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2435章 让他们翻供

第2435章 让他们翻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一宁觉得,他的厄运在罗子凌来燕京没多久后就开始了。

    因为陈家与罗家多年前的恩怨,因此陈家有对罗家爷孙,比杨家人对他们更加的痛恨。

    当然,陈家几次出手,除了想杀人外,还想把水搅浑,把事情按到杨家人头上,让杨家人和罗家的闹的两败俱伤。借刀杀人之招,是陈一宁提出来的,陈如常听说后,并没有反对。

    只是谁也没想到,原本以为一箭数雕的计划,最终变成了一团糟。

    罗子凌就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无论是他们陈家制定的计划,还是其他人家的暗杀行动,都没有奏效。所有计划不只没有成功,而且还让他们灰头土脸,甚至被拉进了泥沼之中。

    什么叫阴沟里翻船,其实他们陈家的遭遇差不多就可以用这个成语来形容。

    以前的行动,大部由陈一宁负责,在陈一宁策划了多次行动没有得手后,陈如常自己也过问了。

    这次派很多人去西北追杀罗子凌一家子,其实也是得到陈如常的认可。

    没有陈如常的认可,已经倒霉的陈一宁可是没胆量做这事情。

    这次陈家可是花了大血本,连职业雇佣军团都雇请了,目的就是想一劳永逸地把事情解决了。

    他们准备把罗子凌、罗连盛、凌若楠全都杀死。

    只要事情能成功,那无论伤到杨家的孙女,还是方家的公子大小姐,陈家都可以撇的一干二净。

    但没想到,行动还是失败了。

    不只失败,而且连隶属陈家的人都被捕了。

    陈航是陈一宁的亲信,在陈家地位不低。

    这次西北的任务,就是由他总负责。

    陈航在过去几年中的表现很优秀,有太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了。

    这次陈一宁不只派陈航过去,还派了其他几位得力的干将。

    没想到,不但没完成任务,连陈航及另外一名得力干将也被俘了。

    那个叫黄国梁的人同样是负责陈家安全保卫工作,地位还在陈航之上。

    只不过,黄国梁的身份非常隐蔽,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的存在。

    这样一位高人,这次都被罗子凌的人俘虏了,陈一宁是何等的气极败坏。

    他在接到消息后,可是暴跳如雷。

    这事情不能隐瞒,只能老老实实地告诉陈如常。

    陈一宁接到消息后暴跳如雷,陈如常听了后,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暴怒。

    陈一宁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几乎怀疑人生。

    随后,陈一宁又接到报告,说他们雇请的职业雇佣军团的人,在执行计划的时候,突然间神秘失踪。不用说也知道,这些人之所以失去踪迹,肯定是被罗子凌的手下全部消灭了。

    这巨大的打击,差点让陈一宁崩溃。

    在报告陈如常后,陈如常差点被气的脑出血。

    更要命的是,燕京的形势也发生了急变。

    特别是在罗子凌发了那一通微博后,形势一下子恶变。

    王征强第一个发声,说一定要严查这件事情,如果有黑恶参与,那一定严惩不怠。

    接着凌明瑞也当众表示了相似的意思,说这件事情的针对性太强,一定要把内幕查清楚,如果有人犯罪,绝不姑息。

    方向虽然没有表态,但主管宣传方面事务的他,面对汹涌澎湃的网络发声,却听之任之,没有采取措施,这其实就是一种表态了。

    陈如常曾严令相关部门,把这事情压下去,封了罗子凌的微博,但他的命令并没得到最终的执行。

    罗子凌的微博,在短暂屏蔽后,马上就被解开。

    随后,一些要害部门也对此做了回应,说他们会马上介入这件事情,一定会给公众一个交待。

    一切的一切,给了陈如常以无比巨大的压力。

    今天晚上,他在得知陈航及其他几名被俘人员已经交给西北省的军警,由他们押送回燕京的时候,又把陈一宁和陈一静拎过来骂了。

    被陈如常骂了一顿后,陈一宁和陈一静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心里也是无比的委屈,特别是陈一静。

    他并没参与什么事情,但今天却被父亲骂,他当然委屈。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哥哥陈一宁都不太满意,现在陈一宁把事情弄的一塌糊涂,他觉得父亲应该责怪陈一宁才对,凭什么骂他?只是,在陈如常盛怒的情况下,他不敢把心思表示出来。

    “爸,要不,我再派人,把陈航他们几个干了,让他们死无对证!”在挨了陈如常一通骂后,陈一宁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然的话,这些人送回燕京以后,对我们会更加的不利。”

    “下手除去?你怎么除去?”陈一宁心里的怒气更盛了,“军警押送的犯罪嫌疑人,你都敢出手暗杀,你是嫌你自己活的太长了?”

    “爸,还是想办法让具体负责的人帮忙吧!”陈一静小声说道:“暗杀的事情,我们已经失败了这么多次,我觉得再也不能用。或者,想办法接触陈航和黄国梁,让他们翻供,说以前的交待是被逼供,不可信。只要他们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撇清与我们陈家的关系,那事情就好办了!”

    听了陈一静的话,陈如常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陈家影响力巨大,但在其他三家都做出针对性举措的时候,陈家人更加不能明目张胆做什么。

    要是再有把柄落入别人的手里,会更加的被动。

    陈一静提供的建议还是不错的,想办法让陈航等人翻供,撇清与陈家的关系,让他们以个人名义把所有罪责都揽过去。

    甚至,可以倒打一靶,说这事情是凌家、杨家或者方家人策划的,而陈航等人早已经被他们收买。他们现在这样做,只不过是想往陈家人头上栽赃,这是阴谋,想坑陈家的阴谋。

    “这事情你去办吧!”陈如常采纳了陈一静的主意,“向他们保证,只要他们翻供,可以保证他们的家人一辈子无忧。”

    然后又恶狠狠地瞪了眼陈一宁:“你先什么都别做,更别想派人偷袭,通过暗杀消除隐患。你就没想过,即使暗杀成功,那大家会怎么看?杀人灭口的认定,你觉得逃的掉吗?”

    “爸,我听你的!”陈一宁虽然不服气,也很委屈,但最终还是没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