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大清弊主 > 正文 第709章 失控

正文 第709章 失控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一众汉员大臣,贞武完全是打算高压逼迫,这是没办法的事,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当差,等于就是从官绅身上抢钱,即便能够说的天花乱坠,官绅们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交银子,这可不是输捐,而是年年都要交的,要想他们心甘情愿,除非是象对满人那样,另外给予补偿,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真要如此,他何苦巳巳的推行什么新政。

    不过,即便是高压逼迫,那也的找堂而皇之的借口,讲究方式方法,朝廷毕竟不是强盗,即便是明抢,也总的有块遮羞布不是,他策动京报宁报进行明亡原因的大辩论,就是为推行新政进行舆论造势,当然,不可能如此简单,这才是仅仅只是开始。

    畅春园外,一众汉员大臣心情复杂的等待着,但一个个却不敢再交头接耳,扎堆议论,因为都察院的监察官员已经开工了,即便是侯在畅春园外,他们也不得喧哗,不得失仪,必须谨言慎行,若是被监察官员记档,轻则是罚俸,赶上贞武心情不好,丢官的可能都有,而贞武的心情现在明显是很不好,谁也不愿意撞到枪口上,一个个都循规蹈矩,老实个恭候着。

    站在最前面的上书房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张鹏翮心情同样复杂,他清楚贞武刻意先召集满大臣入内商议是为了增加汉大臣的压力,以此来打压削弱汉大臣的反对力度,可如此做明显有悖于他倡议的满汉一体,真不知他心里是如何想的?

    对于这位事事皆喜乾坤独断的主子,张鹏翮亦是颇感无奈,这主子虽说有些任性有些独断专行,但是眼光见识却是无人能及,胆识魄力亦相当罕见,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有些任性草率和急于求成,摊丁入亩的推广和山西试行之新政都稍嫌草率,也有些急于求成,历朝历代改革,哪有能够一蹴而就的?

    正自胡思乱想,便见的三名太监急步而出,在大丹口站定之后,便扬声道:“皇上有旨,着所有官员一体觐见。”

    早就等的有些焦躁的一众官员闻言之后,便整齐的列队而入,进入澹宁居前殿的广场,一众官员才发现先前进来的满大臣居然都不在,见此情形,张鹏翮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贞武如此处理,倒是让一众汉大在心里多少平衡一点。

    贞武自不会坐在御座上干等,将一众皇族宗亲,王公勋贵,文武大臣遣往别院,他便返身回到澹宁居前殿休息,闻报众臣已经在外恭候,他才出去升座。

    待的众人行礼之后,贞武便直接说道:“今日将满汉诸位臣工分别召见,为的便是摊丁入亩、安绅一体纳粮当差,废除‘耗羡”士绅监督地方等新政事宜。

    朕清楚,诸臣工对新政心有抵触,这也是人之常情,沿袭了数百年的特权,一朝被废除,心里都不可能痛快,更何况,这些新政不仅削除了官绅的特权,更断绝子官员们的财路,如此新政,岂能不抵触?”

    谁也未料到,贞武一开口就说的如此直白,就连张鹏翮亦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回话,正自犹豫,贞武已是接着开口道:“为什么要推行新政?朕给你们算笔账,大清州县的院试,三年两试,每次录取多少生员?平均每个州县是十四人!

    大清有多少州县?一千五百余,这意味着什么?每三年时间,就会产生四万余人免除了差徭和一切杂办的士子!这还只是士子,另外还有不断病退,致仕,罢免,丁忧的官员。

    朕如今正大力扩大各地官学的规模,这个数字亦将逐步增大,面对如此快速增长的士绅规模,三十年后,六十年后,朝廷面对的将是什么情形?你们考虑过没有?

    官绅户族如今是什么情形?你们想必比朕更清楚,官绅户族享有法定的豁免杂项差徭的权利也就罢了,但是他们尚不知足,还谋求种种非法特权,出入官衙,包揽讼词,欺压小民,横行乡里,无视国法,抗交钱粮丁赋,甚或将别人的土地挂在自己名下,免除杂役从中渔利。种种卑污之事,难以悉数。

    犹为恶劣者,他们逃避朝廷赋税,将应缴纳之赋税丁银转嫁到小民百姓身上,朕为什么要废除耗羡?就因为大多数官绅将耗羡银转嫁到贫民身上,让贫民替他们承担这些额外的负担!”

