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开天录 > 第六百四十二章 神明的价值

第六百四十二章 神明的价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监军……哈,阉人,做监军!”

    巫铁站在四灵战舰的船楼上,战舰悬浮在极高的虚空中,下方是厚厚的云层。寒风卷动浓云,乍一看去,好似海浪翻滚,气势惊人。

    巫铁在冷笑,他实在是没想到,居然会摊上这样的事情。

    那见面就要给巫铁一耳光的宦官,居然是令狐青青派来的监军……而派遣监军的用意,是因为巫铁反击的速度太慢了。

    令狐青青在圣旨中狠狠的申饬了巫铁一番,责骂他作战不用心,不愿为国尽忠云云。

    所以,这个名曰阴九的宦官,被令狐青青指定为监军,专门负责监督巫铁后续作战。

    而阴九挨了巫铁一脚之后,巫铁也不知道他心里是否有在动什么恶毒的念头,但是他表面上,的确表现出了一副恭谨恭顺的模样。

    阴九更是很好意的告诉巫铁,前些日子,皇城里面出事了。

    令狐青青突然下令,将数千贴身的近卫、宦官、宫女,全部斩杀,现场侍奉的人中,只有贵妃银鱼儿一人幸存。

    阴九神经叨叨的告诉巫铁,令狐青青突然痛下杀手,绝对和巫铁作战不力有关。所以,阴九告诫巫铁,如果他不想继续激怒令狐青青的话,还是请他赶紧发动大军,对三国战场发动反击罢。

    很隐晦的,阴九说出了令狐青青发怒的真正原因。

    “杀得太少了……”巫铁背着手,狂风吹动长发,血色的大披风在身后拉得笔直,随风震抖时不断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杀得……太少了啊……”巫铁抬起头来,他眉心法眼突然睁开,一抹七彩灵光冲天而起,他极尽目力,七彩神光冲破了一重重厚重的云层,冲破了一层层极光罡风,冲破了悬浮在虚空中的一层层冰晶结界,看到了上方几个形如圆碟的器具。

    直径能有上百里,高悬在极高的天穹之下,通体漆黑的圆碟状法器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幽光,正极其缓慢的旋转着。

    这样的黑色圆鼎在巫铁视野中一共有九个,他们悬浮在空中,缓缓的旋转着。黑漆漆的法器表面一缕缕极细的阴光流荡,隐隐有一圈圈小小的漩涡一般急速旋转的深邃符文串在法器表面不断隐现。

    巫铁直勾勾的盯着这几个圆碟法器,沉默了一阵,他眉心法眼猛地关闭。

    “杀得,太少了啊……”巫铁低头看向了下方的大地。

    厚厚的乌云同样无法阻挡他的目光,不需要动用威力绝伦的眉心法眼,单单左右一对正常的眼眸,巫铁此刻修为强大、道行高深,一对眼眸足以洞穿大山,窥破九幽。

    厚达数里的乌云宛如不存在一般,巫铁的目光扫过了前方三国战场。

    漫天飞雪翻卷着落下,白狼川西面,三国战场中,一座座军城灯火通明。有些军城还在青丘神国的大军掌握中,大量的两国联军正在围困军城。

    而有些军城已经被两国联军攻破,所有的城防设施被彻底破坏,一队队大魏、大武的士卒正在四周游弋。

    “有时候,有些事情,明明是不该做的……但是,有时候,有些事情,哪怕明知道会带来不好的结果,可是还是要做。你们,不是说我杀得太少了么?那么,你们到底是要数量,还是要质量呢?”

    巫铁咧嘴怪笑了一声。

    他一步从四灵战舰上迈出,化身长虹洞穿浓云,宛如从天而降的流星,飞速的冲进了三国战场。

    他通体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强烈火光,带起可怕的高温,所过之处方圆十几里内落下的雪片瞬间汽化,在他身后留下了一条粗达十几里的巨大白色痕迹。

    巫铁声势惊人的划过一座座军城,惊动了军城中无数的大魏、大武的士卒。

    ‘敌袭’的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道道血色的令信冲天飞起,在高空中炸出了一团团巨大的火光。

    一座座烽火台上,驻守的两国士卒点亮了篝火,升起了狼烟,更有无数道最紧急的军情符印满天乱飞,沿途无数目击了巫铁急速飞过的两国将领,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的所见所闻传递了出去。

    ‘一人’!

    ‘单身’!

    ‘极快’!

    ‘孤身闯阵’!

