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军种?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军种?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实上,虽然这些当年在阿门多拉腊拍卖了土地,进行生产和销售特色商品的外邦商人在联盟颁布的一些优惠法案下获益良多,但是除了少数如提奥斯、迪克波利斯等加入了联盟外,大部分人还在犹豫观望中。尤其是在与锡拉库扎的战争爆发后,南意联军会战的失败甚至塔兰图姆骑兵对手工业制造区的破坏,更是让他们对联盟的前景看淡,如果不是锡拉库扎与塔兰图姆舰队对塔兰托海湾的封锁,他们早就驾船出逃了。

    然而戴弗斯的回归,在一天时间内全歼塔兰图姆海、陆军,又击败锡拉库扎强大的海军,在不可能之中创造了战争奇迹,使得这些外邦商人被震惊了,他们受狂热的戴奥尼亚民众的感染,也开始相信戴奥尼亚确实受到了哈迪斯的庇佑。作为在地中海经商的、敢于在戴奥尼亚投资的这些外邦商人,他们不缺乏冒险精神,更不缺乏眼光,当他们开始对戴奥尼亚在这场战争中的前景抱有希望时,他们赫然发现,如果戴奥尼亚真的在战争中获胜,那么戴奥尼亚的势力必然会像前几场战争之后一样迅速的膨胀,在大希腊的南部、甚至在西西里的东部都将会有戴奥尼亚势力的插足,那么西地中海最主要的贸易圈就在戴奥尼亚力量的控制下,对于任何一个在这一地区经商贸易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所以在迪克波利斯、提奥斯的怂恿下,这帮商人做出了大胆的投资,并且委托提奥斯将物资清单送到了他们确认为是哈迪斯后裔的戴奥尼亚新国王戴弗斯的手中。

    戴弗斯再次仔细的阅读莎草纸上记载的数量庞大的物资,这些外邦商人的诚意一览无余,当然戴弗斯也知道他们所渴望的是什么,于是他说道:“提奥斯,你回去替我感谢他们,并且告诉他们,联盟决不会忘记,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在我们背后捅匕首的叛徒!但更不会忘记,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朋友!东方有一句老话叫做,‘一滴水的恩情,要用一汪泉水来回报!’”

    送走提奥斯,戴弗斯来到了军营的训练场。在这里,卡普斯招募的自由民正在训练。

    卡普斯看到戴弗斯到来,忙赶到场边。

    “士兵都召齐了吗?”戴弗斯望着场上,能容纳3万多人的训练场被自由民所集合的队伍占据,仍然显得非常空旷。

    “只到了2570人。”卡普斯解释道:“其他人,因为要去胜利广场捐赠,明天上午才能赶来。”

    戴弗斯表示了理解,然后注视着场上还算整齐的队列,又问道:“都是接受过一年以上军事训练的自由民吗?”

    “陛下,港口的自由民没有那么多受过我们训练的,我将辎重队里的人员抽调出来,才凑够了6000人。”卡普斯如实的说道。

    “那接下来的物资运输会不会出问题?”戴弗斯又问。

    “我保留了辎重队的管理人员和队官们,又从港口中招募了自由民补足人数。现在锡拉库扎的海上优势被打破,应该不会再有敌人到我们后方登陆,袭击我们的辎重队。完成运输任务,应该不是问题。”卡普斯解释道。

    “唉,拆东墙补西墙啊!”戴弗斯叹了口气,这一场战争让他看到了戴奥尼亚的人口资源仍旧短缺,短时间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把长枪发下去,让他们先练习队列,我看一看。”

    ……………………………

    塔皮鲁斯当年曾是克莉斯托娅餐馆的奴隶,经过这四年多的时间,他已经脱离奴籍,成为自由民,并且已经是图里伊城内餐馆的一位负责人,卡普斯到辎重队抽调人员时,他是主动要求参加的,因为按照正常的途径成为联盟公民,时间太过漫长,唯有参加战斗,才能最快的缩短年限。所以塔皮鲁斯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尽管有生命危险,但这个险值得冒,因为戴弗斯国王回来了,这支部队就是他要求组建的!

