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最强监狱系统 > 正文 0296 故人之女

正文 0296 故人之女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艾小青听到动静赶忙跑了过来,腰间还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汤焱依旧满面怒容,这些天他一直都想去找安逸的麻烦,只是最近他始终很忙,也就耽误了,自从牙牙被孙小宇那个混账东西骚扰了之后,汤焱就很想把安逸拎过来暴揍一顿。然后再好好问问他,怎么就敢对艾小青和牙牙家的事儿这么漠不关心。

    今天终于看到安逸了,汤焱当然就压不住火,没把安逸手脚直接打断,就算是汤焱手下留情了。

    了解清楚了情况之后,艾小青赶忙摆着手说道:“哎呀哎呀,汤焱,你这是误会了。安安是去参加一个画展了,艺术交流,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意大利,并不在国内。所以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汤焱这才明白,难怪安逸这么长时间没露面了:“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是误会你了。可是即便如此,难道你就不知道她们娘俩在家会有可能有危险,你他妈|的走之前就不会跟老子打个招呼?”

    安逸点了点头:“这的确是我的疏忽,你打我没错!”

    “哎呀,安安当时走的急,因为要进行艺术交流,那个画展本身就是一个多人的联合展,安安也是入选的画家之一。所以那几天他一直忙着整理自己的画作,出国做画展,非同小可。可是不能给咱们国家丢脸。”

    艾小青怕汤焱还是不肯原谅安逸,使劲儿帮着安逸说话。

    可是,汤焱听说安逸那三脚猫的绘画水准竟然能去参加画展,顿时大摇其头:“就他那个水平,出了国怎么都是丢人吧?连这种不入流的技艺都能被邀请去参加艺术交流,看来组织方也实在是太不长眼了。要不然就是他们根本就是想看咱们国家出丑的吧?”

    这话让安逸很尴尬,但是出了纪教授之外。所有人都知道汤焱的绘画水准,他的确是有资格这么说的。

    “其实安安的画,在国内青年画家里。还是处于一个相当高的水准的。”艾小青帮安逸解释了一句,然后突然抽了抽鼻子,“哎呀。鱼还在锅里,我去看看菜,你们也别站着了,都进屋再说吧。”

    “你!?”汤焱指了指安逸,“就你的画,还代表了国内青年画家的最高水平?我勒个去啊,那老子算什么?全面超越国内所有画作者么?还是领先国际一流水准?太特么荒谬了,老子一直以为自己就是个三脚猫啊!”

    安逸纵然是心有愧欠,现在也终于忍不住了:“汤焱,你用这种故意的自谦来贬低别人的手法。其实真的挺不好的。”

    “老子勒个去啊!你妹的,老子用的着谦虚么,教老子画画的老东西比老子画的好多了好吧?听你这意思,老子真能代表国际一流水准?那我还读个毛线的书,每年画个三五百张。那不是很快就成超级富豪了?啊啊,每年几百张太夸张了,按照国内现在拍卖那些狗屁画的价格,每年画个十张八张也够了。”

    听到汤焱的狂妄之语,纪梵兮忍不住提醒他:“汤焱,一年弄个几十万百来万是成不了富豪的。要想成为富豪,你至少得有豪宅和豪车,光这两样没有个千把万是下不来的。”

    “小鸡老师你这是故意的吧?几十万百来万?开什么玩笑。啊啊啊,我明白了,你不是艺术圈里的人,你不懂这个,好吧,我来给你上上课。国内现在流行什么红色油画,就是革命题材的那种二|逼画,画的有多烂我就不跟你说了,总之真的是很烂非常烂,烂到你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看过那幅画的程度。有几个家伙,叫做什么陈衍宁啊、郑洪流啊、董希文啊之类的,专门拍政府马屁尤其是已经被做成腊肉的某人的马屁——我真心不明白,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这马屁拍了有毛线用啊——画些什么井冈山啊、百万雄师过大江之类的破画儿。可是就是这些狗屁不如的东西,竟然纷纷拍出了几百万上千万的价格。那你给我说说,以我这种水平,比他们高出不止一星半点吧?尼玛不敢说超越古人,最起码也是直追齐白石、徐悲鸿这种超级大画家吧?那我是不是每幅画至少也不能拍的比那帮孙子低吧?八位数,那是起!起拍价,你懂吗!还不还价,您甭嫌贵,您得这么琢磨,肯花八位数买一幅画的缺心眼,肯定也不会介意再加几百万买一幅真正的艺术品。这就叫缺心眼的二货心理,反正这帮孙子的钱也都是来路不明的你说是吧?老子一年卖上个十幅八幅,怎么也得有个两三亿的收入吧?就这样老子还当不起一个区区富豪?真要是豁得出去,每年三五百幅,有个十年八年小爷我就世界首富了侬晓得伐?!”

