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大唐不良人 > 第四十三章 大内来人(今天只一更)

第四十三章 大内来人(今天只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官知道该怎么做,请放心。”

    裴行俭神色恭敬,陪着一个衣着华美的男子走出县衙大门。

    远远的,狄仁杰主仆正匆匆走来,裴行俭明明看见了两人,却故作不见,在县衙大门外恭送那华服男子上了马车,一直目送马车远去,才长长出一口气,转过身来。

    “二哥,那是什么人?”

    “宗正寺的人。”

    “啊?”

    狄仁杰闻听,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宗正寺怎么这么快就来人了?”

    “进去再说。”

    裴行俭向两边看了一下,沉声说道。

    他转身走进县衙,狄仁杰两人紧跟在他身后。

    三人一直来到后衙的书房外,狄仁杰命洪亮在外面守着,他和裴行俭走进屋内。

    “五月月,陛下要来崇圣寺上香,祭拜先帝。”

    “啊?”

    “我得到消息后,就派人呈报了宗正寺。

    宗正寺这一次反应很快,刚派人前来,告诉我说,要尽快平定此案。五月,就是先帝驾崩一年祭。陛下决意来崇圣寺祭拜先帝,在此期间,不要再有什么事故。”

    狄仁杰听到这消息,顿时一惊。

    “什么时候决定的?”

    “半月前,陛下就已下定决心。”

    “那……”

    “怀英,我听说,你刚才参与了此案?”

    “嗯?”

    “为什么,据我所知,你和灵宝寺里面的人,并无关系。”

    狄仁杰犹豫片刻,轻声道:“明空法师与我有恩,我也不相信,她会是杀人凶手。”

    “可有证据?”

    “这个……”

    狄仁杰沉吟一下,道:“刚才,我在灵宝寺勘查了现场。”

    “如何?”

    “正因为这样,我才肯定,明空法师是被人冤枉。”

    ”所以……“

    ”嗯!“

    狄仁杰和裴行俭的对话,听上去云山雾罩。

    但是,他二人心里都非常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

    ”怀英,你可要想清楚,此事牵扯到了天家。天家无小事,若你不能拿出来足够的证据,就连你也要被牵扯其中。“

    ”我知道。“

    ”那……“

    裴行俭从狄仁杰的话语中,听出了决绝之意。

    他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踱步,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我实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你。可我也知道,就算我不答应你,你也会继续查下去,对不对?哪怕是丢了性命。”

    “是!”

    “呵呵,我就知道是这样。”

    裴行俭坐下来,犹豫片刻,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涉足此案,但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原因。这样,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也要告诉你,县衙能给你的帮助,很少。

    宗正寺的意思是:大事化小。

    尽快把此案做个了结,不能耽误天家祭拜之事。

    所以,一切都要靠你自己,能不能调查清楚,也只能看你的本事,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

    裴行俭见狄仁杰态度坚决,也不再劝说。

    他站起身,走到狄仁杰的面前,用力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

    “三班衙役,我无法给你,但不良人那边,你可以随意调用。

    江摩诃你应该也认识,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到。我相信,那家伙一定帮你。

    对了,那个苏大为可回来了?”

    “还没有。”

    “好吧,那你自己珍重。”

    “多谢二哥。”

    离开了县衙书房,狄仁杰心里其实并没有觉得轻松。

    相反,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让他有些紧张。

    可越是如此,他越是兴奋。

    他知道,他可以帮到明空,至于其他的事情,他没有去考虑太多。

    “周良!”

    在出县衙的时候,狄仁杰和刚从外面回来,一身臭汗的周良打了个照面。

    周良忙上前道:“狄郎君,你怎会在这里?可是阿弥有消息了吗?”

    “阿弥,还没有消息。”

    周良眼中,闪过一抹关切之色。

    他苦笑道:“阿弥这一走,已有半月,再不回来,大娘子怕是要急了眼。”

    “应该很快吧,你不用担心。

    他是在丹阳郡公手下帮忙,以丹阳郡公的人品,不会对他不利,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

    “希望如此吧。”

    周良点点头,道:“若郎君没有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

    “周良,你且慢。”

    “郎君还有事吗?”

    狄仁杰犹豫一下,拉着周良到县衙旁边的一条小路上,低声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想去长安狱里,见一个人。”

    周良一怔,笑道:“郎君莫说笑,你要是想进长安狱,与县君说就是了,何需找我?”

    “县君,不能出面。”

    周良一听,脸色顿时变了。

    “郎君,你要见什么人?”

    “灵宝寺,明空法师。”

    “明空法师?”周良闻听,露出疑惑之色,道:“明空法师不在寺里?怎么在长安狱?”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周良仍旧是一脸茫然道:“这几日我不怎么在县衙,一直是在外面办事,还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空法师我当然知道,只是……她怎么会在长安狱里面呢?”

