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都市之我为宗师 >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过往灵性(上)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过往灵性(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崆峒十二枪,尽头枪!

    一枪直取命门,而同时是一刹那,孙长宁不闪不避,突然站在原地不走,而旁边的无数高手顿时瞪大了眼睛,全都惊呼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堂堂龙王,这个姿态难道是要以肉身扛钢铁?

    太过荒谬了,金铁成兵,原本就是为了更好且更有效的打击敌人,而横练功夫正是为了应对锋利的金铁与厚重的拳头而开放出来的功夫,讲究以气运血,以血般骨肉,总的来说,要义就在于气上。

    运气不是那些唬人的气功,大吼一声天地无极道法无常就能刀枪不入铜头铁骨,没有这么神的招数,纵然是佛祖也不敢说自己没有兵刃可伤,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抵抗一些刀剑的劈砍。

    人终究还是人,佛祖不开横练,不运气,也不过就是寻常的身躯,遇到锋利的刀剑照样会受伤,说开了气功之后就能天下无敌的那哥们,真的应该穿越到过去和佛祖掰掰手腕,当然,如果他有胆子的话。

    故而此时孙长宁不开横练功夫,居然就要直面带着滔天劲力的枪头,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与找死无异,在这里还要继续加一句,即如果心脏被劲力贯穿,那枪尖刺入肉体,纵然开了横练又如何呢?

    有些东西,手掌接得,但是肉身接不得!

    譬如手接子弹,金刚不坏可以做到,但是从没有听闻过,说金刚不坏脸接子弹的吧?

    那被打中了,真的就是杠上开花了,稀巴烂一片!

    接子弹,在此世的世界观下,因为有人体内劲的存在,而且手掌本就是练功之用,金刚不坏已经超越了常理,虽然仍旧是人,但可以视作是一种“新人”。

    就好像平时干活,以手擦地,手上会有很多老茧,不会疼,但是拿脸擦地,怕不是磨出一片血来。

    “不好——!”

    “快退啊!”

    “死了!”

    一群人呼喊起来,顿时有口气提到了嗓子眼上!

    惊魂一瞬!

    柳平浑身炽热,手中用上最大劲力,那一枪戳来,直对心脏,杀意沸腾!火烧身中不收手!孙长宁站在原地,就在最后一瞬间的时候,枪尖的寒光已经几乎贴在身上,而此刹那,那后面的大枪杆子却忽然炸开了!

    一只手准确无比的抓住了黄杨木杆,五指劲力一转,木杆子顿时后面节节爆开,而那枪头仍旧震颤不休,距离刺入孙长宁肉身还有一寸!

    没有用身躯硬抗,而是在最后一瞬间出手,直接把这根枪杆子都废了!

    柳平拿着剩下的三分之一,愣在了原地,中间的一段已经炸成了碎块,孙长宁把前面三分之一带枪尖的那一节丢在地上,道:“比试结束了,让你十招,但也就只有十招。”

    如果说,最后一招孙长宁是的避开的,然后再说这句话,或许很多人都会嗤笑起来,甚至上台起哄,但在此时,孙长宁用了这么可怕的一招结束战斗,擂台下,顿时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以最蛮横且霸道的姿态为整场比试划下了帷幕!

    “这家伙是谁.....”

    叶子带来的那些人里,有几个不明白情况的,看到现在,依稀只听见龙王之类的名号,这些人就属于消息不灵通的,很正常,任何时候都有这样的“宅货”,武林之中亦不例外。

    “天下第二。”

    赵太极瞥了一眼出声的那个夯货,紧跟着看向叶子,道:“你真的要上?”

    叶子的眼神盯着场地内,忽然在此时恍惚了一下,赵太极问了两声,看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场地中央,还以为他是默认,随后叹了口气,对叶子带来的那些人道:“拿根大枪来!”

    这话说的清晰,而擂台上,孙长宁遥遥看了过来:“还有要试一试手的吗?”

    赵太极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看见孙长宁似笑非笑的神情,顿时又开口,高声道:“不是我,是这家伙!”

    他指了指叶子,而后者这时候两只眼睛之中带着一股奇异的神采,孙长宁看见了这种目光,而后微微感觉到了讶异。

    这个人的眸子不太一样,当中酝酿的光华亦和其他人不同。

    太有灵性了,不对,如果这么有灵的目光,刚刚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到?

    孙长宁注视着对方,而对方那充满灵性的眼睛似乎是在看着自己,但好像又是没有,宛如在发呆在出神一般。

    就好像.....当初被神意降身的虞秋霖?!

    孙长宁的双目突然眯起来了。

    叶子的眼帘忽然垂下,他似乎在休息,更好像是在调整状态,此时很多人都注视了过来,窃窃私语。

    “喂,这是谁啊?要挑战龙王?”

    “不知道....不认识.....”

    “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让我想想....”

    叶子依旧闭着眼睛,而赵太极给孙长宁打招呼,让他等一下,此时正是后面那一个人拎着黄杨木的新大枪过来,赵太极眼睛一亮,顿时让叶子起来,说他的兵器来了。

    但喊了两声,叶子却没有什么反应,赵太极顿时皱眉。

    “叶子?叶子.....喂喂,你不会在睡觉吧!”

    赵太极发现叶子没有反应,顿时拍了他两下,而后者猛然一个激灵,突然醒了过来。

    “武术大会正在进行,你居然在这个关头睡着了,我还以为你在闭目养神呢!”

    叶子的眼神中有些迷茫,而这种似乎不恭敬的态度顿时让国术院的几个高手露出不满,军部的人也觉得失礼,此时赵太极招呼了那个取兵器的人,后者小跑过来,把黄杨大枪递出去。

    “给,你的枪!”

    赵太极叹息:“该你上了,别输给对方....”

    他自己说这话,自己都不信,但场面上的打起话还是要说的,于是无奈的拍了拍叶子的肩膀,意思是你自求多福吧。

    只不过后面的,之前那个赵太极说不上名字的夯货此时居然接口了:

    “开什么玩笑,叶缘怎么会输给那个家伙呢。”

    他嬉皮笑脸,而赵太极顿时眉头一皱,然而不长眼睛的人还有一个,虽然他是低声道:“诶,不可小觑,你也太自满了,国家枪王都输了,比枪法,叶缘还真不一定能赢了。”

    “这位可是了不得,枪不曾近身就被打断,那和没出枪也没有多少区别了.....”

    赵太极顿时一挥手:“好了别胡乱说话了,都闭嘴,安静的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