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一号保镖 > 第1460章:天方夜谭

第1460章:天方夜谭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和李正又带着几位警官进一步考察了现场……三十分钟后,房顶上的尸体被拉走,*们也撤离。我和李正舒了一口气,回到宴会现场。

    婚宴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钟,客人们踩着月色兴冲冲地走出了酒店,坐上了返程的车。

    诸位北京的友人,也都乘车返京。金铃临走的时候,悄悄交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把钥匙,里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旗心大街时代花园17楼一单元302。当我读懂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金铃已经驱车离开。说实话,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儿。很明显,金铃早已提前在我们县城买了一套房子,作为送给我和由梦的新婚礼物。但是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赵龙受之有愧。我决定等回北京之后,再与金铃交涉此事。

    至于齐梦燕和花向影,她们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我叫到车上,说了几句话。

    花向影道:后天上午陈富生会在宜宾住所旁边的申河酒店会见一位日本商人,如果你有兴趣,这正好是你立功的大好机会。

    齐梦燕却挽住花向影的手说:花儿,这恐怕来不及了吧。再说了赵龙今天是洞房花烛夜,咱们就别搅了他的好事了。

    花向影道:这个得由赵龙自己决定。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没有顺着花向影的话答话,而是试探地追问道:今天的枪声,你们都听到了?

    花向影点了点头:听到了!本来我们还想去看个究竟,但是确定没有伤到人之后,我们还是选择了以静制动。很显然,这应该是陈富生或者黑棋的人。你赵龙早就被他们划为一级复仇对象。尽管你只是陈富生整个阴谋的计划之一,但你毕竟仍对他们存在威胁,所以,他们仍然要派人过来报复你,直到除掉你。

    我摇了摇头:但是我很不解!屋顶上被枪打死的那个人,恰恰是枪口对着我的那个人;而究竟是谁开枪杀死了他?

    花向影道:可能是你有贵人暗中帮助呗。你吉人天相。

    我见花向影似乎有意在避让某些话题,于是直接反问:你们今天晚上准备去哪儿?

    齐梦燕抢先道:看情况吧。也许会去一趟济南。也许

    花向影打断了她的话:主人都下逐客令了,我们还是知趣一点儿,走人。

    二女启动了车子,驶了出去。

    我望着车子驶离,心里万千思量。

    回到房间里,由梦已经脱掉了婚纱,换上了一套很随和红色套裙。见我回来,由梦上来将我拉坐在床上,就下午一事对我进行了重复性的追问。

    我将实际情况跟她详细地汇报了一下。

    由梦轻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爸他真的隐瞒了我们,陈富生逃了出去,而且,而且组织并没有被消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嘱咐由梦道:这件事暂时先不要跟你爸说,不然容易横生枝节。

    由梦问我:你准备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不清楚。反正我总觉得有点儿不安全,陈富生和组织的事情一天没了结,我这心一天就安不下来。

    由梦皱起眉头道:你还想往里卷吗?

    我道:这不是卷不卷的问题。你看,现在我们就连结个婚都不安全,都有人要暗杀我。不过我倒是很纳闷儿,究竟是谁开枪打死了那个想要暗杀我的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由梦道:我也想不通呢。我还是建议,明天我们回北京的时候,把这件事跟我爸好好说一下……她说着说着突然顿住了,继而冲我问道:赵龙你说,那个开枪射杀了杀手的人,是不是我爸派过来暗中保护我们的?

    我摇了摇头,道:你呀老是往由局长脸上贴金。据我看,肯定不是。那个人用的武器和子弹,很特别。显然不是正规的兵工厂出来的,也不是军用。据我所知,能够制作出如此精良的狙击武器的,也只有集团的秘密兵工厂。但是这就更不符合逻辑了,总不至于,组织派人过来杀我,同时又怕人过来保护我吧?

