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凤鸾腾图 > 第七百一十三章:一场悲剧

第七百一十三章:一场悲剧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你一开始便接触郑小姐不就成了么?为何要和郑大小姐先``````”芓歆倏的想到了什么,轻声的问道。

    常默阳在听到她这话对她看了下,很是淡然的道:“还是身份的原因,就我这身份,若是一开始就和心儿接触,不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么?”

    “所以,你就将心思先盯在了郑大小姐的身上了?你这是利用她来给你接下来的计划做一个引子是么?”

    “没错,正是如此”常默阳这淡然的话让一旁的郑桦完全的无法接受,捂着脸小声的哭泣着。

    而常默阳显然也注意到了她这伤心欲绝的样子,一脸复杂的看着她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你这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先对郑大小姐下手,完了可以利用自己与郑大小姐的关系再来接近郑小姐,然后将郑小姐作为你的棋子,来完成你最终的计划,是不是?”一旁的上官渊将自己的分析轻声的言出。

    听到这话常默阳对他看了下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嗯?此话怎么说?”上官渊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对他看了下道:“我是早就计划好了,先和庶女有了关系,然后利用这层关系再与嫡女接触,让她变成我的棋子儿,来完成我的计划,但是并不是只选中桦儿”

    “不是郑大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说——谁都可以,只要那个高官家有庶女和嫡女就成,不是只有郑家一家,你可明白”

    “混账东西”上官渊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的计划真是完美呢?听听,谁家都可以的,不是只有郑家,哈哈哈哈哈哈”常默阳一脸讽刺的大笑着。

    ‘啪’的一声清脆响。

    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动手的那名女子,显然都没有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子居然会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常默阳挨了这一巴掌并没有一丝的生气,抬眸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满眼的复杂

    “我真不知道我这眼睛到底瞎到了什么程度,居然会看上你这样的人,因为你,害的我们郑家现在是家破人亡,而这个灾星居然是我引来的,你让我以后在郑家还怎么待的下去?常默阳,我恨你”郑桦指着他大声的控诉着。

    而常默阳在听到郑桦这番话看着她“桦儿,我``````”

    “你闭嘴,你别教我的名字,你不配”

    “```````”

    “我这一生都被你给毁了,都被你给毁了,最关键的是,我还有什么脸待在郑家啊,我没脸待”郑桦对着常默阳严厉的哭诉着。

    未等大家反应过来,转身就朝着一处撞了过去,伴随着一声闷响,身子满满的滑落在地,额头上的那抹红殷甚是明显。

    “黛隐,快,快看看有没有事儿?”芓歆瞬间反应过来,对着一旁的黛隐吩咐道。

    得到了芓歆的命令黛隐不敢有一丝的懈怠,立马上前给郑桦查看伤势还有诊断她现在的情况。

    而一旁的郑脩也是一脸的着急。

    刚刚失去了一个女儿,现在又有一个女儿成这样。

    急啊

    许久,黛隐起身,抬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怎么样黛隐?情况如何?”芓歆轻声的询问道。

    这个问题同时也是在场所有人想问的话。

    微微的点了点头“已经无碍了,还好伤势不重,不然——属下就说不定了”

    听到黛隐这话芓歆不由得松了口气“没事儿就好”

    “啊——”倏的,一声呐喊声响起。

    常默阳匍匐在地上大声的哭喊着

    “桦儿,心儿,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啊”

    “````````”

    “心儿,我现在就去陪你,现在就去陪你,你等着我”常默阳喃喃自语着。

    慢慢的起身,快速的从一个侍卫的身上拔下一把剑,准备自刎的时候,被宇文烨用石子一下子给打掉了剑。

    对于这番打断常默阳显得很是气愤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我去陪心儿难道也不行么?”

    “你要死,可以,但是不是现在,你得先赎了罪然后再去死”宇文烨一脸淡然的看着他道。

    “啊——”常默阳很是崩溃的大喊着。

    “来人,将常默阳给带下去,严加看管,择日宣判”一旁上官渊对着身边的衙役轻声的吩咐道。

    “是”得到上官渊的吩咐,衙役上前将常默阳给带了下去。

    “那王爷、郡王爷,臣——就先告退了”上官渊很是恭敬的对宇文烨他们行了个礼道。

    见此,宇文烨他们微微的点了点头“嗯,上官大人就先回去吧”

    “是”不再多言任何,直接便离开了这儿。

    这犯人已经被抓住了,造成这次悲剧的当事人却```````

    “心儿,我的心儿啊”郑夫人抱着郑心那冰冷的尸体不断地痛苦着。

    而一旁的郑脩看着躺在郑夫人怀里的小女儿尸体再看看躺在他身边还昏迷不醒的大女儿,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人感觉一下子老了许多。

    “两个女儿,一死一伤,还都是因为同一个人,这种感觉估计只有他们这当事人才能够体会了”芓歆看着眼前这一出轻声地说道。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本来就是很残忍的”

    “哎``````这还真的是一场悲剧呢”

    “````````”

    倏的,想到什么,道:“对了,那个常默阳会判个什么?”

    “不是死刑就是将牢底坐穿,但是他这个情况,应该是前者,毕竟不管怎么样,他的动机首先就是不纯的,而且还是有计划的,这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而且关键是——他是故意的”

    宇文烨听到她这话轻声一笑,没有多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她的话。

    “郡王爷,臣就先带夫人还有女儿们先回去了”郑脩来到宇文铎的面前轻声的禀告着。

    听到这话宇文铎也没有可拒绝的理由,点了点头“郑大人,请节哀”

    “多谢郡王”郑脩拱了拱手很是悲痛的说道。

    宇文铎在见他这样子轻声言道:“本郡王让人将你们送回去”

    “这——这就不必了,哪能劳烦郡王的人啊”郑脩在听到宇文铎这话摆手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