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最强监狱系统 > 正文 0027 作价二万

正文 0027 作价二万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呲嗷……”汤焱一拍桌子,突然意识到还有牙牙在场,说脏话着实有些不合适,一个艹字生生被他分割成了呲嗷两个音。

    “安逸,你给我出来一下!”汤焱面色如铁,直接从床上跳到了门口,拉开大门就跑了出去。

    安逸也知道刚才自己是小人之心了,连忙陪着笑脸跟了出去。

    “孙子!你丫今儿把话给小爷我说清楚了!小爷是刨了你家的坟了还是偷了你家的人了,合着我还没觉着你品性不端,你倒反过来怀疑我?你入这行还真是入对了啊,俨然行家里手啊,你漂洋过海的烂白菜你是浪荡江湖老帮子啊!贼喊拿贼这一套简直就炉火纯青啊,**就快开宗立派了吧?怎么着,啥时候开门授徒啊,小爷也去报个名,拜在你的门下,好好跟你学学这恬不知耻拿着混账当佛经的劲儿。尼玛啊,你丫也忒孙子了,你简直就是个人形粪球虫啊,怎么就不来个屎壳郎把你丫推走呢?我勒个去,气死我了,你看看咱这一身正气、帅气逼人逼人再逼人的气质,居然敢怀疑我想抢牙牙家的东西?瞎了你的24k钛合金氪星狗眼啊!好好给我站着,妈|的说你呢!你丫以为自己是兔爷儿你捋什么耳朵?你知不知道你今儿算是捡了一条命?”

    前边都好理解,安逸也知道自己怀疑错了,本来就心怀愧疚,着急之下也找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才只得实话实说,防的都是艾小青误会这幅扇面是他跟汤焱做合子。被汤焱骂几句他自然也就忍了,换了他自己要是受到这种冤枉,指不定比汤焱的气劲儿还大。

    可是,汤焱最后那句捡回一条命着实让他迷糊了。

    不过这会儿他也不敢多问,只是依旧陪着笑脸不停道歉:“是是是,我是孙子,我是三孙子,您大人大量,别生气。我这不是一时糊涂么,原因也是紧张师父一家,你临摹的水平那么高,我当然会觉得你眼光也比我和师父要准的。事实上你的眼光也的确比我和师父都强,我……我……”

    “你妹啊你!老子眼光好就该人品差么?你小时候绝对被驴骑过啊,你妈当初生你的时候一定是剖腹产吧?那个医生切到你大脑了啊!什么白痴逻辑,一幅扇面能值几个钱?老子随便帮你画幅画都比这扇面价值高,你现在还活着我真是替你感谢我!”

    安逸一脸漆黑,仿佛理解了汤焱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就该奋起杀人直接把安逸剁成肉泥了。他自然不会把这话当真,于是说:“我这不是一时糊涂么?你得允许我们犯错误啊,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似的生而知之,我们都是在不断的犯错误中不断学习从而前进的……”说着说着,安逸突然发现自己有做政工工作的潜质,大话套话那是张嘴就来啊。

    汤焱还待再骂,身后的门却开了,牙牙探出小脑袋,怯怯的说道:“汤焱哥哥,你不要骂安老师了好么?”

    猛然回过头,看到牙牙小眉小眼有些畏缩的样子,汤焱的火气瞬间就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不忍。

    眼前的牙牙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在他四五岁左右最适合被领养的那段时间,怒水监狱经常会有儿童保护组织的人带着年轻的夫妻来试图领养汤焱。有时候汤焱其实是很想跟着那些年轻夫妻离开的,哪怕只是个小孩子,也知道那些夫妻的家里肯定要比这该死的监狱强上一万倍。可是,监狱长每次都有合理的借口拒绝那些试图领养汤焱的夫妻,而且绝对合法合理,那些夫妻总会出现一些不适合领养的瑕疵。

    于是,汤焱无数次的燃起希望,认为自己终于可以离开那该死的监狱,可是,一次又一次幻想破灭……在那之后,汤焱对于来领养他的人已经麻木了,每次都只是像牙牙现在这样,躲在门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怯怯的看着那些陌生人。心里明明想要跟他们亲近,可是却又同时明白,最好不要和他们熟悉起来,因为迟早他们会离开,太熟悉反倒会感到越发的失落。