    巫铁已经是半神之躯,先天后天五行大道的大道道纹已经完整的融入身躯,以五行之力催动遁光,更施展的是遁光中也是绝顶的‘纵地金光法’,巫铁的速度快得难以形容。

    一个弹指间就是数百里距离一闪而过,巫铁从白狼川向西疾驰,他疾飞了足足一刻钟,前方才勉强出现了一支百多条战舰组成的舰队,一字儿横在了半空,挡在了他的面前。

    “来者何人,谁给你包天的狗胆,让你……”一条七百丈长短的旗舰级战舰上,一名大魏大将大声怒吼。

    巫铁没有停下半点,他眉心法眼再次张开,百多道拳头大小的五行神雷带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呼啸着从他法眼中喷薄而出。

    只是一击,百多颗五行神雷居然几乎抽空了巫铁的法力。

    要知道,巫铁修炼《元始经》,无论是之前开辟的命池,还是后来凝聚的神胎,都比旁人庞大千倍、万倍,他的法力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是寻常人的千倍、万倍。

    百多颗五行神雷,几乎耗尽了巫铁的法力,可想而知他这一击的威力。

    每一颗五行神雷都拖拽着长有十几里的强烈光芒,宛如天神怒放的箭矢,重重的命中了一条条战舰。

    这些战舰已经开启了防御阵法,每一条战舰都等同于一座小型的战堡,足以抵挡数十名胎藏境将领的狂轰滥炸,起码能够承受这样的攻击强度半个时辰以上!

    每一条战舰都被厚达数丈的光芒笼罩,阵法结界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雕琢成的蛋壳,将战舰死死的包裹在内。

    只是,面对巫铁倾力放出的五行神雷,百多条战舰的阵法结界一击而破。

    就好像天神震怒,用一根点钢矛重重的刺向了一层薄薄的鸡蛋壳,这些战舰的阵法结界没有起到任何防御作用,瞬间就被洞穿,五行神雷命中了战舰本体。

    又是一击而破。

    这些数百丈长短的大型战舰,单单船板厚度就有一丈开外,内有无数的符文禁制,防御力极其惊人。

    面对巫铁的五行神雷,厚厚的船板也是瞬间洞穿,五行神雷撕裂了船体内一层层厚重的隔板,最终击穿了这些大型战舰的整个船身。

    五行神雷没有爆发,就这么洞穿了百多条战舰后,从战舰尾部穿出了一个个人头大小的窟窿,再次穿透正在崩解的阵法结界,然后远远的飞了出去。

    五行神光的速度比巫铁的遁光还要快了十几倍,瞬息间数千里的高速,让百多颗五行神雷瞬间飞得不见了踪影。

    一个呼吸后,极远极远的天边,百多根细细的火柱冲天而起,一团团黑色混杂着红色的浑浊蘑菇云冉冉的在高空中绽放开来,数十座数万丈高下的大山灰飞烟灭,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百多排成一个完美弧形的,直径都在百里开外,深达数十里的圆形大坑。

    有一座被大武神国大军攻克的军城,不幸被巫铁的五行神雷命中,整座军城瞬间从地面上被抹去,城内的一切,连同驻扎在城内休息的数万名大武士卒,也都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高空中,强大的神魂波动兴奋至极的咆哮着。

    “没错,就是这样,就应该是这样……这个叫做霍雄的凡人,他终于开窍了。就是这样,杀戮吧,杀戮吧,杀得越多越好……”

    “是啊,就应该是这样,他得到了禁忌功法《九转玄功》的修炼特权,他就应该是我们进行收割的一柄利刀……我讨厌他之前的战术,我喜欢现在这样狂暴、粗鲁的他!”

    百多条大型战舰在空中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五行神雷击穿了战舰的船体,更是贯穿了战舰内最重要的动力熔炉,破坏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阵法枢纽。

    这些战舰开始向外喷射烈焰和浓烟,船体内开始发出沉闷的爆炸声。

    就有大群大群的士卒从船舱内狼狈的奔跑出来,丢下兵器甲胄,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些就要爆炸的战舰。

