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最强狂兵混都市 >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威胁我?哈。”余飞笑得很响亮:“我现在发现你是真的很愚蠢。”

    “天狼,你别得意。”波斯豹低吼:“这一次栽在你手里,并不是我不如你,而是着了你的道而已,换句话说,是你幸运而已。但下一次,你可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下一次吗?你觉得你还有下一次吗?”余飞脸色一沉。

    “我可能没有了,但会有人替我出手的,当然,我并不希望她出手,所以奉劝你一句,放我走是你最好的选择。”

    余飞真不明白,这家伙的依仗和胆气从哪里来。

    当然,这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不就是杀了波斯豹后,有人会来替他报仇吗,接着就是。

    堂堂天狼,什么时候怕过谁?什么时候会被吓倒过?又什么时候受人威胁?

    “很抱歉先生,很多人威胁过我,可很多威胁我的人都死了,而我还活着。”余飞语气冰冷:“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从不受人威胁,包括你在内。”

    “那是以前的人,我不一样,我一旦死在你手里,相信不久的将来,你很快会来陪我,包括你身边的人。”

    竟然还威胁到了余飞身边的人。

    “我想,作为世界江湖中的名人,你应该听过poinsettia这个杀手的名字?”

    波斯豹口中吐出这个名字,倒是让余飞微微一愣。

    poinsettia,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一品红”,一种花的名称,号称世界十大毒花之一。

    一品红茎叶里的白色汁液会刺激皮肤红肿,引起过敏反应,严重者在24小时后进入晕睡、痉挛、紫绀,最后晕迷死亡。

    然而,这个叫一品红的人并不是花,而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

    在世界上号称八大传奇杀手之一,杀人如麻。

    这样的人物,余飞自然早有耳闻。

    “她跟你有关系?”余飞冷漠地问。

    “你猜呢,哈哈……。”波斯豹得意地大笑起,笑得那么嚣张:“哈哈,到时候你将为你的愚蠢和无知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哈哈……,来啊,杀我啊,你干吗?求你杀我啊!”

    “砰。”

    枪声响起,余飞枪口对着波斯豹的胸口位置射出狂暴的子弹。

    一个巨大的血口出现,血水汹涌而出。

    他没有直接对准波斯豹脑袋开枪。

    波斯豹看着自己胸口血水汹涌的血洞,眼神有些茫然,没想到余飞真敢杀他,他都爆出了“一品红”的名头,余飞还敢杀他。

    更没想到,他波斯豹怎么说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生命,他有些不甘和不舍。

    不甘心就此失败,不舍得这个花花世界。

    他们这样的人,不愁金钱和女人,活着就能享受世上最奢靡的生活,可问题是,你得活着,人死了一切都是毫无意义。

    财富和女人都将成为别人的。

    “你,你真敢杀我?”波斯豹没有立即气结,他盯着余飞,发出嘶哑的声音:“你不……不怕一品红的报复吗?”

    “我说过,我从不受人威胁。”余飞冰冷回应:“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威胁我吗?知道为什么不直接一枪打爆你脑袋吗,因为我会让你慢慢死去。也许以后我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但你已经看不到了,不是吗?”

    “你……。”波斯豹苍白的脸皮抽了几下:“你会……会后悔……的……。”

    余飞懒得多说,直接一挥手,朝士兵吩咐:“扔海里喂鱼吧。”

    “是。”士兵们早就看这家伙不爽了,得到命令后,二话不说,冲上去将这家伙从铁架上解开然后拖条死狗似的拖了出去。

    很快,外面传来一声“噗通”的巨响,波斯豹被扔进海里,即将葬身鱼腹。

    听到外面的声音,比亚吓得一个激灵,然后惊惧的目光望向余飞,一张吓得有些发白的黑脸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亲爱的飞,我们是朋友,对吗?”

    余飞脸色依旧冰冷:“曾经是,可是现在……,说真的,我以曾经是你的朋友为耻。”

    比亚喉咙滚了滚,惭愧地低下头去。

    “比亚,想想曾经的你,再想想你现在的你,你的蜕变让我很吃惊。”余飞失望的语气接着道:“现在的巴利尼亚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你不把心思放在好好发展上,却是贪图自己的享乐,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你愧对这个国家,愧对巴利尼亚人民。”

    “不不……。”比亚急忙摆手争辩:“飞,过去一年我做了很多,马尼塔城就是我建起来的,包括现在这支海兵部队也是我一手建起来的,没有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我不认为换了一个人会比我做得更好。”

    “您知道的,到了那个位置,享乐也是很正常的,换做别人也会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很好了。”

    余飞倒是愣住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样的一番说辞。

    对他过去所做的一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

    “呵呵。”余飞笑了,笑得很诡异:“比亚先生,你问问你的这些士兵们,你好意思说做得很好吗?你到底做了什么,跟着匪徒们一起绑架国王,然后跟着匪徒们一起逃跑?”

    “这个……。”比亚脸色一红,僵了一会后狡辩道:“我是被逼的,其实我并不想这样,我对国王陛下的忠诚您是知道的,当初国王陛下逃难的时候,是我和我的部落不顾灭族的危险救了他。”

    “够了,比亚先生。”余飞打住比亚的话头:“无论你曾经有多少功劳,但都不是你变成今天这样的理由,你现在的表现已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叛国者,想怎么洗白都是毫无意义的。”

    “比亚,你已经失去了初心啊。”余飞一声叹息,失望的叹息,更让他失望的是到了现在比亚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恬不知耻地说自己表现很好,还拿以前的功绩说事。

    “飞,我的朋友,你听我解释,我并没有变,变的只是这个世界。”比亚强调的语气道。

    余飞冷笑:“比亚,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继续胡说八道。你的这些话留着以后去跟阿诺说吧。看在曾经朋友的份上,看着你曾经的功绩份上,我今天不处置你,留给阿诺处置吧。”

    “不。”比亚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