    说到这里,贞武站起身来,眼神凌厉的扫了阶下众人一眼,语气也变的高亢起来,“一县之内,同样的田地,官绅与百姓的负担却是天差地别,以致富者恒富,贫者恒贫,长此以往,会造成什么后果?你们想过没有!这会造成平民百姓与官绅与朝廷的对立!这会不断积累贫民百姓对朝廷对官绅的不满和敌意,时日一久,就会激发民变!激起暴乱!

    一旦激发民变,发生暴乱,最先遭殃的便是当地的官绅富户!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本朝亦不鲜见,难不成,真要等到暴民四起,再来亡羊补牢?”

    说到后面,贞武已是声色俱厉,声调亦是越来越高,最后几句几乎已经是在咆哮,就连站在广场后排的官员亦能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的官员皆是听的面色苍白,贞武所说的这些个情形,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谁也没去深想,如今天下太平,国力鼎盛,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去瞎操心?

    张鹏翮听的却是暗自叫好,贞武这番话实事求是,数据详实,完全是站在官绅的立场阐述推行新政的必要,待的贞武话音一落,便率先跪了下来,叩首道:“皇上圣虑深远,高瞻远瞩,洞彻秋毫,实是大清之福。”

    一众官员见张鹏翮率先表态称颂,心里皆颇不是滋味,反对那是最不明智的,没有满大臣的支持,没有上书房大臣的支持,他们出言反对,纯粹是自触霉头,可就如此低头放弃,却又颇有不甘,数百年来读书人的特权说没就没了,确实让他们大为不甘。

    就在一众官员犹豫之时,都察院左都御史赵申乔出列道:“启奏皇上,对于新政,微臣有不敢苟同之处。”

    一见‘官屠’赵申乔公然出言反对,一众大臣立刻跟打子鸡血似的兴奋起来,立刻都打起十二分精神等着他的下文。

    贞武是早料到会有人反对的,却未料到会是赵申乔,他心里不由微觉诧异!赵申乔反对新政?广东试行摊丁入亩,江南推行摊丁入亩,都有他的份,而且他儿子赵凤诏的贪贿案如今正在彻查,他竟然敢这时候强出头?

    贞武瞥了他一眼,颇有些琢磨不透这个性情古怪倔强,却又清廉自律的老臣,微微沉吟,他才淡淡的道:“你有何不满之处?说。”

    “回皇上。”赵申乔朗声道:“地方士绅出入官衙,包揽讼词,欺压小民,横行乡里,无视国法,岂能再给予监督地方官员之权?如此,岂非更加助长士绅气焰?对于此点,微臣不敢苟同。”

    贞武听得不由暗骂,赵申乔竟然将他骂官绅的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以反驳士绅监督地方官员,这如何驳斥?

    正在沉吟,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田从典亦跟着出列道:“启奏皇上,对于新政,微臣亦有不敢苟同之处。”

    又是都察院的?贞武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道:“说。”

    田从典从容奏道:“回皇上,微臣久在地方,征收耗羡虽然弊端甚多,却也非一无是处,贸然废除,微臣实不敢苟同,地方官员俸禄低微,上不足以存体面,下不足以供养家眷,有时还因军需而停俸,废除耗羡,官员必然另寻他途盘剥百姓,于百姓实无益处。

    另则,地方公费留存,虽然是银七钱三,实则留存根本不足三成,旦有不敷使用,亦是以耗羡补足,微臣恳祈皇上三思。”

    见田从典竟然直指废除耗羡不妥,一众官员登时心花怒放,废除耗羡才是他们最为深恶痛绝的,官绅一体纳粮当差一年交不了多少银子,耗羡才是他们利益攸关之所在!官员俸禄低微他们是不敢多言,但地方公费不足却无异于给他们指明了反对废除耗羡的方向。

    立时便有官员出列紧跟着道:“微臣附议,各地地方公费留存少则不足两成,多则亦不足三成,仅能维持最低开销,以致地方官员时常捉襟见肘,全靠耗羡予以补贴,微臣恳祈皇上体谅地方难处。

    这一开了头,一众有在地方任职经历的官员纷纷出列附议进行声援,大造声势,一众官员虽不敢喜形于色,却皆是暗暗欣喜,地方公费用度,完全可说是个无底洞,可大可小,用来抵制废除耗羡,可说是绝佳的借口。

    看着一众官员前赴后继,一副大公无私,忧国忧民的慷慨陈词,贞武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地方公费留存这方面他还真是没考虑到,这一块的开支情形,他并不熟悉,再加上他如今手头也是颇为拮据,可不敢大包大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