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一百五十章 片刻的欢愉

第一百五十章 片刻的欢愉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西娅和阿多里斯连连点头,小克洛兴奋的问道:“那我可以跟他们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戴弗斯笑道。

    小克洛立刻高兴得又蹦又跳。

    “我还没去神庙占卜,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啦!”爱葛妮丝娇声说道,她所负责的赫拉神庙中就有专门为孕妇占卜男女的祭司,因为孕期还早,肚子还未完全显形,所以她还没有去做。不过,爱葛妮丝每日都在默默向她侍奉的赫拉祈祷:赐给她一个健康的男孩。

    “我可是神眷者,我说是男孩,你生出来的就一定是男孩!”戴弗斯当然知道她的心思,所以一本正经的说道。

    “真的?!”爱葛妮丝眨着眼睛,半信半疑。

    “好啦,现在咱家有五个孩子啦!”戴弗斯微笑着对克莉斯托娅、爱葛妮丝大声说道:“你们还要再继续努力,争取凑成十个,组成一个小队!”

    克莉斯托娅当即啐骂道:“生孩子那么辛苦,你以为象行军打仗那么容易吗!”

    戴弗斯哈哈大笑,卧室里一阵欢声笑语。

    至深夜,孩子们都去睡了,尤妮丝也被阿苏娜抱到了外屋,卧室里的三人都有了困意。

    爱葛妮丝终于忍不住看着戴弗斯,幽幽的说道:“我……我回去睡觉了……”

    “还回去什么!”戴弗斯拉住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今晚都在这里睡,让我好好的陪陪你们!”

    “这怎么行?”爱葛妮丝虽然心动,却为难的看向克莉斯托娅。

    “妹妹,你就留下吧。”克莉斯托娅认真的说道:“戴弗斯明天就要回军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今晚我们姐妹俩好好陪他说说话!”

    确实只能说说话。克莉斯托娅刚生完孩子,无法行房;爱葛妮丝还处于怀孕早期,同样也不能与戴弗斯恩爱。

    吹灭蜡烛,躺在克莉斯托娅与爱葛妮丝中间,鼻尖萦绕着她俩醉人的体香,手中握着她俩纤细的手指,戴弗斯心中竟油然生出一种“愿长伴此间,不愿早朝”的幸福感觉……

    “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爱葛妮丝偎依在丈夫身侧,轻声问道。

    “恐怕还需要几个月……呼……”戴弗斯回答,爱葛妮丝的发丝贴在他的脸侧,让他有些发痒,偏偏他的双手被两位妻子抱在怀中,他又不能抽出,只好试着用嘴吹开。

    “还要那么久!”爱葛妮丝低柔的声音中满含着失望。

    “放心吧,在你生孩子之前,我一定可以结束战争,返回图里伊陪你!”戴弗斯安慰她。

    “真的?!”爱葛妮丝有些惊喜。

    “真的!”戴弗斯沉声说道。

    “妹妹,你瞧他对你多好!我怀着小克洛和尤妮丝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伴随着克莉斯托娅不满的声音,戴弗斯的左手传来剧痛,他强忍着没有叫出声。

    “那我等着你回来,在战场上你也要注意安全!”爱葛妮丝轻笑着,在他脸侧深情的吻着,不一会儿,戴弗斯的耳边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爱葛妮丝竟然就睡着了。

    “怀孕了就有这点儿好处,想睡就能睡着,不像我因为尤妮丝……唔……”克莉斯托娅刚感叹一句,戴弗斯就转过身去吻住了她红润的嘴唇。

    这一个长吻险些让她喘不过气来。

    “爱葛妮丝还在床——”克莉斯托娅忙吸了口气,娇羞的刚说了一句,戴弗斯又再一次吻住她。

    这一段时间,因为两位妻子的怀孕和之后紧张的战争,让长时间禁欲的戴弗斯有些憋不住了,一次又一次的热吻让克莉斯托娅的矜持融化,但她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犹豫:“亲爱的,我下面还有一点……”

    “我明白。”戴弗斯柔声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你可以用嘴和手……”

    克莉斯托娅娇羞的在他结实的肩膀上轻咬一口。

    戴弗斯则解开她的衣裳,躬身下去,在平时女儿吃奶的禁区轻轻的允吸起来……

    很快,一种压抑着的、诱人的呻吟声在卧室里传出……

    ………………………………

    有着波斯总督法那巴祖斯的支持,雅典将军科农在继克尼多斯海战胜利之后,采取了另一个对斯巴达人震动很大的举措——就是再次占领了拉科尼亚海湾对面的海岛——锡西拉岛,将其作为雅典的一个海军前进基地,这样不但可以控制斯巴达同盟舰队进出东地中海的通道,同时还监视拉哥尼亚海湾里的动静。

