人我认识,什么人啊?”

    冯葵笑了笑说:“一个美女,怎么样高兴吧?”

    傅华笑了起来,说:“我倒是想高兴地,但是我怕某些人肚子里面会泛酸水的。”

    冯葵笑了笑说:“去你的吧,我才不会为你吃醋呢。好了,你现在到底有没有时间啊?”

    傅华笑了笑说:“你召唤我,就是我没时间也不敢说没时间啊,说吧,你让我去哪里见她?”

    冯葵笑了笑说:“你嘴挺甜的啊,就来我家吧。诶,到时候表现的好一点,别让我失望。”

    傅华笑了,说:“到底什么人啊,会让你这么重视?”

    冯葵笑了笑说:“什么人你来了就知道了,赶紧过来吧。”

    傅华就开车去了冯葵的家中,按了门铃之后,冯葵给他开了门,傅华笑了笑说:“美女到了没有啊?”

    “小葵啊,这就是你说的海川市驻京办主任吗?”一个中年女性从客厅那里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傅华看到这个中年女性气度雍容,身材略微有点丰腴,身材保持的算是不错的,可以看出来这女人当年肯定是美女一枚。不过时光是一把残酷的刻刀,不管你想怎么去避免,它还是能够在你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的。

    这个女子的模样跟冯葵很多地方是相似的,傅华就猜测这个女人很可能是冯葵的妈妈,他未免窘迫,他和冯葵并没有明媒正娶,他还是一个有妇之夫,两人却已经厮混在一起,这见到了冯葵的长辈他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毕竟这种行为并不为长一辈的人所接受。

    冯葵却丝毫没有窘迫的意思,笑着说:“是啊,就是他,您看他这个人怎么样?”

    中年女性上下打量了傅华一下,笑了笑说:“中规中矩,气息内敛,这好像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中年女性的审视让傅华后背直发麻,这可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意味,难道说冯葵跟她妈妈说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了吗?这让傅华全身都不舒服。

    冯葵笑了一下,说:“都跟您说了,我们就是普通朋友,现在相信了吧?”

    冯葵这么说让傅华松了口气,这么说冯葵的妈妈并不知道他跟冯葵的关系了,起码不用去面对这女人的质疑的目光了。

    傅华笑了笑说:“阿姨,我跟冯葵就是朋友罢了。”

    中年女性笑了笑说:“嘴还挺甜的,你知道我是谁啊你就叫我阿姨啊?”

    傅华笑笑说:“您不是冯葵的妈妈吗?冯葵说让我来见一位美女,我还以为她跟我开玩笑呢,没想到居然还真是见到了一位美女。”

    中年女性笑了起来,说:“小葵啊,这下我相信你们之间没什么了的,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喜欢一个油嘴滑舌的男人的,这家伙嘴太油了。”

    冯葵笑了笑,对傅华说:“行了,你闭上嘴吧,这不是我妈妈,而是我姑姑。来我介绍你们认识,我姑姑冯玉清。这位是傅华。”

    冯玉清笑着伸手跟傅华握了握手,说:“很高兴跟你认识。”

    傅华也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搞错了。”

    傅华说着转头看了冯葵一眼,心说这家伙闲着没事介绍她姑姑给他认识干什么,他不知道他们两人这种关系是见光死的吗?这要是被看穿了,该有多尴尬?

    冯葵笑了笑说:“你不用看我了,我介绍你们认识是有原因的,我姑姑马上就要去东海省工作了,所以有些事情需要跟你了解一下。”

    傅华愣了一下,居然这个女子会是要去东海省工作的。目前来看东海省即将出缺的重要位置有两个,一个是书记,一个是常务副省长,这家伙是接任常务副省长的吗?

    傅华第一时间还没想到书记身上,毕竟在东海省这块土地上,女性出任书记的比率是很低的,傅华印象中还没有这样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