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不是贤妻 > 第15章 跟我走

第15章 跟我走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刚涌起无限斗志,下午回到办公室就被大领导请去喝茶了。

    原因很简单,为了昨天在办公室造成的恶劣影响。大领导先是表扬了我最近的工作,然后委婉的询问了我的情况。

    在得知我离婚后,大领导叹口气点点头:“家庭的事情都很难说,只是以后不要把解决的地方放在单位。”

    我羞得不行,连连点头。

    本来这就属于我的私事,再者我又没做什么丢人的事。被大领导这么一谈心,我反而淡定了下来,起码我的工作不会丢了。

    反正我也没什么升官的能力,就这样老老实实当个办事员算了,以后按年份资历再给我个办公室主任当当,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这么一想,我跟黎堂峰比起来还真是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黎堂峰……我怎么又想起这个人了。

    想到他在灯下认真工作的样子,我不由得心之向往,莫名有种悸动在我的血液里来回游走。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我想到了黎堂峰,他下午的时候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明天开始不要忘记去吃早餐。”

    没错,不是什么约会的邀请,也不是什么关怀备至,只是通知我明天早上不要忘记去源泰吃早餐。

    我一看日期这才反应过来,明天是周六啊!周六可以睡懒觉啊!

    我还得那么早起来去吃一顿早餐,想想就觉得有点不爽,但对方是黎堂峰,我不能表现的这么直接。

    我略微迟疑了两秒,黎堂峰在电话那头就嗯了一声:“你不想去吃了?”

    这短短的六个字里我清晰的嗅到了威胁的味道,赶紧端正态度,说:“怎么可能,那里的早餐那么好吃,不是黎先生你给我卡,我可能一辈子都吃不起呢。”

    这是实话,那源泰的早餐,一套的价格都是三位数起步。像我这样的工薪阶层,怎么可能天天吃源泰呢?

    早餐是好,可也不能拿它抵过午餐、晚餐乃至宵夜吧?

    黎堂峰轻哼了一声:“那就好,记得别迟到。”

    我的天呐,为了一顿早餐牺牲掉我往后差不多四个星期的周末,我得调整心态才能面对。

    我给自己定了个闹钟,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闹醒,坐在床上愣了半天,我才想起来我要去吃早餐。

    赶紧麻溜的起来洗漱、换衣服、出门,等我赶到源泰时,门口的服务生说:“柳小姐您好,黎先生已经在等你了。”

    啊?黎堂峰也来了?

    我以为是我自己一个人吃,所以衣服也穿的极为随便,要是早知道黎堂峰会来,我好歹也得化个淡妆穿个裙子什么的呀!

    现在再折回去,显然是不现实的了……

    我只能认命的跟着服务生走,一直到里面的位置才停了下来。我以为黎堂峰会选择坐在包厢里,没想到他只是坐在了一个相对僻静的位置。

    黎堂峰今天的衣服也很休闲,这大大的减轻了我的心理负担。

    坐在黎堂峰对面,我尴尬着打招呼:“黎先生早上好。”

    黎堂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一本正经的说:“不早了,你迟到了十二分钟。”

    好吧……我只是比预定时间晚了点,但我那是不知道黎堂峰会来啊。再说了,吃早餐而已嘛,不要搞得跟上课一样好不好?

    我干巴巴的笑着:“抱歉抱歉。”

    说话间,热情周到的服务生已经把桌上摆满了早餐,一式两份,一模一样。

    我拿着筷子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黎堂峰,只见他先喝了一口汤,然后再吃点心,我立马也跟着照做。

    突然,我灵光一闪仔细观察着黎堂峰的用餐喜好,我可没忘记那次做服务员的经历。昨天是在黎堂峰家里吃的饭,这就算了!今天算是第二次跟黎堂峰在外面用餐,我得长点记性,免得一会他让我说什么观后感,我没词的话岂不是尴尬了?

    我就这样边吃边观察,一顿早餐倒也吃的轻轻松松。

    当把最后一口食物放进嘴里后,黎堂峰开口问:“你自己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自己的事情?我一愣,直接反问:“什么事啊?”

    黎堂峰看着我,那双眼睛里好像射出了寒光:“你说呢?”

    对了!昨天进派出所的事!是人家黎堂峰救我出来的,他肯定多少知道一点。

    要跟领导交代这些事,我有些尴尬:“算是好了吧……”

    黎堂峰轻轻颔首:“哦,你们房产过户了?分清了?他打你的,你给打回去了吗?”

    等等,黎堂峰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我一下子傻眼了,愣在当场。只觉得刚才黎堂峰的问题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打转,就是一刻也停不下来。

    黎堂峰微微挑起眉:“昨天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脸上的五指山还很清晰呢。”

    原来是这样……我窘的几乎想直接跑了,但我好歹抓住了最后一抹理智,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

    我清了清嗓子:“那个……打人是不好的,我怎么说也是个公职人员,我也不能在我办公室就打他吧?而且,男女有别啊,我觉得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我给自己的软弱找了一堆的理由,不知道是用来说服自己还是回答黎堂峰的问话。

    黎堂峰唇边露出浅笑:“你可真是胆子小啊,跟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我惊讶的抬眼看他,只见黎堂峰说:“给你一星期的时间,把房产拿到手。”

    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为什么这样的事也要规定时间限制?”

    吃早餐是这样,见面是这样,现在连我离婚后的房产争夺也要限制。这黎堂峰平时的行事风格难不成就是这样的?

    我倒真是看不懂了。

    黎堂峰用手指轻轻揉了揉眉心:“因为一个星期后我会离开这里,你到时候要跟我一起走。”

    “不要!”我立马跳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跟黎堂峰一起走呢?这里还有我赖以生存的工作,还有我的房子。我跟着黎堂峰要去哪?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着?

    我反驳后瞬间清醒了起来:“我是说……会不会太急了。”

    黎堂峰目光清冷如寒星:“不急,一星期后不走,你就等着还我的三十万吧,我可没有银行那么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