    “她,杀人了!”

    “什么?”

    “当然,她很有可能是被人陷害。”

    狄仁杰当下,压低声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周良。

    周良的脸色越发凝重,轻声道:“郎君,不是我不肯帮忙。

    只是这牵扯到了宗正寺,我也没有太大把握。不过,法师对阿弥有救命之恩,阿弥不在,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不如这样,我先打听一下情况,若是有消息,我再通知你,如何?你也知道,长安狱那边的规矩不小,我也需要时间周旋。”

    如苏大为和柳娘子所说的那样,周良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他没有一口回绝,那就说明,他有路子。

    狄仁杰顿时来了精神,见四周没有人,从怀里取出一个钱袋子,塞进了周良手中。

    “郎君,你这是作甚?”

    “上下打点,总要破费。此事和你无关,怎可能让你出钱?”

    周良眼珠子滴溜溜打转,想了想,也没有客气,把钱袋子就塞进了怀里。

    “狄郎君,我若有消息,就去阿弥家中找你。”

    “好,那就拜托了。”

    周良没有再说什么,扭头就走了。

    狄仁杰则来到县衙门口,和洪亮汇合。

    “郎君,刚才我看到杨班头带着尸体回来了。”

    “是吗?”

    狄仁杰想了想,对洪亮道:“你先回济度巷,告诉大娘子,就说我正在调查此事。”

    “那你呢?”

    “我去找杨班头。”

    狄仁杰说完,就转身又进了衙门。

    看着他的背影,洪亮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摇摇头,发出一声轻叹。

    他也清楚,他说不动狄仁杰。

    自家郎君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他跟随狄仁杰这么多年,又怎可能不清楚。

    狄仁杰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现在怕是把狄公请来,也无法阻止狄仁杰的行为。

    自幼和狄仁杰一起长大,洪亮也没有更好的主意。

    他在县衙门口呆立了片刻,这才迈步准备离去。

    可就在这时,三匹神骏战马飞驰而来,在县衙门口停下。

    马上的骑士飞身下马,为首一人,身穿华服,头戴帷帽,帷帽上挂着一圈黑纱。

    他们来到县衙大门口,朝值守的差役出示了腰牌。

    “还请通禀县君,就说内侍省典事苏庆芳,奉宗正寺所命前来,有事求见。”

    那头戴帷帽的骑士,开口竟是女人的声音。

    内侍省典事?

    洪亮心里一咯噔,暗自道:怎地把内侍省也牵连进来?

    长安县衙内,狄仁杰拽着杨义之,唠叨个没完。

    ”杨班头,帮帮忙,我想要亲眼查验尸体。“

    ”那不可能!“杨义之没好气道:“狄郎君,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查验尸体的事情,不是我能够做主,必须要有县君下令。而且,仵作也必须是有县君指派,我根本没有办法。我也想查验尸体,但那是千金之躯,又岂是我们能随意查验?”

    “可是,不查验尸体,如何能清楚,她的死因?”

    “死因?”

    杨义之道:“死因非常清楚,被人一刀自胸口插入毙命,你在勘查现场时也看到了不是。”

    “但是……”

    “狄郎君,没有但是!”

    杨义之对狄仁杰的死缠烂打,也颇感无奈。

    他的确是想帮狄仁杰,但他也的确是,帮不上忙!

    就在他和狄仁杰周旋的时候,王升带着三个人来到了公廨。

    “杨班头,这三位是内侍省来的典事,专门来查验明慧法师尸体,你协助一下吧。”

    “什么?”

    杨义之的目光,落在了王升身后的三人身上。

    他刚要开口答应,却感觉到狄仁杰在他身旁撤了一下他的袖子。

    杨义之马上就反应过来,忙躬身道:“非是卑职不愿协助,而是刚得了消息,西市那边出了一桩命案,卑职需要带人马上前去。不如这样,就让狄……仁杰陪同前往。

    他正好是负责此案,之前在灵宝寺,也是他在勘查现场。”

    王升听了,顿时一愣,目光就落在了杨义之身边的狄仁杰身上。

    他旋即醒悟过来,道:“既然如此,那就请狄君辛苦一趟。”

    “遵命。”

    狄仁杰话音未落,那头戴帷帽的人开口道:“你是长安县的差役吗?”

    “正是。”

    “你的衣着,为何与他人不同?”

    “哦,卑职是一早被杨班头抓着前去灵宝寺勘察现场,所以没有来得及换上公服。”

    头戴帷帽的女人沉默片刻,道:“既然如此,那你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