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最强监狱系统 > 正文 0176 是你心脏

正文 0176 是你心脏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庚新原以为汤焱让他等等是说马上就来的意思,没想到汤焱让他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其间庚新打了好几次电话,汤焱干脆连接都不接了,庚新摁门铃,他也是至若罔顾。

    等到汤焱出来的时候,庚新本来准备发个小火,却没想到里边出来的除了汤焱还有纪梵兮,庚新的怒火也只好生生的压了回去。

    其实汤焱身后跟着个人,庚新是想到的了,但是他以为那会是杭小琪,谁曾想却居然是纪梵兮。

    “纪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

    “中午过来的。”纪梵兮微微有些脸红,总有种被人撞破了奸|情的感觉。

    庚新点了点头,看向汤焱的眼神却有些“你小子身体不错啊,昨晚受了内伤跟杭小琪睡了一夜,中午却居然还有劲儿再搞一个”的意思。

    汤焱假装没看懂,直接无视了庚新的“眉目传情”。

    倒是纪梵兮也看出来了,有点儿难为情的解释道:“汤焱从来都没缺过课,我有些不放心就打电话问他,才知道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所以我就赶了过来。”

    庚新根本就没把纪梵兮的解释往心里去,只是有点儿小八卦的问道:“纪老师来的时候没看到别的什么人吧……?”

    纪梵兮一听就知道庚新指的是什么,汤焱刚才也告诉了她昨晚杭小琪在这里,但是这种事却没办法与外人说。

    汤焱就很干脆,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一个老男人那么八卦干嘛?老子要不要把我俩干过点儿什么都告诉你啊?”

    庚新面有讪讪之色,长这么大还从没人敢这么抢白于他,但是这事儿他的确显得有些好奇心过重,便也只能讷讷道:“不用说也都知道了……”

    纪梵兮听到这话,顿时面红耳热的低下头去,汤焱却是直接带球过人忽略了这一茬,道:“魏若易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电梯门开了,庚新先走了进去。转过来看着汤焱道:“又怎么了?她找过你?”刚才就看到魏若易在门口,庚新现在还真是有点儿怀疑魏若易刚才敲过门被汤焱骂了一顿。

    “也不算找过,这短信估计应该是她发的!”说罢,汤焱直接把手机交给了庚新。

    庚新翻看了一下手机,哑然失笑:“你俩这是搞什么名堂?”

    “你应该问那个二百五的女人搞什么名堂,什么不好演,非要演一只鸡,尼玛这是什么年代啊?当鸡很光荣么?麻痹被老子识破了竟然还要反过来嫖老子!来在。你叫她来啊,老子让她嫖个过瘾。一晚上收她一百万,以她的身家来说不算太贵吧?”

    庚新彻底被汤焱的无赖嘴脸搞得没辙没辙的,他这辈子也算是什么人都见识过了,那些政客,那些江湖上的粗汉,看穿了之后其实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可是像是汤焱这样的,明明是个心思纯净的家伙。却整天像是个泼皮无赖一样的混不吝,庚新还真是没见过。

    跟汤焱相处,一开始都有些难以适应。不过时间长点儿,尤其是接触到他的本质之后,却会发现他的可爱之处,像是庚新这种人,自然不会去计较太多。

    但即便如此,他一个四十多岁又是走到哪里都是四爷前四爷后的被捧着的人,却被汤焱当三孙子似的呼来喝去,多少有些面子上下不来。

    “汤焱你说话的调调能不能改改?张口闭口都是污言秽语,不分时间场合!”庚新板下脸。本指望汤焱能略微收敛点儿,却迎来了汤焱更加极端的不屑。

    “语言没有脏的,你从我的话里听出了脏,那只能说明你心脏。什么丑事儿你们都做过,我反倒说都不能说。这就是你们的游戏规则吧?这世上装君子的人太多了,我装装混蛋你们怎么就看不惯了呢?”

    电梯门打开,汤焱迈步出去,看都不看庚新一眼。

    虽然汤焱的话颇有些强词夺理,但是庚新听了却是一愣。呆呆的看着汤焱的背影,若有所思,直到电梯门几乎关上了,庚新才反应过来,连忙按了开门键,快步走了出去。

    打开了车锁,庚新看着汤焱问道:“会开车吧?”

    汤焱点了点头,庚新便把车钥匙扔给了汤焱:“你来开吧。”

    汤焱也不推辞,接过钥匙打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室,很是熟练的打着了火,等到庚新和纪梵兮上车之后,立刻就踩动了油门。

    按照庚新说的方向开出去一会儿,汤焱道:“你这车不错,比上次在申浦开的白嫩宁的那辆车要强。”

    庚新差点儿没被汤焱气的牙都掉了:“他那是辆奥迪a6,我这是宝马的760,能一样么?”

