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遇故人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遇故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雄仔走后,依旧跟刚才一样,不时有人来跟叶子打招呼,也有些像杨涵一样跟叶子关系还算不错的圈内朋友。

    “叶子,要不你也别老陪着我们了,也去转转吧!”张卫东见叶子老是跟他和阿雀在一起也不好,一方面显得叶子没礼貌,搞得她这个新人很傲气似的,况且叶子也有叶子的圈子,另外一方面,张卫东也确实不大习惯跟这些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小姐还有明星什么的打招呼。

    叶子也已经发现自己老是黏在东哥身边不合适,闻言点点道:“嗯,那我去转转,跟一些圈内朋友稍微聊几句,然后早点回去。”

    不管是阿雀和卫东在今晚这个圈子里都是生面孔,叶子一走,就鲜少有人再来打扰他们了。就算有些公子哥见阿雀性感漂亮,但见她紧紧挽着张卫东的手,一般也都打消了上前来搭讪的念头。

    叶子走后,耳根子虽然清净了,但张卫东还是觉得人来人往有些多,目光扫了扫,见不远处花园拐角的地方有个探出屋子的景观露台,那里灯光暗淡,人也少,便拉着阿雀的手穿过弧形走廊往那边走去。

    当张卫东和阿雀走到那个景观露台时,花园里的灯光逐渐暗了下来,悠扬的生日歌缓缓响起,花园里侯东雄陪着赵依晴推着蛋糕缓缓走向花园中央。

    露台上本也有三四个喜欢清静的人在聊天,见生日派对正式开始都端着酒杯纷纷有说有笑地朝花园走去。转眼间整个景观露台就只剩下了张卫东和阿雀两人。

    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海面上银色的月光和岸上灯光映在水里,站在露台护栏边往下眺望过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境。

    阿雀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在这样迷人的夜晚,自己会站在香港船王的家里眺望欣赏着有“天下第一湾”美誉的浅水湾,而且身边还有让她疯狂地崇拜热爱着的东哥陪着。

    迎着吴州这个季节所没有的温暖海风。阿雀陶醉得闭上眼睛,迎着大海的方向张开了双臂。

    张卫东见状笑着从后面抱住了阿雀的腰,手环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从后面紧紧贴住了她。

    阿雀的臀部说不出的浑圆挺翘,从后面贴着她,张卫东的小兄弟很快就有了反应。硬邦邦地顶在了阿雀的屁股上。阿雀感受到顶在屁股上的火热和坚硬,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屁股下意识地扭了扭。

    晚礼服是真正上等的绸缎料子做的,滑溜柔顺,阿雀屁股这么一扭,软软柔柔的又不失弹性和滑腻,刺激得张卫东呼吸都有点粗重起来,手情不自禁顺着阿雀的小腹滑了下去,隔着衣料轻轻抚摸着阿雀的私密处。

    “还痛吗?”张卫东附在阿雀耳边,轻声问道。

    “嗯!”阿雀点点头。然后又突然扭过头咬着张卫东的耳边低声道:“其实晚上回去东哥可以像刚才一样从……”

    张卫东听到阿雀后面讲出来的话,感觉整个人的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下身情不自禁顶了顶阿雀那诱人到了极点的豪臀,恨不得现在就掰开那两片肥美的臀瓣挺进去,低声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

    “好的!”阿雀闻言想都不想就点头道。

    “傻阿雀。生日派对才刚刚开始呢!”张卫东闻言忍不住捧起阿雀的脸庞,充满深情地吻了一下阿雀的额头。

    他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样的阿雀,总是那么的顺服,让他情不自禁会想好好疼她一下。

    “那就再等一下!”阿雀红着脸低声道。

    张卫东见阿雀红着脸,在月光下竟是说不出的妩媚,忍不住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真是个小妖精,害得东哥都成大**了!”