    “今儿便宜你了!”汤焱压低了声音,然后转身朝着牙牙走去,脸上很快调整成了和煦的微笑。

    干脆将牙牙抱在手里,汤焱伸手在牙牙的腰上点了点,牙牙顿时忍不住痒痒咯咯笑了起来,进了屋之后,也开始双手在嘴前直呵气,做出要反攻汤焱的架势。

    回到床边重新坐下,汤焱把牙牙扔到床里边,艾小青带着少许的担忧替安逸解释。

    汤焱耐心的等艾小青说完,点头道:“您别操心了,我发泄一下就没事了的。”

    看到汤焱似乎真的已经放下了,艾小青总算松了口气,只是安逸依旧没进来,这让艾小青总归还是有些不放心。

    “刚才我看那些画的时候,就觉得这几幅画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头的,可是那只是一种纯粹的感觉,并没有任何的根据。而一般我出现那种感觉的时候,通常是潜意识里发现了什么,但是却并没有形成完成的形象反馈到我的脑子里来。所以,我一直在整理这几幅画上,到底是什么地方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觉。直到安逸拿着那些画重看的时候,我的角度变了,可以更完整的从整幅画的角度去观察,我这才发现,这几幅画的尺幅都差不多,所以用的画轴也都是同一批画轴。画轴的成色也都比较旧,看得出是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装裱起来的,而且时间比较久了。通过画风和临摹的笔法,我基本可以断定这几幅画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牙牙的父亲当年肯定是同一批收购入手的。而唯独这一幅,画轴和其他的几幅有明显的不同,虽然在漆色和新旧程度上几乎差不多,但是粗细以及木质有显著的差异。我就怀疑这画轴里藏着些什么,拿到手之后,很快也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听完汤焱这番话,艾小青恍然大悟,这些话听起来简单,但是其中牵涉到很多不容易被注意到的细节,尤其是还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作为辅助。如果今天不是汤焱偶然的心念一动,这幅刘墉的扇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看来亡夫当年也并没有看出这些,对于他而言,这可能就是个买入之后涨价卖出的寻常画作,用以给一些附庸风雅者装点门面的。只是没来得及出手就离开了,而这几幅画也恰好是他当年那个小店里无论如何都卖不出去的几幅画,这才留了下来。”

    “根据我的观察,您应该对艺术收藏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吧?”汤焱没多犹豫,直截了当的准备提出自己的要求。事实上,当他编好以上那段解释的话语之时,就已经决定了该如何向艾小青讨要这幅扇面。

    艾小青惨白一笑:“若是生活富足,我当然也不会说完全不解风情,只是……”艾小青看了看周围,牙牙很乖巧的爬了过去,挽住母亲的胳膊,将小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用这种方式默默的安慰着母亲。

    “恰好呢,我对刘石庵的字画一直都还挺喜欢的,这幅扇面保存的品相各方面也都还算不错。如果您不打算自己收藏,不妨出让给我。现在市面上类似于这种除了刘石庵被人没有其他人的题款的扇面,价格大概在一万五到两万之间。我不想让您吃亏,就以两万元的最高价收购,您看如何?”

    艾小青有些为难,倒不是她不相信汤焱的话,而是她觉得让汤焱以价格活动区间的最高价收购有些过意不去。可是,现在的家境决定了,她又说不出任何谦让的话,毕竟,五千元的差异,对于有些人可能只是一顿饭而已,可是对于她,却很可能是她和牙牙半年的伙食费。

    这时候,安逸终于也回到了屋里,大概是听到了汤焱最后的那句话,此刻见到艾小青为难,便开口朗声道:“师母,你就答应下来吧,不用不好意思,汤焱不是在乎那几千元钱的人。”

    汤焱扭脸看了安逸一眼,心里骂道:放尼玛的屁啊,谁说老子不是在乎几千块的人?老子的生活费一共才多少钱啊?

    嘴里却对艾小青道:“是呀,您别跟我客气,这两万块是我刚卖了一幅画给安逸赚来的,用我的一幅画,换刘石庵一幅真迹扇面,我还觉着我大赚特赚了呢。”

    见汤焱也是盛意拳拳,艾小青终于叹了口气,答应下来:“既然是这样,那就多谢汤先生了。牙牙,快点谢谢你汤焱哥哥。”艾小青何尝不明白,这幅扇面她要是拿出去卖,怕是也只能卖个一万五六,即便拿到安逸那寄卖,运气好也最多一万七八,否则,只要是能卖到两万这个价,安逸就不是这种说话的方式了。

    “谢谢汤焱哥哥……汤焱哥哥不生安老师的气了么?”牙牙又爬回到汤焱的身边,晃着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