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高冷狐仙别宠我 > 第164章 回府

第164章 回府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过的很快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太阳从云层里慢慢的出来,一抹橙红色成功的渲染了山间的云彩,就连鸟也逐渐飞出来觅食。

    连翘连  早餐都没有来得及吃就过来找柠青了,带着当初柠青带来的人,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

    “柠青,可以走了吗?”

    连翘雀跃的问道。

    “那我们现在出发。”

    说完柠青把她们收进如意八宝镯,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凌启的府邸了,凌启正在院子里练剑,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大群从天而降的人,看到连翘的时候眸子充满了惊喜,直接丢掉手中的剑就跑像了连翘,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连翘,你没事。”

    连翘拍了拍凌启的背,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凌启抱着她的双手在发抖,原来,这么些日子不见,他这么担心自己。

    “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也不害臊,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多亏了柠青呢。”

    凌启这才看向柠青。

    “谢谢。”

    “没事。”

    柠青笑了一下,接着说。

    “连翘可是给你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呢。”

    “真的?”

    凌启急忙跑到张麽麽和李麽麽那里,看着他们怀里的婴儿,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这是我的孩子?”

    张麽麽笑着说。

    “恭喜王爷,这是王爷的孩子。”

    凌启直接抱起连翘转了个圈。

    “连翘,双生子,你真是太棒了!”

    连翘也咯咯的笑着,所有人都沉浸在凌启得了双生子的喜悦中。

    “孩子还没有名字呢。”

    被连翘这么一提醒,凌启才想起来要给孩子起个名字,看了一眼柠青,说。

    “你的夏末是第几个生的?”

    柠青一愣,还是回答。

    “第二个。”

    “那第一个生的就叫夏初吧,凌夏初。”

    “好名字!”

    连翘拍了拍手,让张麽麽和李麽麽下去照顾孩子,自己拉着凌启的手严肃的说。

    “夫君,连翘这次差点就见不到夫君了,要不是柠青,我现在恐怕……”

    “这不是回来了吗,你生产我不在你身边,你肯定疼死了。”

    凌启心疼的看着连翘,这几个月不见,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委屈没有。

    “对啊,我都快疼死了,不过最疼的人不是我,是柠青,是她剜了心头血救了我,你可要给她好好补补。”

    连翘说完,就又挽住柠青的胳膊说。

    “现在我喝了你的血,我们也算一体了。”

    柠青被连翘逗的一笑,又看看凌启正感激的看着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柠青,你的这份恩情我凌启记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为你做到。”

    “好了,都是朋友,没必要这么客气,对了,我之前来过一次,那条锦鲤呢?”

    “就是鱼池里的那一条?我没有动过,不知道还在不在。”

    凌启想了一下回答道。

    柠青一听,就朝着鱼池的方向走了过去,连翘本来想跟着,被凌启一把拉住。

    “连翘,你就别去了,柠青是上仙,她要见的东西肯定不一般,就让她自己去看吧,她要是想说也会告诉我们的。”

    “那好吧。”

    连翘遗憾的看了一眼柠青的方向,说实话,她还是很想去看看鲛人的。

    柠青到了鱼池边上,一抹红色渐渐从水底游上来,锦鲤破水而出,一尾漂亮的鳞片闪着光,水花蹦起,又落在水里激起一圈圈涟漪。

    “谢谢上仙救命之恩。”

    一个清越的声音对柠青说。

    转眼间,红色锦鲤已经化成了人形,玲珑剔透,耳朵呈贝壳形,后面缀着一尾鱼鳍,和脸交接的地方被红色的鳞片盖住,面若桃花,一身大红色纱衣随风飘摇,绝世而独立。

    “鲛人?”

    那女子点了一下头说。

    “是,小女子名唤红菱,是……鲛人。”

    “那你为何在京城第一酒楼?连翘说是在那里捡到你的。”

    一听柠青说到京城第一酒楼,红菱的眼神瞬间黯淡了几分,但是还是说。

    “不知道上仙听过鲛人的传说没有?”

    “什么传说?”

    柠青问道,她本来也没多少阅历,知道鲛人存在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听过他们的传说。

    “传说鲛人泣泪成珠,其肉可延年益寿,其心间血可治百病。”

    “这跟你在京城第一酒楼有关系?”

    “嗯,红菱给上仙讲个故事吧。有一个刚刚修炼成人形的鲛人,因为太过贪玩,错过了回家的的时辰,不得已留在了人间,遇见了一个落魄书生,书生待鲛人极好,鲛人以为自己遇到了爱情,可鲛人以为的爱情就是不互相隐瞒,她告诉了这个书生她的身份。”

    “然后呢?”

    柠青的心里有些忐忑,这个听这语气,下面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然后,然后这个书生骗着鲛人要与她成亲,框她喝下带有符咒的水,把她以高价卖给了一个道士,鲛人想要逃跑,却不敌道士,几次三番下来,被重伤的差点丢了性命。”

    红菱的眼睛似乎有哀伤的东西,但是却没有眼泪,鲛人的眼泪何其珍贵,怎么能为不相关的人而流?

    “那这个鲛人……”

    “这个鲛人,就是红菱。”

    柠青一顿,有些同情的看着眼前的人,被自己爱的人下套,还卖给了自己的敌人,心里该有多难过。

    “红菱谢谢上仙救命之恩,只是红菱还有心愿未完成,无法报恩,不知上仙名讳?”

    “苏柠青。”

    “上仙的这份恩情,红菱没齿难忘,只是,若是红菱还有命回来,定报上仙救命之恩。”

    说完,红菱转身就要走。

    柠青一把拉住红菱的手,把她扯了回来。

    “你干嘛去?什么叫还有命回来的话?我救你,可不是让你去送死。”

    红菱气愤的说。

    “红菱不是去送死,红菱只是去拿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前在京城第一酒楼,红菱不慎遗失了鲛人泪,没有鲛人泪,红菱就无法通过海域,回到自己的家。”

    “京城第一酒楼不是还有道士吗?连翘说过两天京城第一酒楼会操办宴席,我过去帮你找找吧,说不定能找到,你就别跟道士发生冲突了。”

    “不行,就算不是为了鲛人泪,红菱也要去杀了那个负心汉,让他永无宁日!”

    看着生气的红菱,柠青知道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她的心意,只好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暖玉交给红菱。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冲动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你若是想去就去,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就捏碎这个,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红菱也不推脱,只是接过,小心的放在怀里,感激的看向柠青。

    “谢谢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