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综合格斗之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秘器械

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秘器械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客机穿透云层,正飞往推广活动的第一站——韩国首尔。

    透过玻璃俯瞰世界,山川湖泊都变得遥远而渺小,因为视觉角度不同,广袤的大地别有另一种辽阔感,极尽壮丽。

    王同学坐在窗边出神,面庞被朝阳镀上了淡淡的金辉。

    他踌躇满志,两只眸子甚至比阳光更加明亮。

    如果把王晋比作雄鹰,那么这头雄鹰无疑正当壮年,到了羽翼丰满的鼎盛阶段。他拥有澎湃的力量和充沛的信心,迫不及待要去挥动翅膀,收割荣光。

    “行刑者”西蒙斯?

    瞧啊,多么可口的垫脚石,简直完美!

    “我们入住的酒店在明洞大街,周围布满了商场、餐厅、酒吧、与戏院,是首尔最知名的购物天堂。据说那里每年接待的游客多达四百万左右,繁华得惊人。”保镖大叔伯明翰说道。

    “噢。”王晋暼瞥自己的邻居,随意敷衍道。

    王同学并不喜欢逛街消费。

    他的兴趣是痛殴对手一顿,完事儿再坐等各项钱款打入账户。赚钱当然是为了花销,谁不想买飞机、当土豪?但眼下强敌如林,还没到松懈的时候,他决不允许有多余的享受腐蚀斗志。

    ——某些运动员成名之后,为什么会忽然水平骤降,变成了垃圾?

    答案无比简单:他们的日子过得太滋润。

    “作为亚洲的骄傲,我坚信推广活动一定有海量的拳迷过来捧场,你如此耀眼,取得的成功令人赞叹。”伯明翰又道。

    王晋道:“或许吧,我来自于中国,对外面的热情不敢奢求太高。假如现场被异国的拳迷冷落了,我也不会太难堪的。”

    “唔,心态很好……”

    伯明翰拨弄几下手里的《旅游指南》,合上书页,接着摸摸络腮胡子,“闪电侠,通过详细的探索,我想我现在已经足够了解首尔了。”

    “什……什么?”

    王晋转脸瞪住对方,觉得十五万年薪花得极其荒谬!

    “才翻看几分钟而已,敢问你都了解了什么?”

    伯明翰的回答很草率:“啊,据这本三块七的东西介绍说,首尔经济发达,治安状况还算优良。所以我个人感觉,回到亚洲你的安全指数将直线上升,不用特别操心,哈哈。”

    呃……

    王晋叹口气道:“先生,就算你想消极怠工也别说出来,起码装装样子好吗?我感觉保镖和杀手十分类似,拜托你敬业点儿,学学让·雷诺,他警惕到连睡觉都是坐着的。”

    伯明翰道:“戏剧非同于现实,老板,你的电影看多了。人如果长期坐着睡觉,又精神紧绷的话,那很容易得神经衰弱,说不定还会压迫到腰椎、前列腺,影响排尿功能,耽误交女朋友!”

    他小声嘀咕几句:“我得放下戒备,好好享受生活。真见鬼,为什么不首先飞泰国呢?芭提雅的风景……哦呀呀……”

    去芭提雅干啥?看人妖表演?

    王晋:“……”

    如此离谱的员工留着有神马用处?王晋不想再跟他聊天了,立即戴上耳机扮哑巴。

    首尔,旧称“汉城”,是韩国人民的首都,居民密度很大,繁华程度在整个亚洲都排得上号。某年的某家财经杂志,甚至把首尔列为全球最佳的金融中心之一。

    飞行十余个小时,等到王晋他们落地之后,外面已是星光漫天了。

    星光漫天,掩不住灯火灿烂。

    但见街道上的车辆来回穿梭,拉长道道光影,游客们流连在各式各样的店铺里,留下串串笑语,好一派兴盛又松弛的景象。首尔到底是座璀璨的一线城市,夜晚看起来照样魅力十足。

    哼!

    随便你怎么富裕、怎么发达吧,坦白地讲,王晋很难喜欢上这里。

    多年以前,他听伙伴们说过一条传闻,讲韩国人竟然声称“端午节是他们的”,这让王同学倍感荒谬,进而气得脑仁生疼。

    卧槽!

    你们还能要点儿脸吗?幸亏端午节抢不走,否则的话,接下来咱们的中秋节怎么办?重阳节又该怎么办?二十四节气之类的都特么往哪儿躲?

    所谓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

    ——这条传闻的真实性其实有待商榷,细节不尽详实,可老话叫做“先入为主”,自打王同学听进了心里,他对韩国整个都变得印象欠佳。

    大概怪缺啥就讨厌啥,后来由于“韩流文化”的剧烈侵袭,带红了一帮容貌俊俏的“花样美男子”,颜值普通的王某讥屑不已,印象便越加恶劣……

    团队下榻的四季酒店位于明洞街区中心,距离sbs电视台挺近。

    “伙计们,让我们尽快休息吧,明早十点钟会议厅见。我给大家安排了规模不小的记者发布会,你们必须得拿出精神来!”

    “明白先生,再见!”

    “再见……”

    酒店大厅中,约翰逊主席挥挥手,带领负责推广的克劳福德等人自行离开,西蒙斯团队见状,也随之快速走散了。

    远赴异国搞宣传,“蝙蝠哥”西蒙斯相当的低调。他的团队成员除去自己之外,只剩下一个约摸五十多岁,干瘦的白头发老头,瞧模样应该是教练员。

    王晋一向很喜欢观察对手,在飞机上、在乘车途中,他没少“扫描”敌方。

    绝大部分的时候,西蒙斯都沉默而淡定,基本不怎么与人攀谈,表现似乎有点儿“木讷”。偶尔双方产生对视情况,他的眼睛里也毫无半分波动。

    奇怪。

    昨天那位锋芒毕露的巨汉哪儿去了?

    沉默是一种特殊的力量,充满了未知的色彩,不开口的西蒙斯反倒难以琢磨,透着股高深莫测的味道。

    “哥们儿!”

    曹彬拿肩膀顶顶王晋,边刷手机边道,“我浏览过‘席梦思’的官网动态,来前他对外声称,说特意准备了一样表演器材,打算要用在明天的发布会上,作为展示呢。”

    “呃,是新型棍靶么?就像尼尔森特制的木棒棒那种?”王晋问道。

    曹彬道:“老西神神秘秘的,我哪知道具体情况……不过听口气,似乎是关于力量训练的某种器械。”

    王晋压根没往心里去,无所谓道:“随便吧,他能折腾出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见机行事,论作秀的话咱怕过谁?”

    曹彬格外关心小兄弟的形象,猛拍大腿道:“坏了,难道‘席梦思’找不准定位,计划要借机抢你的风头?一个过气的家伙而已,他得知道谁才是主角!”

    王晋一笑了之,并没有接茬。

    ——抢风头?不自量力,论这种功夫旁人统统都得靠边站。

    曹彬嘀咕道:“我得抽空出去转转,买把滋水枪……看明儿个到底谁的表演更牛逼!”

    王晋:“……”

    ps:休息半月有余,胃病情况控制良好,老胡格外的想念大家。不多说啥了,兄弟情常在,吾必伴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