    巫铁带起一道狂风,通体散发出强烈的不可直视的火光,倏忽间从这些爆炸的战舰旁穿了过去。

    数十名身披重甲的将领施展神通秘术想要拦下他,巫铁右手打神鞭只是一晃,数十人浑身甲胄齐齐粉碎,一个个骨断筋裂、口吐鲜血的从空中重重落下。

    “挡我者死!”巫铁嘶声长啸,浩浩荡荡宛如巨龙长吟的吼声震动虚空,震得远远近近数百里的山岭中,厚厚的积雪‘轰隆隆’的从山峰滑落,制造了数百场巨大的雪崩。

    “狂妄小儿!”巫铁穿过拦截的小小舰队,刚刚向前飞驰了千多里地,一支血气缭绕的巨大手掌挥动着一柄足足有千多丈方圆的大锤,当头一锤子朝着巫铁打了下来。

    半空中,就看到那么一只巨大的血色大手,就看到这么一柄巨大的重锤。

    那感觉,就好像一个大汉拎着一块大石头,重重的击打地上的一只蝼蚁。

    巫铁猛地停住了脚步,他眉心法眼睁开,一道七彩神光喷薄而出,重重击打在那黑漆漆的巨型重锤上。

    刚刚五行神雷瞬间抽空了巫铁体内的所有法力,但是他向前飞驰千多里的这么短的时间,他高达万丈开外的神胎后方,巨大的玉碟投影中,三千片大莲叶、八万四千片小莲叶同时无风自动。

    虚空中不可计量的浩荡元能瞬间涌入巫铁神胎,高达万丈开外的神胎只是一个深呼吸,就将用来的元能全部转化为巫铁自身的法力。

    只是一个呼吸间,巫铁的法力就回复了三成。

    眉心法眼燃烧法力,阴阳五行神光笔直激射,‘嗤嗤’声中,那柄气势汹汹宛如泰山压顶的巨锤,当即被烧出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大窟窿。

    重锤落下,只听一声沉闷的破风声,巨锤轰在了大地上。

    方圆数百里的地面剧烈的蠕动着,坚固的岩层犹如水波一样荡起了涟漪,一座座大山崩塌,一块块岩层粉碎,大地上被硬生生砸出了一个直径两百多里的凹陷大坑。

    只是巫铁依旧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

    仔细看去,那巨大的锤子被巫铁眉心法眼喷出的阴阳五行神光烧出了一个通透的大窟窿,巫铁的身体恰恰从这个窟窿中穿了过去,根本没受到巨锤的攻击。

    寒光闪烁,这柄大锤在地面上晃了晃,化为一抹寒光消散。

    “你们,来得太慢了。”巫铁站在半空中,冷眼看着前方缓缓现身的魁梧老人。

    老人长发披散,身穿一套漆黑的龙鳞重甲,身后披着黑色的长长披风,通体血色气焰缭绕,宛如从烈焰地狱中逃出来的魔神。

    他左手握着一柄大锤,看造型,就是刚才从虚空重重落下的锤子。

    只是他手中的大锤上,果然多了一个通透的窟窿……而老人的鼻孔里,正不断的滴出鲜血来。

    这大锤,应该是老人自身祭炼的天道神兵,是抽取自身领悟的大道法则,融合无数珍稀资源锻造而成的神兵利器。这种天道神兵运用随心、变化莫测,比普通的、需要耗费无数精血、心力温养祭炼的先天灵兵更合乎一些大能高手的心意。

    只是,这种天道神兵一旦受损,制造者就会连带着受到重创。

    老人的鼻孔里不断的滴出血来,他死死的盯着巫铁,咬着牙问道:“来得太慢?呵,你是说,你暗算偷袭,抓捕了武怒雷那废物的事情?哼,老夫就算来得慢了几天,你能敢把他如何?”

    老人用力的擦了擦鼻子,他咬着牙狞笑道:“小贼有几分本领,难怪武怒雷也在你手上吃了亏……嘿,本来还说,明天一早,天亮了再去找你小子谈赎人的条件,没想到,你这时候主动送上门来了。”

    摇摇头,老人沉声道:“来了,就不用走了,你抓了武怒雷,老夫就生擒你,嘿嘿,一个换一个,正好。”

    ‘呼’的一声另外两条人影凭空在巫铁身后浮现,同样身形魁梧,同样气息凶蛮而霸道,和眼前的老人一样,这同样是两尊神明境的大能。

    武怒雷被巫铁生擒活捉,大武神国居然立刻调动了三尊神明境大能赶来。

    巫铁咧嘴一笑,身后五行神光一抖,夏侯苼就出现在巫铁手中。

    右手握着打神鞭,左手拎着夏侯苼,巫铁将打神鞭朝着夏侯苼的脑袋比划了比划:“你们说,一个夏侯苼值多少钱?”

    “一个出身夏侯氏皇族的神明,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