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镇河 > 第170章 逃离

第170章 逃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 冯褚疑惑,自己带什么东西,又不让他们背,同他们有关系吗

    这么大的反应,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呢。

    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好些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跟个小姑娘计较没意思, 就这样, 几人的矛头对准了张仲, “张观主,能否解释一下”

    “我们听你的话一两次也没关系, 但得给我们个理由吧”

    “还有几步就到最中心了, 总不能因为你这小徒弟的胡闹就放弃。夜长梦多,谁知道这一夜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在他们看来,尽快找到想要的东西才是最要紧的。

    冯褚的身份是万万不能说的,思考片刻,张仲给出了一个解释,“我这徒弟别的本事没有,对周围的感知却极其灵敏,我可以拿青云观的名誉担保。”

    听到“名誉”二字,有所了解的人, 比如茅山几人都不由得震了震, 然后随机就不再追问。

    有人信, 自然也有人不信。

    周围沉默了两秒钟后,更大的质疑声出现。

    “我们对贵观是全心全意的相信, 但对你这个徒弟嘛”虽然对方的话没有说完,但从语气中,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是塔罗牌大师,奥尔加。

    尽管为了高考,冯褚确实背了好多英文单词,但要听懂这么长的句子,实在是难为她了。

    看着冯褚一脸迟钝的样子,众人心中对于张仲的信任再减,更有甚者,心头已经隐隐开始怀疑青云观是不是已经知道目的地到底放了什么东西了,故意在这里拖延时间。

    原本陈志星心头也有些不满,但见他们开始咄咄逼人起来,他想也不想就开口,“都多大年龄了,为难一个小姑娘,也不嫌害臊。”

    转头,陈志星问,“你大声说,你到底有没有撒谎”

    “没有。”冯褚坐在那里,语气笃定。

    “看到了么,人家都说没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没想到这老人的脾气这么暴躁,一时间所有人面面相觑。

    很快,这片土地安静了下来。

    天色渐渐暗沉,对比盘腿在那里静心打坐的老者们,冯褚这个一刻不停在吃东西的就变得格外醒目。

    听着“咔嚓”、“咔嚓”的进食声,陈志星无奈睁开了眼睛。

    见他如此动作,冯褚愣了一下,然后迟疑的递过去一包牛肉干,“吃么”

    吃,怎么不吃

    嘴角抽动了一下,陈志星厚着脸皮伸手。

    辛辣咸香的味道传入口腔,想到刚刚自己吃的那些没滋没味的干粮和丹丸,他怀疑以后外出是不是也应该带上这些东西。

    不说能不能填饱肚子,起码味道好啊。

    见师父动作,一旁的陈诚也忍不住了。放弃打坐,他干脆舔着脸蹭了过来。

    冯褚当然不会吝啬,立即塞了一把青梅并小饼干给他。

    大约半分钟后,三人就这么吃上了。

    对这边的情况了若指掌,张仲眉头拧起又平复,看得出来,他似乎是想说什么。

    陈志星玩味一笑,接着开始曲解老友的意思,“你师父也想吃,给他点。”

    “你别胡说八道。”听到这话,张仲没忍住,豁然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他手中被放进去了好几个果冻。另外几个老者,很快也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小零食。

    鱿鱼丝、乳酪干、奶片应有尽有。

    这坐是打不下去了,反正已经加入了这么多人,也不差他们这一个两个的。

    有一个放弃抵抗,其余的自然而然的开始跟风。

    “我说,现在社会这东西做的就是好吃。”干瘦老者啧啧称奇。

    平日里他们拉不下脸,现在在小岛上,也没小辈能看到这个场面,偶尔开开洋荤不打紧。

    一旁的张继明看到这个场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不要出声。

    十几分钟后,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几道身影一闪而过。

    冯褚手上动作一顿,接着若无其事的拿了一个青梅放入口中。

    张仲侧目,微不可闻道“我以为你会阻止呢。”

    看那几个人的方向,应该是往最中心走去了。

    “神仙难救该死鬼,我连神仙都不算。”冯褚耸肩。

    所以她管那么多做什么。

    放下手中的零食,张仲目露担忧,“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压抑。”冯褚淡淡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越往里面走,这种感觉就越明显。奇怪的是,那中被偷窥的感觉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劝你,最好不要太执着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飞升秘辛再好,也没有小命重要。

    心中一提,张仲态度倒不含糊,“我知道了。”

    就这样,一夜过去,一切风平浪静。那几个人像昨天一样,离奇的失踪了,没有再回来。余下众人心思各异,收拾行装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

    “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拿到东西了”

    “谁知道呢。”

    昨天的虚惊一场,让他们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性。

    无视投射过来的目光,冯褚把垃圾收拾好,像之前一样拖着行李箱跟在张仲身后。

    约莫一个半小时后,他们抵达了岛上的中心点。

    一个风化的茅草屋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赶快去看看。”

    “这边有脚印,那些人果然已经来过了。”

    脱离队伍,冯褚开始往周围巡查。到了这里,她周身力量运转已经变的极其艰难了。

    这边,绝对有东西。

    “找到了,找到了,是一本古籍”