    “只要东哥喜欢!”阿雀闻言抱着张卫东的腰身,把脸蛋贴在他的胸膛低声道。

    张卫东闻言忍不住再次低下头准备亲阿雀,正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辆宾利车上下来,竟然是曾经在武林大会上相谈甚欢的当代盐帮帮主施逸群。

    一位年纪跟他相仿的男子亲自站在门口迎接他,见他从车上下来,急忙上前跟他热情地握了握手,然后又扭头冲正忙着周旋在来宾中间的赵依晴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赵依晴显然是认识施逸群的,见是他来了,急忙走上前,规规矩矩地向他鞠躬,然后甜甜地叫道:“施伯伯好。”

    “呵呵,施伯伯来得匆忙,不知道今天刚好是你生日,临时买了条玉手链,希望你能喜欢。”施逸群笑着冲赵依晴点点头,自然有手下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赵依晴。

    香港受西方文化礼节影响比较大,赵依晴接过礼物当着施逸群的面便拆了开来,里面是一条一粒粒红彤彤几乎不带一丝杂质的玻璃种红翡翠串起来的手链。

    “谢谢施伯伯,我很喜欢!”赵依晴把手链戴在了手腕上,然后又凑过去施逸群在他的脸颊上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下。

    “你喜欢就好,好了你去招呼你的朋友们吧,我这还有你爸呢。”施逸群笑着挥挥手道。

    “嗯,那施伯伯我失陪了。”赵依晴甜甜地冲施逸群笑了笑,然后转身又回到了宾客中去。

    赵依晴走后,赵依晴的父亲也就是香港船王之一的赵斐然引着施逸群直接往客厅走。

    “他怎么会来这里?”张卫东目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然后拉着阿雀的手道:“走,我见到了位熟人,要去打个招呼。”

    施逸群不仅是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当时张卫东和他一起吃饭喝酒相谈甚欢,而且上次张卫东班里学生家里承包的果园被霸占,还是施逸群帮忙解决的,所以既然在香港遇上他了,怎么也得上前打声招呼。

    阿雀虽然心中惊讶在赵家竟然还有人值得东哥亲自上去打招呼,但却没问,只是乖巧地跟着张卫东穿过走廊朝客厅大门走去。

    “施师兄,别来无恙啊!”张卫东从侧面绕到大厅门口时,施逸群也刚刚在赵斐然的陪同下拾阶而上,听到那道熟悉的年轻声音,不禁极是惊讶地抬头一看,见果然是张卫东,急忙快步上前热情地跟张卫东握了握手笑道:“哈哈,卫东,真没想到竟然能在香港遇到你。这位是?”

    “我女朋友,朱晓雀,你叫她阿雀就可以了。阿雀,这位是江苏的施逸群施师兄!”张卫东笑呵呵地介绍道。

    阿雀虽然不知道施逸群什么身份,但看他的气度,还有赵家对他的重视程度也不难猜出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见张卫东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介绍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阿雀心里不禁感到甜滋滋的,急忙上前道:“施师兄晚上好。”

    “嗯,嗯,不错。卫东能找到你这样的女朋友,看来有福了。”施逸群是个练武的人,就喜欢像阿雀这样大屁股大胸部,而且一看就是浑身是劲的女人。

    如果说飞车党算是个小帮派,那么盐帮就是超级大帮派,施逸群身为一代盐帮帮主,绝对算是一代枭雄,言行举止自然有股不怒之威的气势,饶是阿雀胆子很大,但见施逸群这样说却还是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

    站在旁边陪同的赵斐然见突然冒出来一位看起来顶多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竟然大咧咧地跟施逸群称兄道弟,不仅如此,看施逸群的样子似乎也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一点不妥的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施逸群毕竟是来自大陆,他是谁,晚上来这里参加宴会的年轻人大多数可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的财势之大。但盐帮之兴,自汉朝起于江淮流域,贩运活动路线分南北和东西两线,南北线路沿运河北上至漠北;东西线路沿长江直到西北地区,势力遍及全国,声势可谓如日中天。后来虽然随着历史车轮的前进,曾经如日中天的盐帮渐渐销声匿迹,但势力遍及全国,传承了数千年的盐帮又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大陆有盐帮的势力,港澳台海外华人世界同样有盐帮的势力。就像曾经的洪门一样,分支满天下。盐帮本就以船运贩盐为生,天下只要与船运有关的几乎与盐帮脱不开关系。到了如今,虽然盐帮势力早已大不如前,但华人界跟船运行业有关的公司集团或多或少都跟盐帮有那么点渊源关系。

    赵斐然赵家便是盐帮的分支之一,赵斐然更是当代盐帮左右护法之一,赵家庞大的产业中,除了百分之八十股权是赵家的,其实还有百分之二十左右是属于盐帮的。这部分的收入是要上交盐帮,用来维持盐帮运转。所以别人不知道施逸群财势有多大,赵斐然这个盐帮的左护法又如何不知道?如今见一个毛头小年轻跟施逸群称兄道弟又如何能不震惊?

    “施大哥,这位小兄弟是?”见阿雀害羞得低下头,站在边上的赵斐然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看向张卫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