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此情惟你独钟 > 第825章 小家伙们争相献媚

第825章 小家伙们争相献媚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个孩子怯生生的扒着门框往里望,却碍于爸爸的威严不敢进去,那巴巴的眼神瞧的人好不心疼。

    阮白自然也看到了宝宝们。

    她的手刚刚拿起了碗筷就放下了,笑吟吟的对娃娃们招手:“宝宝们,快点进来……你们吃过午餐了吗,可不可以陪麻麻一起吃饭?”

    慕少凌知道几个孩子怕自己,他在阮白耳边轻声鬓厮磨了几句,便对小鬼们点头,示意他们进来。

    孩子们听到麻麻的召唤,又看到父亲同意,他们立即屁颠屁颠的推门进来。

    “麻麻……抱抱……”冲在最前面的是小淘淘。

    小男孩精致的眉眼布满了着急,对着阮白便伸出手,像平常一样撒娇性的想要抱抱。

    可还没等他冲到阮白面前,慕少凌就拎着他的后衣领,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他拎了起来:“你们的麻麻身体还没有恢复,等她好了再抱。”

    淘淘不高兴的噘起了红彤彤的小嘴儿,那和慕少凌如出一辙的眉眼,板起脸来更和他相像的不行,让阮白看了有点想笑,但是她想到淘淘被注射药剂之后,那小小的身体痛苦的蜷缩在一起的场景,又忍不住揪心的不行。

    她将三个孩子唤到身边,一一亲吻了他们的额头,面颊,继而一个接一个的检查他们的身体状况。看到他们完好无损,身体也没什么大碍的模样,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湛湛,软软,淘淘,你们的身体现在怎么样?告诉麻麻,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和粑粑,知道吗?”

    尽管司曜说,那些药剂只是普通的迷药,但孩子们毕竟身子骨脆弱,阮白还是很担心药物对他们产生什么不良的影响,那毕竟关于他们后半生的安危,她也不敢大意。

    慕湛白低垂着脑袋,小手攥着阮白的衣袖,帅气的小脸涌过一丝愧疚和难过:“麻麻,对不起,我说过要和粑粑一起照顾你和弟弟妹妹,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更没有保护好软软和淘淘,我不是一个好孩子……”

    一席话说的阮白心里泛酸的厉害,她捏了捏大儿子嫩生生的小脸:“麻麻没事,你现在还太小了,等你有能力了再保护麻麻和弟弟妹妹好不好?是麻麻没有照顾好你们兄妹,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我才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这孩子还不满八岁,相对于同龄的儿童,他各方面都出类拔萃,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只是他对自己的期望太高,让人心疼的厉害。

    软软白胖的小手,抚向阮白的脸颊,揪心的说:“麻麻,司曜叔叔说那些坏人全部被抓了起来,他们以后再也不会伤害到我们了……麻麻不要害怕,等软软长大了,我和粑粑,哥哥一起保护你和弟弟。”

    “乖女儿……”

    阮白眼眶氤氲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她的孩子实在都太贴心,反倒是让她这个做妈咪的羞愧了。

    小软软握着拳头,挺直了身板儿:“麻麻,你的脸肿的好厉害,是不是那些坏蛋对你动手了?他们真是太可恶了!等我长大了,我以后一定要做个飞天女警察,将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全部抓起来,关到监狱里!”

    见小女儿愤愤不平,又充满正义感的样子,阮白不禁笑着揉了揉她蓬松的发:“小傻瓜,麻麻最大的愿望,只希望你们这一生都能平平安安的,我们一家人能阖家团圆,幸福美满,我奢求的其实并不多。”

    小姑娘依偎在阮白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撒娇:“是啦,我们一家人会永远的在一起,可是人家还是好心疼麻麻啊……”

    阮白的心很暖:“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麻麻很快就会好了。”

    “麻麻,你身体现在不方便,我喂你吃饭吧?”湛湛端起一碗粥,小心的舀到了调羹里,小嘴吹了吹热气,便将粥送到了阮白面前。

    “宝贝,麻麻现在手脚都能动弹,我可以自己吃饭的,你不用喂我。”阮白简直红了一张老脸。

    平时都是她喂几个孩子吃饭,现在角色调换过来,她还真是不习惯。

    更何况,她现在又不是残疾人,起床吃饭还是没问题的好不好。

    小淘淘也不甘示弱,他对阮白伸出胖乎乎的爪子,爪子上面还放着一只被剥的惨不忍睹的虾子。

    小家伙精溜的大眼睛,咕噜噜转的飞快,他讨好的将剥好的虾递给了阮白:“麻麻,我给你剥了一只虾,你先吃我的虾,待会儿再喝哥哥的粥好不好?”

    阮白望着兄妹三人“争相献媚”,有些哭笑不得,但又觉得分外温暖,倍感欣慰,再次慨叹,自己生产他们时候的痛苦没有白受。

    慕少凌也微微扬起了唇角,抿唇望着他们母子相处的温馨一幕,心的一角被温情占满。

    这是上帝赐予他和阮白最珍贵的小天使们,他很感恩。

    ……

    等阮白跟宝宝们用完午餐之后,他们便乖乖的去午睡了,而慕少凌也已经用过了餐。

    他换上了干净的白衬衫,穿着笔挺的西装裤,一身西装革履的模样,像是要去参加商业聚会一般。

    阮白忍不住好奇的问:“老公,你要去哪?”

    慕少凌一边打着领带,一边回答:“废旧工厂,我要看看那边的情况。”

    因为A市警局平时不作为的行径,还有他们工作效率低下,这次对阮白营救行动其实是借助了宋北玺的地下力量,尽管慕少凌知道朔风和青雨会将后续事宜处理妥帖,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想亲自到现场看看。

    更何况,他深谙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尤其那个卡茜向来诡谲,狡诈,他要亲自看看她没有行动能力才放心。

    阮白一听,慌忙开口道:“对了,少凌,你一定得留下那个匪首的命,是他间接性的救了我和孩子们,你能不能放过他和他的手下?他和卡茜不是一个团伙的……”

    慕少凌回想了半天,才想起那个面色黝黑,相貌一般的匪徒首领。

    他点头:“放心吧,我既然答应过你放过他,就绝不会食言。”

    阮白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焦急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那……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过去?少凌,你先等等我,我去洗漱下……”

    说完,她也不等慕少凌答应,便直接的闪身到了浴室。

    风水轮流转,她也很想看看卡茜最终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