    “这个我不懂,反正我这种穷叼丝也买不起这种车!”

    庚新笑了笑,道:“你要是能帮我治好病,这辆车就送你了!”

    汤焱敲了敲方向盘:“你不会是打算赖掉那七十万不还了吧?”

    庚新再度被气笑了:“我这辆车全部办好接近三百万,就算用了一两万公里,卖出去少说也在两百多万,赖你那七十万?”

    “嘁!车再好还不是辆车?你这车还挺费油吧?再说我一个穷学生要这么好的车干嘛?难道开着车从宿舍到教室去上课?那还不得逼着整个学校的老师教授集体自尽?你这人太歹毒了吧?”

    呃……

    虽然汤焱说的很刻薄,可是话在理上,他的确不适合开着这么一辆车,庚新的好意又算是被扔到地上了,而且还被狠狠的踩了两脚。

    想了想,庚新道:“你刚才那段话说的挺有意思的。”

    “哪段话?”

    “就是话脏和心脏的话。”

    “那是人间至理好不好?什么叫挺有意思的!朴素辩证主义!”汤焱突然冒出一句哲学词汇,倒是让庚新和纪梵兮无言以对。

    吃饭的时候,汤焱又想起短信的事情,便对庚新说:“你跟那个疯女人说说行不行?要是她不爽就让她直接来找我,没鸟事发什么短信,就搞得好像老子不知道是她一样!”

    庚新想起那些短信的内容,笑了笑:“第一,这些短信我并不确定是她发给你的,我也就没办法跟她说什么。第二呢,她肯定不会公开找你的麻烦,我把话已经对她说的很清楚的,再如何,这点儿面子她还是要给我。第三,不管这短信是不是她发的,我觉得倒是也挺有意思的,估计对方现在比你还郁闷,遇到你这么个滚刀肉。第四,你反正习惯了装混蛋,那就继续装呗,有个人甘心情愿的自贬身份让你调戏,你何乐而不为?第五,我看你好像也挺乐在其中的……”

    汤焱难得的感觉到语塞,转念想想,好像庚新说的也不错,这个二百五的女人虽然二了点儿,不过没事儿的时候调戏调戏她感觉也不错。最关键是她绝不会接打电话,所以汤焱如果不想搭理她,就完全可以不用理她,她也没辙,而当汤焱有心情的时候,找找乐子也不错。

    “见过贱人,没见过这么贱的,**还做出高尚情操来了!”汤焱把短信的事儿抛诸脑后,大吃大嚼起来,而纪梵兮却觉得这番话有点儿影射她的意思,不由得在餐桌之下,狠狠的踩了汤焱一脚,只可惜汤焱就仿佛脚没穿在鞋子里一般,浑然未觉。

    这顿饭本来就吃的晚,等到吃完也就差不多四点了。吃完之后,庚新带着他们去了江滩边的一个雪茄吧,那是庚新自己的产业,进去之后见没有客人,干脆就宣布了暂停营业,让服务员也回去了,只留下他们三人坐在雪茄吧里喝着红酒。

    “汤焱,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我行针?”庚新来江城的目的就是这个,坐定下来喝了杯红酒之后,他也就问出了口。

    汤焱二话不说,直接从衣兜里取出了金针,打开盖子之后在桌上一字排开,数十根金针在夕阳的映照之下,闪耀着灿灿的光芒,只是看起来却有点儿冷,让庚新不自觉还是微微耸了耸肩膀。

    倒是也不怪庚新胆小,这些金针,短的也有一寸余长,长的甚至有半尺多,短的还好,长的这要是插进人的身体穴道之中,真心会让人觉得很可怕的。

    “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可以,虽然这里有些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

    “行针最好还是脱光了来,隔着衣服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总不比脱光之后下针准确。当然,以我的水平相差不大,只是行针的过程中,像你身上这种问题,会排出不少毒水,到时候你这身衣服一定好看的很!”

    汤焱说的随意,庚新却不敢随意,一身衣服倒是无所谓,脏了便脏了,大不了让人送一身来。关键是隔着衣服行针,汤焱是说没问题,庚新哪里敢冒险?而这里纪梵兮还在,庚新怎么可能当着纪梵兮的面脱个精光?哪怕是脱掉上身衣服也不行。

    “那还是晚一些回到酒店再说吧,不急这一会儿!”

    汤焱哈哈一笑,收起了金针,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又道:“我也就是说这玩玩,你还是把医院给你拍的片子以及诊断书给我看看再说。”

    庚新一脑门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