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开海 > 第六十一章 海盗

第六十一章 海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爪哇岛,尽管岛上二三百万人口中汉人尚占不到百分之一,但这座岛的名字却从万历二年起便叫做唐民岛。

    自南洋大臣在此设立总督,这里成为明朝海外飞地,享紧邻马六甲海峡之地利,尽管岛上各部落首领在林阿凤走后依然纷争不断,甚至在明朝火器流入后更加剧战斗的形势,但这依然不能阻碍此地逐渐繁荣并形成独有的近海商业文化。

    岛屿最西段紧邻这个时代被称作‘金州’的苏门答腊的土城名叫凤凰城,土城炮楼上是林凤一贯飞扬跋扈的笔迹。

    即使门前那些手持长矛背负鸟铳的守城军兵穿上卫所军的蓝布铆钉罩甲,头上戴着勇字盔,也依然不能掩去他们身上属于海寇的气质。

    这座岛屿自林阿凤奉陈沐之命从东打到西,一度成为整个天下规模最大的海盗岛,即使在林道乾接掌唐民岛总督之位也是一样——林道乾也是海盗。

    而且还是海盗总督。

    殷正茂胸前扣着南洋出产的将帅胸甲,铁臂缚下的手臂按于腰间剑柄,他并未命令水军登陆,也没有下船进入这座看上去衰落且毫无气度的土城。

    西洋舰队的旗舰广西在凤凰港外浅海停泊,这艘南洋卫船厂新造两千料战舰比六丁六甲还长出半个船头,三层火炮甲板陈布大量重炮。

    这艘西洋大臣旗舰原定为南洋卫所能造最优秀的两千五百料重炮战舰,是要调往南洋大臣旗舰代替赤海补充海上力量的,被殷正茂向高拱要来,充入西洋舰队,本该在四个月前下水,不过被船主殷正茂下令整改船形制,硬生生砍掉五百料,才有如今模样。

    因为殷正茂不知从哪听说,南洋卫造船厂接了制造万历舰与南塘舰的使命,其中南塘舰为两千料、万历舰为两千五百料,所以……即便如此,这依然是一头不可多得的海上巨兽。

    此时此刻,殷正茂正看着唐民岛总督林道乾腰胯长剑称小舟自海港缓缓划向大船,大帅张元勋将望远镜递给殷正茂,道:“殷公,他面如食屎,林阿凤估计没回来。”

    张元勋也不是小人物,十五岁中秀才,十六岁其父海门卫军官张恺散家资聚兵以御倭寇力战而亡,十七岁袭海门卫百户,自此抗倭以报父仇,转战浙江福建二省沿海,镇守福建时官军同曾一本屡战屡败,他主动请缨六次交锋皆胜,烧毁烧沉敌舰三百,后随殷正茂用兵广西。

    如今本是功成身退之时,逢殷正茂任西洋大臣,调两广诸将从征西洋。

    至于林道乾……他很难不‘面如食屎’,同这些朝廷大员打交道,也就陈沐一系人马勉强不让他害怕担忧。

    但除了陈沐一系人马,别管是执掌两广曾劝降过自己的殷正茂,还是过去在福建带兵跟自己既是交手之敌也有同僚之谊的张元勋一系,对林道乾来说——能不见最好,但凡有事最好也写信,偏偏如今碍于官职让他不得不见,脸上哪里能开心的起来?

    这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要了自己性命!

    凤凰城上几座炮楼的火炮都对准广西舰了。

    “谅他也不敢回来!”

    老两广总督原本就冷若寒霜的脸猛地瞪大眼睛,深吸几口气这才稍有平复,见林道乾已至船下,沉声道:“将唐民总督接上来。”

    说罢便抬腿走到船首,提起林阿凤,心绪犹自翻涌难平。

    “下官林道乾,拜见西洋殷公!”林道乾上船后可就没了那副臭脸,像过去从未发生过不愉快般行拜礼后拱手道:“军校远道而来,何不入城稍事歇息,署中已备下酒宴,虽然穷苦之地寡淡,却也好过海上漂泊,也能稍稍宽慰在下未能远迎大帅的过错。”

    “虚伪客套的话就免了吧,林总督,跟老夫喝酒难道不难受?”殷正茂耸肩冷笑一声,摆手道:“林阿凤,自三月之后不曾入过凤凰港?”

    听到这儿,林道乾的心头突然就舒坦了——太棒了!这帮瘟神不是来找自己的!

    “没有,林首领上次回来还是一月,在港口修补战船,购置了大量粮草军械,启程向西走了。”林道乾说了一句,这才敢抬头看殷正茂的表情,道:“林首领是哪里触怒殷公了?他走的时候还说是因为西洋军府出马六甲,担心惹上麻烦,要收兵自狮子国离开……他没走?”

    “没走倒好了!”

    殷正茂提起林凤无半分好气,但他又不愿与林道乾细说。

    这半年陈沐在北方秣兵历马,他在马六甲也没闲着,因为两广有他现成的旧部,兵力调集比北方容易,西洋事务难点一在于对马六甲以西的事情全无了解,因此一直在布置战略。

    说起来第二个难点反而更困难,东西二洋其实都是在用南洋的余力组建班底,陈沐倚靠京运与北洋衙门新设之利,有财力;西洋殷正茂则取南洋造械之力,船炮、军卒都已齐备,唯独没钱。

    出洋之前觉得二十万两挺多,但西洋军府一经设立哪儿哪儿都是钱,马六甲的赋税又是南洋高拱的地盘,他吃不到已经下锅的肉,只能另辟财源。

    因此殷正茂的战略为以马六甲、狮子国、缅甸形成三角贸易,自狮子国购入其盛产的宝石,至缅甸大批购入粮食,两条商路通马六甲送入国中变成银两,以供给西洋军府更大的开拓——本来是挺好的事,西洋军府财力问题解决,国中也能得到更多粮食。

    可这事被林阿凤坏了。

    林阿凤从狮子国离开之前,不知以何样手段取走国中接近七成宝石,而且没给钱——他说后面朝廷的西洋大臣会来给钱,狮子国王还真信了!

    还有缅甸旁边的阿拉干国,那边本来海军雇佣了一支葡萄牙人,在海上拥有让过去莽应龙都忌惮的力量,结果在林阿凤临离开这片海域之前,他们的船队被挂着林字船帆的海船劫掠一空,海盗冲到陆地上掠夺当地百姓两千有余,焚毁沿海三座港口。

    葡萄牙人还以为明朝和他们开战,果阿将明国商贾关押,整军待战。

    局面被他搞得一团糟,林阿凤却就此消失了。

    殷正茂什么事都不必做了,只给林阿凤擦屁股就够了!

    “找你来不光为此事,老夫手下没有同葡夷打交道的人才,请你去趟果阿,让他们放了商贾。”提起这事,殷正茂也是万分无奈,道:“他们不信林阿凤是海盗。”

    “跟他们解释清楚,那只是海盗,不是官军——若非老夫身兼朝廷开拓西洋之责,真想让舰队过去让他们知道明军与海盗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