    很多自由民都是强抱着这种想法加入到这个队伍中的。

    塔皮鲁斯因为军事素质较高(参加过一年半的军事训练),而且会算术、还识字(在餐馆练就的技能),因此被任命为小队长,但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却是一个分队的左前沿,这是分队长的位置,因为本应由各军团抽调出来、担任这支新队伍各级队官的老兵们已经解散回家,明天才能归队,所以暂时由新兵们代替。

    这时,城邦奴隶抱着一捆捆的长枪分发给每一位自由民。

    这就是我们要使用的武器?!塔皮鲁斯惊异的看着手中的长矛,它可比平时训练用的刺枪长多了。

    自由民们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后都有些兴奋,有的甚至挥舞起来,哪知还不能熟练使用这种长枪的自由民们不是矛头和别的长矛相通,就是枪尾碰着旁边的队友,一时间阵型混乱、吵嚷声四起。

    训练场上立即响起急促的军号声,自由民们慌忙上好,尽管长矛还在相互碰撞,但是很少再有人大声吵闹,有过长时间军训经验的他们知道:不遵守号令,队官们可就要将违纪者拉出来,当众脱裤子杖责,那也太有损尊严了!

    “你们都注意啦!”几位训练教官在队列前方大声喊道:“站立时要这样持枪……”

    塔皮鲁斯按照教官的姿势,将长枪贴于左侧,枪尾触地,左臂伸直向下握住枪杆,右手横过左肩,扶住长枪。

    士兵们一一照此去做,长枪不再碰撞,而是一根根笔直竖立,犹如一片整齐而稠密的小树林。

    戴弗斯为场上的自由民能够这么快做到令行禁止、而且迅速掌握持枪的要领感到满意。

    “看来他们一年多的军事训练没有白费啊!”他欣慰的说道。

    这时,悠长的军号声再次响起,各个分队的旗手立即将黑色队旗前指。

    “前进!”塔皮鲁斯高喊,鼓手有节奏的敲向军鼓,士兵们持枪开始迈步向前。

    随着脚步的前进,原本整齐的队形越来越凹凸不平,阵列变得有些散乱而原本笔直竖立的长矛随着身体的移动,枪头左右摆动,相互碰击发出“哗啦啦!哗啦啦!……”的声响。

    卡普斯见戴弗斯皱着眉头,于是解释道:“陛下,因为由老兵担任的队官们都解散回家了,所以对整个队伍的掌控以及对阵型的保持、对命令的执行,都差了很多。”

    “我明白。”戴弗斯说着,目光始终注视着场上自由民的表现。

    军号声再变。

    “防御!”塔皮鲁斯高喊。

    前进中所在分队的士兵们停下来,开始向中间聚拢:第一列士兵向下平放长矛后,后几列向前贴紧的士兵依次向前斜举着长枪,直到第六列的长枪依然能越过第一列士兵的肩膀,构成矛墙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原本散乱的整个阵列变成了一个密集厚实的长矛方阵。

    戴弗斯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他扭头对卡普斯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抽调自由民使用这种加长的刺枪吗?”

    “因为要对付锡拉库扎人的骑兵。”卡普斯不假思索的说道,显然对于戴弗斯的这一举措进行过认真的思考。

    “没错,我们的骑兵无法抵御那些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努米比亚人和凯尔特人,我设计了这种超长矛,确实是为了对付锡拉库扎的雇佣骑兵。但是,我要的不是用这种死板僵硬的防御阵型去阻止骑兵的进攻,我要的是用进攻来击碎敌人骑兵的进攻!”戴弗斯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卡普斯。

    卡普斯有些意外:“让他们手持四米的长矛向锡拉库扎骑兵进攻?!”

    “是的。”戴弗斯语气肯定的说道:“而且要求他们尽管要以冲锋的速度进攻,在进攻中还要尽量保持较密集的阵型。所以,我没准备给他们配备盔甲,只需要双手持枪行进、奔跑,这样应该会比较轻快,而且灵活。”

    戴弗斯构思的超长矛方阵可不是为了向前世的马其顿长枪方阵学习,那种笨拙的阵型他还看不上,戴奥尼亚已经有了自己的重步兵军团方阵,其作战效能不比马其顿方阵差,他要借鉴的是前世西欧中世纪有名的瑞士长矛兵,这些来自山区的彪悍山民甚至能够手持4米长的枪戟,向重铠重甲的中世纪重骑兵发动整个方阵的团体冲锋,并多次击败法兰西重骑,从而享誉西欧,成为中世纪瑞士人谋生的重要手段,甚至连法兰西王室、教廷都聘用他们担任宫廷卫队。

    陛下,如果不给他们配备盔甲——”作为领军将领的责任,卡普斯不得不提醒道:“在弓箭、标枪的打击下,他们的伤亡恐怕会很大!”

    “他们只是保护整个阵型的侧翼,不会被布置在正面。再说这个时候,为他们专门制作防护盔甲,在时间上也来不及。”戴弗斯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