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最强监狱系统 > 正文 0225 土鳖潘仲年

正文 0225 土鳖潘仲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大早,潘仲年就打扮的油头粉面的,看的汤焱和张未都怀疑这厮要出去相亲。可是听说潘仲年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女朋友,好像还是法语系的系花,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打着脚踏两条船的主意。

    周同星对潘仲年的去向心知肚明,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动也不动,只是看着潘仲年自己梳妆打扮。

    夏侯康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潘仲年对着镜子顾盼自怜,忍不住说了一句:“哎哟喂,可别把镜子照碎了。”

    “你这叫嫉妒!”潘仲年潇洒的一甩头,拿过自己的包,出了门。

    先打车去了洪山那边的商场,买了点儿老年人适用的礼物,想了想,潘仲年又给彭行难也买了件礼物,这才打车直奔彭行难的家。

    潘仲年也算是用了心了,其实彭老爷子和彭行难现在住的地方搬过去还不到十天,难为他竟然能够找到。在楼下,潘仲年又对着楼下停着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这才昂着头自以为很是潇洒帅气的上了楼。

    敲响了门,门里传来彭老爷子的声音。

    “谁啊?”

    潘仲年彬彬有礼的回答说:“彭爷爷您好,我是羊城潘氏拍卖公司潘伟业的儿子,我叫潘仲年。我爷爷让我来看看您!”

    彭老爷子觉得有些奇怪,潘伟业他倒是知道,潘氏拍卖公司他也知道,以前跟潘伟业的父亲,也就是潘仲年的爷爷的确相识,年轻在部队的时候,潘仲年的爷爷曾经是老头子的老部下,不过最近这些年来往很少,也不知道潘仲年怎么会想起来登门造访。

    开了门,彭老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潘仲年。从他的眉宇之间倒是看出几分潘伟业年轻时的模样,便道:“原来是伟业的孩子。呵呵,进来吧,上次见到你父亲,他比你现在也大不了多少。”

    潘仲年进了门之后。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礼物递给了彭老爷子:“彭爷爷。这是我爷爷让我给您带的礼物。”

    “呵呵,有心了,来了就来了,还买什么礼物。你先坐着,我给你倒点儿水去!小伙子是喝茶还是喝什么?”

    “白水就好,谢谢彭爷爷。”

    老头子去倒水的时候,潘仲年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套房的装修和家具,虽然房屋面积对于潘仲年这种高富帅来说不值一提,装潢也只能说是略好,可是家具却足以看出这家人的底蕴来。

    “来。小伙子,喝水!”老头子端着一杯水从厨房走了出来。

    潘仲年连忙站起。从老头子手里接过那杯水,浅浅的喝了一口,放在茶几上。

    “爷爷说好多年没见过您了,我来江城读书,就格外的叮嘱我一定要来看望您。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您住在哪里,一直到昨天才知道您住在这儿,今天就赶忙上门来拜访您了。有些唐突,还望彭爷爷您不要见怪。”

    “老彭有心了。”老头子笑了笑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老头子并不相信潘仲年的鬼话。如果真是要拜访他,也应该去他从前的老房子。而不是这个地方。这里他才搬来多久?不过老头子不可能想得到潘仲年来拜访他的目的居然是汤焱,只以为是潘家有什么事想求自己,却又不太好开口,是以先让小辈上来打个前站。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单纯的来看看您。”潘仲年的确是没事,这方面他倒是没撒谎。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也替我向你爷爷问好,人呐,年纪大了就容易想起以前的事,年轻的时候,我跟你爷爷还一起犯过错误呢!”老头子笑呵呵的,还真是想起年轻时的一些事情,那会儿他还只是个连长,潘仲年的爷爷是他所辖的连里的一名排长,当时条件非常艰苦,老头子和潘仲年的爷爷跑到山里想要弄点儿山鸡野兔什么的来打打牙祭,却没想到误杀了老乡家的养的耕牛,这让部队上级大为光火,幸好老乡没有计较,这事儿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们俩当时为这事儿都背了个处分。

    “我爷爷也给我说过在您手下当兵的时候的许多故事。”潘仲年虚伪的回答说。

    “那个时候啊,你爷爷还真是个捣蛋鬼……”老头子毕竟也上了年纪,一旦追忆起往事,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给潘仲年讲起他年轻时候的那些事情来。

