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3256章 陈一平之死

第3256章 陈一平之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若楠在会议结束后,在燕京多呆了一天。

    很多参会人员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就返回工作的地方。

    凌若楠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和凌明瑞、凌正平、陈一宁、方中华、杨云林等人交流,因此她没马上返回燕京。她准备在会议结束的第三天下午,再返回燕京。

    在燕京开会的这几天,她几乎每天都要处理很多事情,因此忙的要命。

    处理完事后,她也就回家,和罗子凌一起吃晚饭,母子两人聊了非常久,几乎所有事情都做了交流。睡觉前,罗子凌帮她按捏了一番,让她睡个好觉。

    第二天,凌若楠起的比较迟,快八点钟左右才醒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罗子凌已经出去晨练。

    起床后,凌若楠开始洗漱,再准备去看望一下凌锦华和凌明瑞后,就返回钱塘。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刚刚起床,就得知了陈一平突然死亡的消息。

    听吴越报告了这消息后,凌若楠脸色一沉,马上就认为,这是罗子凌派人下的手。

    她严肃地问了吴越一番,却没从吴越那里得到有用的消息。

    吴越告诉凌若楠,这段时间,她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替凌若楠打理事务上,罗子凌这边的事,她几乎没有关注。

    凌若楠让吴越联系了林岚,让林岚过来见她。

    林岚在罗子凌结束晨练之前赶了过来。

    “据我们所知,陈一平是突发心肌梗塞而导致的猝死。病情发作的时候,身边没有人,没能及时发现。”林岚很平静地把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凌若楠,“心源性猝死,除非及时抢救,第一时间给予心肺复苏术,不然绝无生存下来的可能。”

    凌若楠惊讶地看着林岚,好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反应。

    林岚知道凌若楠在想什么,继续说道:“陈一平被送到医院的时间是上午六点钟,急救车在五点半左右抵达他家。六点半,医院给出了心源性猝死的诊断。六点四十分,刑侦技术人员抵达医院,他们七点半左右给出的初步结果也是心源性猝死。”

    “好,我知道了!”凌若楠没再问林岚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林岚说完事情的时候,晨练结束的罗子凌回来了。

    看到林岚、吴越都在凌若楠身边,顺便买了早餐回来的罗子凌一脸惊讶地说道:“难道你们都知道我会带早餐回来,所以集体在这里等了?”

    “陈一平死了!”凌若楠一脸严肃地对举着早餐,笑的很灿烂的罗子凌说道:“初步诊断是心源性猝死!”

    “哦?!”罗子凌收住了笑容,“心源性疾病导致的猝死,发生在晚上,发作时候如果身边没有人在,或者有人在没有发现,那死亡率肯定是百分之一百。猝死就是病人已经死亡,不然不能称之为猝死。怎么会这样?他有比较严重的心脏病吗?”

    “陈一平一直有高血压,一次和他一起体检的时候我听他说过,但并没明确诊断的心脏疾病。”凌若楠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罗子凌,想从他神情变化中看出点什么。

    “人到四五十岁,非常容易得心血管疾病。有高血压的人,患心脏疾病的可能性更是大增。”罗子凌很认真地对凌若楠说道:“妈,我也要担心,你太操劳了,以后我得帮你好好看着,省得你也患上这方面的疾病。对了,你要去医院看看吗?如果你去,我陪你去!”

    “一会去看看!”凌若楠让吴越和林岚去做准备了。

    在吴越和林岚出去后,凌若楠小声问罗子凌:“是你下的手?”

    “妈,你怎么会这么想?”罗子凌很惊讶地看着凌若楠,“他是因为心源性疾病而导致的猝死,不是人为原因。”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凌若楠知道,这事情即使是罗子凌做的,他也不愿意把实情说出来,干脆不再问。

    母子两人一起吃完早饭后,凌若楠去换衣服,准备去医院看一下。

    罗子凌去洗澡。

    罗子凌洗完澡的时候,凌若楠已经换好衣服在楼下等了。

    林岚驾车送他们过去。

    在上车的时候,罗子凌默默地和林岚对视了两眼。

    林岚微微地点了点头,并没其他表示。

    罗子凌心里叹了口气,也没任何的表示。

    罗子凌和凌若楠来到医院的时候,陈一平已经被送往太平间。

    殡仪馆的人在接到医院的通知后,已经准备接收死者,但因为陈一平身份特殊,再加上警察还在查验尸身,而且有家属怀疑陈一平是死于他杀,因此尸体还要在太平间放一段时间,等警察将初步情况查清后,再送往殡仪馆。

    陈一平的妻子和儿子都呆在现场,他们脸上写满了悲痛,但没从他们脸上看到泪痕。

    凌若楠上前慰问了一下陈一平的妻子和儿子后,又问了一下现场负责查探案情的警察,了解了一下案发情况。

    负责的警察告诉凌若楠,据医院的医生诊断,陈一平是因为突发心脏病,比较大范围的心肌梗塞而导致猝死。因为没有人发现,因此也就失去了抢救的机会。

    站在凌若楠身边的陈一平妻子,一脸自责地说,因为这几天她忙着处理其他事情,因此都没回家。

    如果她在家里,和陈一平睡一张床上,那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异常,呼叫救援。

    她和家里的一些人学过心肺复苏术,只要发现陈一平情况不对,那肯定能给他争取到生还的机会。

    陈一平的妻子非常自责。

    但她虽然很自责,眼睛里并没有眼泪。

    这在凌若楠看来,并没什么奇怪的。

    陈一平和他的妻子,其实已经形同分居。

    两人都有各自的情人,可以说自玩各的,睡在同一个房间的日子屈指可数。两人夫妻关系不好,时常起争执,陈一平死了,他的妻子没有特别的悲伤情绪流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以陈家亲眷的身份慰问了陈一平的家人后,凌若楠也就带着罗子凌离开。

    在离开医院的路上,凌若楠轻声对罗子凌及开车的林岚说道:“我知道是你们下的手,别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