    由梦点了点头:是有些诡异。

    这时候母亲突然过来敲了敲门,将我叫到正房去。

    家里来了好几位客人,都是我的一些远亲近邻,由于下午有事没能喝喜酒,只能抽到晚上将喜酒补上。我这个新郎官,当然也要招呼一下。

    于是坐下来陪亲戚邻居们喝了几杯,这一喝就是一个多小时。而陆陆续续地,村里又来了好几拨人,母亲忙的不亦乐乎,我都有些应接不暇了。但是大喜的日子,又不能太失态,只能打肿充胖子,一杯一杯地跟上,敬酒让酒。

    迟到的宾客一来二往,一拨一又一拨。直到凌晨,家里才终于恢复了清静,我得以回到自己的婚房。

    由梦和衣钻进了被窝里,正用手机看电子书。已经喝的晕乎乎的我,脑子里再次回忆起了下午的情景,不由得心惊肉跳。我走到院子里好一阵张望,总觉得组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没准儿今天晚上还会再采取行动……想到这里,我做出了一个特殊的决定:为家人守夜,防患于未然。

    我回到房间跟由梦说到自己的想法,由梦一开始坚决反对,但是再一想,又觉得我担心的不无道理,最终她也做出了跟我同样的决定。

    我找出两件军大衣,拿了两个马扎,和由梦先后攀上了房顶,找了个最适合观察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们裹着军大衣紧紧地偎依着,一边看星星看月亮,一边注意着一切可疑的动静。

    可恶的组织,可恶的陈富生,竟然搞的我们新婚之夜如此紧张,不得安宁!本来是洞房花烛春霄时分,此时却不得不爬到屋顶上披星戴月。这笔仇,我赵龙算是给他记下了!

    就这样,我们整整在屋顶上坐了一夜,聊了一夜,也偎依了一夜。

    这一夜,记忆深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组织并没有再采取什么暗害活动。

    尽管是虚惊一场,但我却不觉得后悔。否则,经历了昨天下午一事,我们又怎能在房间里安然入睡?

    早上六点钟,我记起了花向影的话,在心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要去四川!我要亲手抓捕陈富生!否则的话,我和由梦,以及我的家人,都永远无法安宁。尽管我知道,我这样做无疑是狼入虎口。但是为了我家人的和平和安宁,为了国家和特卫局的安宁,我算是豁出去了!

    刷牙洗脸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心里策划这件事。尽管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像是天方夜谭。

    六点一刻,李正打来电话,问我昨晚夜战了几个回合,我骂道,战你个头!李正觉得莫名其妙,说,龙哥你跟我发什么脾气,关心你还错了?我说: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思想肮脏!

    而实际上,后来我才知道,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李正竟然带着几个人,在村子里巡逻了整整一夜。

    挂断电话后,我悄悄地写了一张字条,放在一个很显眼的位置。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将自己要去四川抓陈富生的事情告诉她,她肯定不会同意。因此只能选择先斩后奏,暗渡陈仓。

    然后,走出村子,给齐梦燕打去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花向影驱车赶到。我上了车,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去四川找陈富生算账。

    齐梦燕和花向影,都觉得不可思议。尽管,这个想法,是花向影植入到我的大脑中的。但她仍然不敢相信,我能有这个胆量。

    齐梦燕似乎对我的做法并不持肯定态度,反复地提醒要考虑清楚,我坚定地说,自己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虽然这样说,但我的心里却是五味翻滚,难以平静。自从金铃告诉我在南方偶遇陈富生之后,我的心就一直没有平静过。尤其是这次回家结婚的经历,更是让我沉不住气了。陈富生这个名字,在我心里始终阴魂不散;组织这四个字,也成了我难以摆脱的恶梦。为了国家,为了我的家人,我决定铤而走险,随花向影去南方会一会陈富生。

    也许在别人看来,我这种选择无疑是自投罗网,羊入虎口。但是我无法拒绝自己心中的激愤,一股强烈的愿望,促使我不得不踏上了前往四川的征程。

    车子驶上了高速,也就意味着我离我的新婚妻子和家人,越来越远。想一想真有点儿对不起由梦,她刚刚成为新娘子,便被我舍弃在家。而且,昨天晚上的新婚之夜,我们根本没有来得及品尝爱情的果实,却一味地沉浸在对暗杀事件的恐惧当中,在屋顶上度过了一夜。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除不掉陈富生,消灭不了组织,我和由梦的生活,将永远无法平静。

    花向影开车速度很快,不断地超车。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由梦打来的电话。我犹豫了半天,才按了‘接听’键。

    由梦问我去哪儿了,我支吾不言。这当然瞒不过由梦,由梦哭着喊道,赵龙你疯了!你一个人就想去抓陈富生?回来,你给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