    众人尽皆无语,就连牙牙那么点儿大的小人儿,也知道汤焱纯粹就是胡掰。

    “汤焱哥哥说的好好玩哦,虽然汤焱哥哥画画画得很好,但是我觉得汤焱哥哥要是去做脱口秀的节目,郭德纲爷爷和王自健哥哥就没人看了呢!”牙牙拍着小巴掌,只是郭德纲听到这话估计会气死吧,尼玛他啥时候就成爷爷了?他比王自健也大不了几岁。

    “哈哈哈,牙牙说的太对了,牙牙,你为啥只说郭德纲和王自健呢?不是还有个周立波么?”纪梵兮哈哈笑着,伸出手捏了捏牙牙的小脸蛋。

    “周立波那不叫脱口秀,他手里有小卡片,他就是去读微博段子的。”

    牙牙这句吐槽一出,众人齐声大笑起来,汤焱也不再愤世嫉俗,众人一起朝着牙牙家的那间屋子走去。

    因为一开始就出现了暴力事件,而后又是汤焱满嘴跑火车的胡说八道和吐槽,大家伙儿也就没太注意纪教授自从上了楼之后,似乎一直都有点儿不对劲,该笑的时候不笑,该开口的时候也不开口,而是一直低着头,表现出沉思的模样。

    还是汤焱发现了纪教授的不对劲,进屋之后,大家挤着坐在床上,汤焱问到:“纪教授,您怎么了?怎么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汤焱觉得很奇怪,心道现在你最该有的心事就是你那个大弟子吧,可是袁俊是不是有问题你也得问我啊,你这么瞎琢磨能琢磨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纪教授哦了一声,转脸望着汤焱:“你这个小青姐姓什么?”

    “姓艾啊……”汤焱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太好,赶紧补充一句:“我是说,姓那个艾草的艾。”

    纪教授再度点了点头:“哦,真姓艾呀。”

    但是很快又问:“看她也算是知书达理的,气质也不错,怎么会住在这么个地方?她丈夫到哪里去了?”

    汤焱大致把艾小青家里的情况对纪教授说了一遍,可是看向纪教授的目光却已经有些疑惑了。

    “她家里还有什么人?”

    汤焱摇摇头:“好像没什么人了吧?这个我没问过,不过我估计小青姐应该没什么亲戚了,否则这几年她过的这么苦,怎么也没看到有亲戚来拉她一把呢?”

    纪教授点了点头,嘴里嘀咕着两句什么,然后似乎淡定了不少。

    汤焱皱皱眉,道:“纪教授,我跟你说,虽然你是个好人,但是你可别打小青姐的主意啊。我知道小青姐长的很不错,气质也很好,可是您看您都这么大年纪了……”

    “汤焱,你丫胡说什么呢!”不等纪教授自己有任何反应,纪梵兮直接就挥舞着巴掌冲着汤焱抽去。

    汤焱轻轻伸手,捉住了纪梵兮的手腕子:“你有病吧?你爸一直在问我小青姐的情况,尼玛,这不是老头儿起了色心还能是什么?”

    “起你妹的色心!汤焱,你给老娘说话注意点儿!”纪梵兮柳眉倒竖。

    牙牙突然怯生生的接口说道:“纪梵兮姐姐,你突然这个样子牙牙很害怕。”

    纪梵兮顿时就泄了气,对付牙牙,她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哪怕她也看得出来,牙牙其实一点儿都不害怕,她这样纯粹就是不想看到她继续骂汤焱了。真是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哪儿好,居然让牙牙对他有这么大的依赖感。

    纪教授这时候也出声说道:“汤焱你误会了,我是因为看到艾小青女士觉得有些眼熟,其实我一开始看到牙牙就觉得她像我一个故人之女小时候,等看到艾小青女士的时候,我就怀疑她是否就是我那个故人之女。所以才多问了几句。但是你说她可能没有家人了,就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了,我那位老友,现在身体依旧康健,家里人也一直都很好。”

    正说着呢,艾小青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家里太小,只能委屈大伙儿坐在床上了。”

    “小青女士,冒昧问一句,艾一戈你认识么?”纪教授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原本笑脸盈盈的艾小青,一听到纪教授这句话,顿时呆立在当场,手里那盘菜也歪了,菜汤顺着盘子边缘就淌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