    当然,这也得益于潘仲年形象良好,再加上显得很有教养的样子,老头子见他似乎真的没什么目的,对他也就有不少的好感,所以才会跟他说起这些。

    潘仲年当然是求之不得,他只怕跟老头子说不上话,这样待不了几分钟就只能选择告辞走人,老头子自己主动打开了话匣子,正中潘仲年的下怀,他虽然对老头子说的陈年往事并没什么兴趣,但是还是做出很有兴趣的样子仔细聆听,时不时的还感慨一下什么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潘仲年绝对是个很适合的捧哏,比起汤焱强太多了,这要是换成汤焱,恐怕就变成老头子给他捧哏了。

    原本潘仲年就是计算着时间来的,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这一聊开,很快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多,给老头子和彭行难做饭的厨师也到了。

    老头子显然对潘仲年的表现很满意,看到厨师进来了,便主动说道:“小伙子啊,今天中午就留下来吃顿便饭,不着急回学校吧?”

    潘仲年假作推辞:“还是不要麻烦彭爷爷了,我回学校吃就好。”

    “这都到饭点了,你要是不留下来吃饭,回头你爷爷该埋怨我这个老首长一点儿都不懂得照顾小辈。不要推推让让的,就留下来吃饭。”老头子还是很有领导范儿的,大手一挥就做了决定。

    潘仲年顺水推舟:“那么就打扰彭爷爷了!”

    老头子眉开眼笑的说道:“小张,中午多做一个人的饭。”

    四十多岁了还被老头子叫做小张,光头厨师笑呵呵的答应,仿佛这是一种殊荣,乐呵呵的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老头子喝着茶,又开始给潘仲年忆苦思甜,聊了不大会儿,门又开了,彭行难放学回来了,看到家里竟然有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并且还真是长的挺帅的,彭行难顿时就有些不爽。

    其实单从长相上而言,彭行难可能比潘仲年长的还要好一些,而且多了几分英武之气,不像潘仲年,阴柔有余阳刚不足。但是彭行难毕竟只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儿还没完全长开,身高等等方面比潘仲年也有不少的差距,并且他现在的偶像是汤焱,以前的偶像是夏侯康,那俩货无论哪方面都是绝对的爷们儿范,身上是找不出半点阴柔之气的,是以彭行难对潘仲年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行难回来了?来,这是你潘家的哥哥,诶,小伙子,你叫什么来着?”老头子对着彭行难招了招手,给他介绍。

    潘仲年赶忙站起来:“这一定就是彭行难弟弟了吧?我叫潘仲年。”

    可是彭行难却只是看了潘仲年一眼,并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道:“弟弟也是你叫的?”说罢,走到老头子身边,挨着老头子坐下:“姥爷,您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领啊?”

    潘仲年有些尴尬,可是别说他今天是带着目的来的,即便没有什么目的,彭行难也绝对有资格在他面前摆谱。人家是标准的衙内,放在全国都是衙内,而潘仲年虽然被家里公司的那些人称之为太子爷,却其实连羊城的衙内都算不上,充其量算是个羊城有名的纨绔而已。

    “小东西你怎么说话呢?小潘的爷爷是姥爷我的老部下,让他来看看我。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最后一堂课是体育课,昨晚老师不是还给我留了作业么,我就想着干脆早点儿回来把作业做了。”

    “嘿,你个小伢子改性了?居然主动要学习了?”老头子大感意外,同时也对汤焱更加满意。

    “那是,老师是我的偶像,别人的话我不听,他的话我是必须要听的。哦,对了,我得赶紧给老张说一声,我大姐今天要过来吃饭。”彭行难根本就把潘仲年当成空气,急忙又朝着厨房跑去。

    “若易怎么想起来跑这里来吃饭的?”老头子追问。

    “我哪儿知道?她给我打电话说要来,我就得屁颠屁颠伺候着,她绝对是我们家海陆空的三军霸主啊!”彭行难推开厨房门,对着里头喊了一声:“老张,我大姐要来吃饭,你记得多做个菜!”

    张厨师答应下来,彭行难也就回到客厅拿起书包,准备上楼完成汤焱给他留的那些习题了。

    潘仲年这时候也赶忙站起来,拿出给彭行难准备的礼物,一个苹果的mp3,递了过去:“行难,这是我给你带的一点儿小礼物。”

    彭行难站定脚步,看了看潘仲年手里的mp3,不屑的说:“你还真是够土鳖的,这年头谁还用这玩意儿,这上头有的功能手机上全有,我带着它不嫌累啊?行了,你留着自己过家家去吧!”说罢,将书包往肩膀上一甩,径直上楼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