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欢喜记事 > 第一千章 失踪

第一千章 失踪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很不满意很嫉妒南安郡王,但谁也不敢保证南安郡王家的臭小子将来不会成为他们的女婿。

    宠还是要宠的。

    从小盯着长大,以防被南安郡王那不靠谱的爹给带歪了。

    他们来送满月礼,南阳侯府自然欢迎了,只是小世子太小了,楚舜他们都不敢抱。

    南安郡王道,“轻点就行了,先抱着试试,回头抱儿子就得心应手了。”

    这个理由成功说服了楚舜他们。

    看着他们把自家儿子抱在怀里,南安郡王给儿子使眼色:给爹报仇,尿他们一身。

    可惜,小世子还看不懂自家亲爹使的眼色,错失了复宠良机。

    北宁侯世子把小世子抱给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让丫鬟抱。

    北宁侯世子道,“你怎么不抱他?”

    “君子抱孙不抱子,”南安郡王一本正经道。

    “……。”

    楚舜他们又手痒痒了。

    才刚嘚瑟完儿子,居然就想孙子了?

    四下丫鬟捂嘴笑。

    定国公府大少爷觉察出有问题。

    借口方便出去找丫鬟一问才知道南安郡王被尿一身的事。

    难怪那么积极的让他们抱他儿子了,这阴险小人,不怪他儿子坑他。

    南安郡王他们在鄞州待了三天。

    这一天,南安王妃他们起身回京,南安郡王他们顺了一截路,就分道扬镳了。

    南安郡王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骑马走了。

    两天后和苏崇以及大军汇合,去接应崇老国公和南阳侯。

    边关,军营。

    苏锦一如既往的忙。

    日子在忙碌中过的飞快。

    只是从知道谢景宸还活着起,苏锦就盼着收到他的信,盼到现在也没盼着。

    想起来,苏锦就得问候谢景宸几句。

    千辛万苦的来边关找他,拿刀架在她脖子上,把她扔粮草上就算了,居然连只言片语都不送来,这也太过分了!

    苏锦一直以为她和谢景宸就只相隔大齐和南梁军营这么点路,哪想到谢景宸早去南梁京都了。

    在南梁军营的时候都怕泄密不送信,如今人在南梁京都就更别想了。

    苏锦也死心了,只是偶尔闲的无聊还会想一想。

    这一日,天晴朗的不见一丝云彩。

    军营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上回来军营是商量借粮的事,如今粮草已经安然落到了大齐手中,他却突然来了,实在叫人诧异。

    有那些粮草和黄金在,还有苏小少爷被自家亲爹抵押的婚约,大齐和北漠算是联盟了。

    北漠大皇子来,东乡侯和王爷他们都不会把他拒之门外。

    结果北漠大皇子是来找苏锦的。

    官兵传话,苏锦放下手里的活去了军中大帐,只见北漠大皇子神色匆匆,苏锦见了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北漠大皇子望着苏锦道,“荆山有没有来找你?”

    苏锦懵了。

    荆山公主怎么会来找她?

    苏锦摇头,“没有来找我啊,她不在北漠吗?”

    荆山公主在不在北漠,北漠大皇子也不清楚,他把荆山公主留下的信递给苏锦过目。

    信是荆山公主亲笔写的,说她去找一位故人,不用找她。

    荆山公主出宫的次数都少,更别提故人了。

    满打满算,北漠大皇子也就知道一个镇北王世子妃和荆山公主关系不错,快马加鞭来军营找苏锦问了。

    苏锦猜测道,“莫非是去京都找我了?”

    北漠大皇子摇头,“应该不会,皇妹知道你在边关,而且身怀有孕。”

    如今镇北王世子下落不明还未找到,镇北王世子妃又身怀有孕,不可能再颠簸回京都。

    荆山公主要找她也会来军营找。

    只是他的皇妹他了解,军营重地,不会留她一个北漠公主待的。

    若非在北漠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人,北漠大皇子不会抱着一丝希望来军营找苏锦。

    荆山公主留信失踪,北漠王和北漠皇后都快急疯了。

    苏锦这才知道她写给荆山公主的信,被荆山公主拿来和北漠王谈了条件,允许她自己择婿。

    自打北漠王应承了她后,荆山公主隔几日就会上街一趟,北漠王不同意,荆山公主说难道她要在宫里选驸马吗,只这一句就把北漠王给噎住了。

    荆山公主出宫好几回,都毫发无损的回宫了,他们也觉得不会出事,结果偏偏出事了。

    这封荆山公主的亲笔信被送进宫后,就再没有荆山公主的消息了,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苏锦宽慰北漠大皇子,荆山公主聪慧,不会有事的。

    若真有人挟持了荆山公主,一定有所图谋,不会要荆山公主的命,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是派人去找和等待。

    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

    北漠大皇子也知道他们除了等待别无他法了,既然人不在大齐,北漠大皇子便告辞了。

    北漠大皇子走后,苏锦回营帐,杏儿道,“北漠公主不会出事吧?”

    虽然之前不大喜欢北漠公主,但后来改观了。

    尤其同心蛊让她们知道姑爷还活着,不至于担心的夜不能寐。

    北漠公主要出事了,杏儿还真有点心疼。

    苏锦摇头,“我也不清楚,但愿她没事吧。”

    身为北漠公主,还是北漠王最宠爱的公主,按理敢动她的人不多。

    苏锦不知道北漠朝堂上的事,不知道北漠公主都竖了哪些敌人,是否与储君之争有关……

    甚至,苏锦隐隐觉得荆山公主的失踪可能会和南梁有关。

    只是南梁要的粮草和黄金,北漠也给了,没能带回南梁军营,那是南梁的事了,与北漠无关了啊。

    有借兵十万给北漠郕王救北漠王的事在,南梁也不用担心北漠和大齐联手,没有必要抓荆山公主才是。

    苏锦怎么想都想不通,只能暗暗替荆山公主担心。

    再说南梁京都。

    南梁太子别院斜对面不远处的一座别院。

    今儿是格外的热闹。

    吹吹打打,鞭炮炸响,不少人前来道贺。

    那是谢景宸大手笔买下来的院子,今儿是乔迁新居的日子。

    热热闹闹的办了个乔迁宴,请附近的人去喝酒,装作不知情也给南梁太子别院送了帖子。

    虽然帖子被扔了,但谢景宸有理由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别院附近而不打草惊蛇了。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接近南梁太子的,只是南梁太子不常出宫,他也想过先靠近护国公世子,若是能取得护国公世子的信任,靠近南梁太子就容易多了。

    只是他现在毕竟是长宁侯世子的人,太主动的话,难免叫人怀疑他别有居心。

    他不能在南梁京都久待,他要做的事,看上的猎物,只能一击即中。

    为此,他只能另寻他法。

    好在天随人愿,等了这么多天,总算等到北漠郕王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