    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冯褚的脸色也骤然变化。

    不远处,一片黑秃秃的地面,上面寸草不生。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里一块白色石头稍微醒目了一些。

    巴掌大的石头,与地面对比,明明是如此的渺小,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给了冯褚强烈的对比感。

    漆黑与纯白,两者相互撞击。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神魂不受控制,一阵疯狂的跳动。

    来不及多想,冯褚面色肃穆的往张仲那边走。两分钟后,她感觉到了张仲周围气氛的变化。

    “怎么了”不会是又出什么事了吧

    扫视一眼,张仲皱眉道“古籍少了几页。”

    原本年数久了,少也就少了。但看书页断裂之处,却不像是很多年前丢失的样子。

    应该是最近才被人撕掉的。

    如果是不重要的字眼还好,以很多人的本事,差不多应该还能推演出来。但缺失的这几页却是关键,联系上下章,颇有种戛然而止的感觉。

    飞升之秘,大抵就在其中。

    数月的期待骤然落空,所有人的心情现在都不是很美妙。怨责、后悔,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

    很快,他们将目光对准了冯褚。

    “张观主,到了现在,你还要护着你这小徒弟么”奥尔加皱眉。

    “我看这东西就是被昨晚那几个人给瓜分了,我们大家算是白忙活一场。”

    “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吧”

    面对种种质疑的声音,就算是张仲也有些招架不住。

    对此,冯褚半句都懒得解释,现在谁再留在这里,谁就是傻子。

    飞快的拉了拉张仲的衣袖,她沉声道“快点,我们得离开这里。”

    “怎么了”见她眉宇间满是焦躁,张仲忙不迭的追问。

    “你知道镇封石么”冯褚问。

    张仲闻言,困惑的摇头,“不清楚。”

    看来这些事情,已经泯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如今竟然连传承最完整的青云观也没听说过这个东西。

    这样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再说也是浪费口舌。

    “你要是相信我,就带人快点离开这里。”冯褚咬牙。

    “等会儿。”思量片刻,张仲说出了这两个字。

    “我就信你这一次。”

    语罢,他开始劝诫众人,这座小岛不能待了。但这次,却没有人再听他的话。

    “一次两次,你真当你们青云观可以只手遮天命令我们”黑衣降头怪笑。

    “你们快看,小岛对角那边竟然还有一座茅草屋,那边离的远,夜晚太黑,那几个人肯定没有发现,里面说不定还有东西。”

    这次说话的,是那个白衣降头。

    拱了拱手,茅山葛天正面含歉意,“对不住了,张观主。”

    也就是说,这些人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的。

    陈志星同样也有些犹豫,他的寿命将尽,这次必须一搏。

    不求飞升,只求能够延年益寿。

    然而他还没说话,冯褚就开口了,“你不许去。”

    别人可以,他不行。就算是陈志星拒绝,她打晕也要把这老头带出去。

    听到这样命令的话,陈志星鼻子都气歪了,“你这小辈好不懂事。”

    师父的女儿总不会害师父吧,再加上从张观主的态度也能看出些端倪。陈诚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的头脑格外清晰,“对不住了师父。”

    话音落下,陈志星感觉到自己被人给制住了。

    两天前,他还嫌弃大弟子太听话,现在这应该就叫报应。

    “我艹,陈诚你个兔崽子”

    早不反抗晚不反抗,偏偏是现在,陈志星气得眼前发黑。

    再次好言劝诫了几遍,张仲甚至将“那几个人可能不是跑了而是走了”这种推测给搬出来,但终究没有人再理会他。

    十几分钟后,这片土地变得空旷。

    远远的,冯褚对着那些人喊,“就算你们留在这里,也千万不要动那块白色的石头。”

    她言尽于此,希望他们好自为之。

    心中半点负担也无,在冯褚的催促之下,青云观一行人匆匆忙忙的来到岸边。

    昨天,那艘轮船就停靠在这里。

    然而看着茫茫大海,别说是邮轮了,连只鸟都没有。

    “不会那几个人真的回去了吧”干瘦老者嘀咕。

    “现在该怎么办”张仲皱眉。

    没有船,难道要他们游回去

    回头看了一眼,冯褚冷笑一声之后,接着翻出了一根毛笔。

    顿时,一股苍郁冷寂的气息扑面而来。

    陈志星的面容甚至因此又苍老了几分。

    “死气”顾不得反抗,陈志星面上惊疑不定。

    地府之物

    “判官笔”

    这玩意儿可比判官笔高级多了。默默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冯褚对天一划。

    一道宛若人眼的裂缝出现,很快,一道身形窜出。

    没想到自己活着的时候也能坐上地府的摆渡船漂泊在海面上,陈志星神色恍惚。

    “娘的”

    早知道小姑娘跟地府有这层关系,他还要个屁的飞升秘法。

    原本这已经够令人吃惊了,谁知道更震撼的场景还在后面。

    之前他们所在的那座小岛,动了。

    “卧槽,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