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 第1681章 不想伤害她

第1681章 不想伤害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81章 不想伤害她

    普林斯给她的药不是解药,是毒药,这点君芷娆知道。

    但给斯坦福吃,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斯坦福是君司琰派去圣光的卧底,站在她的角度来说,他本来就该死。

    毕竟她是圣光的大小姐,而斯坦福想要对圣光不利,是她的敌人。

    她对君司琰有爱,并不代表,她对其他人也宽容,任何想要对圣光不利的人,她身为圣光大小姐,怎么能不管。

    她没亲自动手,还是看在君司琰的面子上。

    君司琰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把这里的药给斯坦福吃,让分堂的人立刻将里面的药送去苏叶的实验室,让他化验成分。

    斯坦福目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劲,他给他把脉也没有查到任何问题,医院的检查,斯坦福这边的医疗也查不出什么,君司琰直接抽了他几罐血,送去基地那边化验。

    君芷娆一言不发看着他发号施令,眼睛不敢向夜鸢那边看。

    夜鸢很忧郁。

    她很想抱抱她啊!

    现在却连给她一个好脸色都不行。

    之前她也抱过她,可那时候她又不知道她是娆娆,那种感觉是不一样。

    夜鸢暗暗气恼,又在心里把约瑟骂了个狗血淋头。

    君芷娆等他安排好后,对他说:“既然你要确定药效,恐怕再没有确定之前,你不会把解药给我,那我等你化验了药效之后,再来找你。”

    君司琰霸道的说:“在解药没有确定是否有效,是否是真的之前,你不能走。”

    君芷娆冷艳勾唇,“好,那我就在这里等。”

    正好的,她根本就不想走,就算君司琰不这样说,她也会找理由留下来。

    君芷娆又在君临分堂住下来,只是这心情,和第一次住进来,已经不同。

    君司琰的态度让她无奈,而夜鸢的冷漠,才是让她难受的。

    君司琰她觉得,她能搞定,有他们的感情在,她会想到办法,再让他重新接受她。

    但是准婆婆……

    她真的一点底都没有。

    她恐怕不会再跟以前一样,摒弃前嫌,对她好的跟亲女儿一样了吧……

    刚刚享受到母爱,又失去,这种落差,心里难过也是必然的。

    君司琰对分堂的人下了死命令,谁都不能暴露君芷娆的身份,今天,本没有来过,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一切就跟没有发生一样。

    所以,以威廉为首的分堂人,对君芷娆的态度表现的很有敌意,对她没有了原来的尊敬和友善吗,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冷意。

    君芷娆对别人的目光不在意,在她的眼里,只有她在乎的人和她不在乎的,那些不在乎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她无关。

    她的身边,对她跟原来一样的,只有安迪,而安迪正好顶了Ben的空缺,陪在她身边。

    君司琰心疼她,夜鸢也心疼她,看到她孤单的身影,很想相认,可是,他们不能……

    除了默默的陪伴,言语上的一切关心和行动上的关心,都要克制。

    君司琰和夜鸢也只能等她晚上睡着,才能近距离看着她,不再掩饰他们的心疼和激动。

    君司琰还有事要忙,格罗非那边要牵上线,和格拉里进行合作,不能一直在分堂,而他的情绪,正好需要几天的时间来沉淀一下。

    第二天,君芷娆醒了,就发现,君司琰已经不在这里了。

    餐桌上只有她和夜鸢两个人,安迪都不在。

    夜鸢特意给她做了一桌子她喜欢吃的饭菜,她最近太瘦了,身体这么虚弱,她要好好给她补。

    君芷娆看到餐桌上的菜,一时间有些愣了。

    这些,都是她喜欢的啊!

    很明显,这些都是做给她吃的,因为餐桌上只有她们两个!

    君芷娆咬着嘴唇,看着依旧淡漠的夜鸢,眼里蒙了一层水汽。

    看到她眼里滚动的眼泪,夜鸢心里都揪得慌,怎么也装不下去,再这样对她,她快要被压抑死!

    她叹了口气,态度软下来,无奈说:“先吃饭吧,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对不起……”君芷娆捂住嘴巴,转身跑出去,在她转身的时候,一滴眼泪掉在桌子上,砸出一朵细小的水花。

    夜鸢想都没想,直接移开椅子,赶紧追上去。

    君芷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到夜鸢的话,再看到桌子上的饭菜,突然觉得很委屈,心里难受到喘不过气,没法在面对她。

    她跑出来,安迪在外面,看到她眼含泪水,神情悲恸,刚想拦住她问一下,夜鸢又跑出来,安迪停下了脚步,没有再上前。

    让君主夫人去安慰吧……

    君芷娆跑到了墙角,蹲在地上,把脸掩在臂弯,低声的呜咽,肩膀都在轻颤。

    夜鸢距离她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看着她的背影,她很心疼,也很难受,想要去哄她,可是……

    夜鸢按下汹涌澎湃快要不能控制的冲动,就站在她身后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

    君芷娆哭了好半晌,擦干眼泪站起来转身的时候,才看到夜鸢就在她身后。

    “妈咪……”她低声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后又说,“抱歉,我一时间没有改口,君夫人请见谅。”

    她不觉得,夜鸢还想听她给她叫妈咪。

    夜鸢克制住想要去拥抱她的冲动,问:“Delilah,你是真的喜欢司琰吗?”

    “喜欢与不喜欢,对你和司琰的爹地来说,有什么区别吗?”君芷娆自嘲的说,“难道我喜欢他,你们就能接受我是圣光大小姐的身份?”

    夜鸢说:“你连试都不试,直接打算放弃了?”

    “你对司琰的爱,连这点阻挠都承受不住?”

    “我之前不知道你是圣光的人,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你,而你看司琰的眼神,让我觉得,你是真的喜欢他。司琰受过情伤,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没办法走出来,我和他爹地都希望他可以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甚至不惜给她找来了君芷颜,但是他对她没有感觉,她根本无法抚平他心中的痛苦。”

    “Delilah,司琰对你的态度不同,我能感觉到他真的很在乎你,很喜欢你,为了你,还跟我学做饭,在你生病的时候亲手做给你吃,这是他对任何人都没有过的,连我和他爹地都没有这个待遇。”

    “你知道,在我和他爹地知道他的变化时,有多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