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1934章 浮生长恨欢娱少

第1934章 浮生长恨欢娱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罗子凌和吴越一起离开北方集团总部的时候,距离北方集团总部约两公里的一处公寓楼内,一年约五十岁的中年人正和他的儿子说事情。

    “想不到,他会乘网约车出行,”年轻人一脸遗憾地对自己父亲说道:“可惜,我们没及时发现这情况,不然的话,可以轻松将他除去。”

    “让你严密监视他的动向,你又疏忽了,”中年人一脸严厉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都和你说了多少遍,只要有机会,就下手。多好的机会,如果掌握了他没有带保镖出行,那趁他乘坐网约车的时候,很轻松就能将他除去。即使杀不死他,趁他和司机争执的时候制造车祸,也能让他受到重伤。”

    “爸,他的行踪很难监控,”年轻男子一脸郁闷地说道:“他身边那些人,身手太厉害了,反跟踪能力很强,他自己身手也很厉害。他去的一些地方,我们也不敢跟踪。所以,真的很难掌握他的行踪。”

    “你堂哥被他杀死,他让我们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无论花多少代价,都要把他消灭。”中年男子脸上现出杀气,“现在虽然是敏感时期,但只要不暴露我们和行踪,把事情闹大并没什么坏处。”

    “爸,我明白了,把事情闹的越乱越好,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够乱。”年轻人露出了笑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别再错过机会了。”中年男子有点疲惫地朝自己的儿子挥挥手,在儿子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经常去看看你的伯父,你哥死后,他很伤心,你多陪他说说话,这对你有好处。”

    “爸,我明白了!”年轻人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年轻人离开公寓楼后,带上自己的保镖,准备去吃晚饭。

    今天,他已经约好了,要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

    但车子刚驶出停车场不久,跟在后面那辆保镖所乘坐的车子就发来提醒的消息,说有人跟踪他们。

    保镖乘坐的车子,在发出提醒的同时,也就做出应对,稍稍降低了车速,准备掩护主车离开。

    但就在他们刚刚做出应对的时候,跟踪的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转向离开,没有再跟踪他们。

    保镖不敢懈怠,依然全神提防。

    只不过,再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但突然间被跟踪,还是让年轻人的保镖如临大敌一样。

    年轻人心里也有不祥的预感,因此在下了车后,叫过自己的保镖头目,仔细吩咐了一番。

    在年轻人神情严肃地吩咐保镖的时候,罗子凌和吴越已经离开北方集团总部。

    “少爷,去哪儿?”来到停车场后,吴越小声问罗子凌,“学校还是家里?”

    罗子凌反问道:“我爷爷在家吗?”

    “老爷子应该回来了,今天下午曾出去过。”吴越说着,打了个电话确认。

    电话那头的人告诉吴越,罗连盛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回到了别墅。

    “那回别墅,我要和爷爷聊聊。”

    吴越也没再说什么,驾车往别墅方向驶去。

    罗子凌回到别墅的时候,罗连盛正在那里写字。

    看到罗子凌进来,赶紧招呼:“凌儿,快来看看爷爷写的这几个字怎么样!”

    罗子凌走近一看,爷爷在写的是宋代宋祁的名作《玉楼春》。

    “东城渐觉春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看才写了这样四句,罗子凌笑着问罗连盛:“爷爷,怎么才写了四句?”

    “这不才开始写吗?”罗连盛笑容满面地说道:“这字,准备送给你太姥爷。”

    “哦?!”罗子凌有点意外。

    罗连盛也不会无缘无故提出给凌锦华送幅字,再看了看所写的内容,罗子凌有点恍然。

    “爷爷,那你继续写啊!”罗子凌笑道:“这词很多人都喜欢,很有朝气,一看就觉得满目春光,而且喻意也非常好。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估计,太姥爷看了,心境也会清朗起来。”

    “要不,后半阙还是你来写吧!”罗连盛把手中的笔交给罗子凌,“被你突然进来打扰了兴致,写不出原来的味道了。”

    罗子凌看了看罗连盛,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没拒绝,欣然接过笔。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久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后面半阙词,很快就在罗子凌的笔下浮现。

    爷孙两人的书法水平都非常不错。

    罗子凌的书法,是罗连盛教的,但已经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味道。

    罗连盛的书法艺术,和他的年龄有点相似,不再张扬,而是有点内敛。而罗子凌的风格和罗连盛不太一样,他的字带着霸气,年轻气盛的个性,完全就在字间展现。

    字如其人,这话其实很有道理的。

    但今天,罗子凌为了和爷爷的字相衬,因此也写的有点保守,没有把自己的个性完全展露出来。

    因此,对书法外行的人看来,整首词前后四句的格式差不多,分辨不出其中的区别来。但对书法有研究的人,却一下子就看出来前后四句的差别。

    搁了笔后,罗子凌问罗连盛:“爷爷,如果太姥爷问我们,为什么这幅字前后有差别,我们要怎么回答?”

    “你就说,这是我们爷孙俩的意思。”

    “哈,希望太姥爷能明白我们的意思,”罗子凌笑了起来。

    罗连盛也跟着笑了起来。

    站在一边静静看着的吴越,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她没理解爷孙俩的意思,但又不好意思问询。

    收住笑后,罗子凌对罗连盛说道:“爷爷,方东讯邀请我们哪天去吃晚饭。”

    “如果他们来邀请,那就去吧。”罗连盛说着,吩咐罗子凌,“你再写幅字,当作礼物。”

    “好!”罗子凌爽快地答应。

    就在罗子凌把前面这幅字收拾掉,准备再写一幅字的时候,杨晓东和王震军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两人的神态,罗子凌知道他们有紧急情况报告。

    因此,也就搁了笔,笑着对罗连盛说道:“爷爷,我先想想写什么,一会再写。”

    “好,爷爷先去洗个澡,一会再来看你写字!”

    看到罗连盛上去后,杨晓东和王震军马上走到罗子凌身边,向他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