    最让斯巴达人担心的是:他们害怕雅典人向他们曾经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所做的那样,煽动斯巴达境内的黑劳士逃亡到锡西拉岛,而导致斯巴达后方不稳。

    现在就连出入拉哥尼亚海湾的斯巴达船只都变得异常谨慎,生怕撞上了雅典舰队。

    正当客里索普斯所乘坐的客船从斯巴达唯一的一个良港、位于奥洛塔斯河口的戈斐安出发时,他看到了船长和水手们紧张的神情,令他也不由自主的望向东北方远处海面上隐约可见的、灰暗的陆地轮廓,那就是被雅典人占据的锡西拉岛。

    客里索普斯顿时心中充满了对斯巴达的担忧:在海上,雅典人已经占据上风,斯巴达同盟舰队甚至连拉哥尼亚海湾也不敢驻守,而退向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西面;在陆上,由于反斯八达同盟在科林斯地峡的顽强防御,使得斯巴达的军队不得寸进,逼迫长老议事会终于下决心再次调换主帅,让正在养病的阿格西劳斯重新披挂上阵。

    对于这一人事变动,客里索普斯抱着谨慎的乐观:他不否认自己更看好这个体弱多病的斯巴达王的指挥能力,阿格西劳斯在小亚细亚这几年的征战成绩已经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但是,反斯巴达同盟有波斯人的支持,去过波斯的克里索普斯知道:这意味着斯巴达的敌人拥有了无尽的财富支持,即使他们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他们仍然随时可以再招募起又一支庞大的军队,而斯巴达的公民人数却是有限的,所以自己这一次出使图里伊意义重大,要尽快让戴奥尼亚与锡拉库扎停止战争,让锡拉库扎这个西地中海的霸主可以腾出手来援助斯巴达,有了锡拉库扎强大的海军和庞大的陆军支持,斯巴达就更有了胜利结束这场战争的信心!

    但是戴奥尼亚会同意吗?客里索普斯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19岁年轻人的稚嫩形象,那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戴弗斯的模样。自从在小亚细亚一别,一晃五六年过去,再未见过这位年轻人,只是从传闻中得知他的消息。而每一次传来的消息都令客里索普斯感到吃惊:昔日的少年如今已是西地中海地区一个强大势力的掌权者,敢于与西地中海的霸主锡拉库扎一较雌雄!今非昔比啊,该如何去说服他呢?客里索普斯心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全力以赴。

    而另一位出使对象则让他更感头痛:狄奥尼修斯,凡是接触过这位锡拉库扎僭主的斯巴达人都说他的贪婪、霸道和睚眦必报,现在要让他结束占尽优势的战争,如果没有让他满意的好处,他又怎会同意!

    客里索普斯重重地叹了口气,将这些令人头痛的问题暂时压下,大声问道:“大约要多久才能到达图里伊?”

    “两天左右。”船长回答。

    ………………………………

    阿罗布玛斯篡夺拉俄斯的过程非常之顺利。由于他长年的经营,城内的首领和官吏都选择支持他,而不是那个乳臭未干、刚一上任就要损害他们地位和利益的赫尼波利斯,再加上唯一忠心于赫尼波利斯的部队又被他本人带走,因此阿罗布玛斯轻松的掌控了全城,除了,所付出的代价只是换来他嫂子的一顿痛骂。

    在谋夺拉河要塞的计划失败之后,他并没有感到惊慌,而是果断的收缩兵力,加固城防,以防御可能到来的戴奥尼亚军队的进攻,他认为:只要拉俄斯能坚守十天半个月,相信在山岭的东面,锡拉库扎大军对戴奥尼亚的进攻就能获得更大的进展,整个戴奥尼亚的局势就会为之大变。到那时,说不定拉俄斯还有扩张的机会!

    阿罗布玛斯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防御计划之中,而在港口内一些流言也在有心人的操控下开始传播、扩大。

    “赫尼波利斯是个好执政官!他为了让我们这些平民能够获得更多的权利,颁布了很多有利于我们平民的法案,但是以阿罗布玛斯为首的贵族们都拒绝执行!”

    “你知道吗?我们的执政官颁布过一个‘土地方案’,准备分配给我们贫民土地,但是阿罗布玛斯威胁他的侄子,迫使他撤回了法案!”

    “兄弟们,我们帮助阿维诺吉斯家族赶走了卢卡尼亚人,但是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得到什么改变,还是没有钱、没有土地,还是干着象以前当奴隶时一样的苦活、重活,阿罗布玛斯那些人仍然把我们当奴隶一样使唤,不能再这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