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阴倌法医 > 第六十一章 把手还给我

第六十一章 把手还给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婶子的样子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但我可以肯定,在来这里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她。

    可听她话里的意思,居然像是早就知道我会来,专门在这里等我似的。

    而且,她还说,有东西要还给我……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东西在别人手上呢?

    见四婶子一言不发的往后走,我只能暂时按下疑问,跟着往里走。

    这时,我忍不住再次打量院子里的情形,发现从外边看,这的确像是一座古旧的庙宇庵堂之类,却不是我到过的阴缘庙。

    除了门口的影背墙有些古怪,院里的一切都和普通的民居没区别。

    经过院子当中,我下意识的看了看那棵杨树,虽然觉得在院中种杨树多少有些怪异,却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四婶子把我带进正屋,并没有立刻转身,而是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一下。”

    然后就直接走进了里屋。

    我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屋里并没有神龛佛像之类,陈设就和一般人家的正屋一样。

    我不禁暗想,难道是孙屠子记错了,这村里头原本就有这么一栋庙宇似的院落?

    要是这样,倒不是说不过去,至少就我所知,在平古的二爷屯,刽子手魏老四住的房子,就是以前的白仙祠。

    可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门口那面怎么都看不清的影背墙又是怎么回事?

    正疑惑间,我忽然觉得,身后像是有双眼睛在看着我似的。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本能的提起了戒备,我朝着里屋的门口斜了一眼,猛地转过身,向背后望去。

    一看之下,不禁就是一呆。

    我的感觉并没有错,后方果然有人。

    但我没想到,那居然是个小女孩儿。

    看年纪,女孩儿最多也就十一二岁,扎着个马尾辫,穿着十分的土气。

    这小女孩儿就站在院子当中那棵杨树下头,一手扶着树干,一只手背在身后,正骨碌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朝着这边观望。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没看见院里有旁人啊,这小孩儿是哪里跑出来的?

    再说了,孙禄他娘不是说过,四婶子是个寡`妇,是一个人住吗?

    我正好奇,树下的小女孩儿,忽然向我勾了勾手指。

    这一来我更觉得奇怪,看她的手势,分明是要我过去。

    这孩子虽然是个丫头,可眼睛灵动,透着那么一股子机灵劲儿,模样倒是讨人喜欢的很。

    我下意识的又往里屋的门看了一眼,见四婶子还没出来,再看那女孩儿还在向我勾手指,忍不住就迈出屋门,背着手走到了她面前。

    “你是谁家的孩子?”我边问边仔细打量这女孩儿,越看越觉得十分可爱。

    这绝不是说我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因为,这小女孩儿虽然穿着土气,甚至还有些邋遢,但五官精致,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是会说话一样。

    对于这样神态灵动的孩子,多数大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到喜爱。

    女孩儿本来一直都看着我,这会儿听我询问,居然像害羞了似的,低下了头,小声回答道:“我是孙家楼的。”

    “孙家楼?”我越发觉得她有趣,忍不住弯下腰,侧脸看着她,挑了挑眉毛:“我也是孙家楼来的,怎么没见过你啊?”

    小女孩儿似乎有些害羞,仍是没有再抬起头,只是抬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儿,有些讪讪的低声说道:“你肯定没见过我,因为我早就死了。”

    听到‘死’字,我头皮猛一紧绷,但随即就忍不住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这小妮子,是真淘啊,把我叫出屋,居然是为了编瞎话吓唬我?

    扮鬼吓人?

    嘿嘿,就你这小伎俩,拿来吓唬小屁孩儿还行,居然恶作剧到我头上来了!

    你也不问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要是连你是人是鬼都看不出来,那我……

    我觉得好笑,实在是因为,除了这孩子出现的有些突兀,我并没有在她身上看出、或者感应到任何的异样。

    哪知道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逗弄这捣蛋的小丫头,她忽然抬起头,泫然欲泣的看向了我。

    和她包着眼泪的大眼睛一对上,我竟忍不住心尖一颤。

    小女孩儿抹了把眼泪,哽咽着说道:“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是有人骗我那么做的……”

    “是什么人骗你?你干什么了?”我这么问的时候,下意识的偏了偏头,避开了她直视的目光。

    我这么问,实在是这孩子的神情言语,让人不由得不心生怜爱。

    而且,她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有现在这种让我这成年人难以面对的悲哀眼神?

    小女孩儿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又抹了把眼泪。

    然而,就是她这次的动作,让我顷刻间呆若木鸡!

    “怎么会这样?”我忍不住上前一步,抬高了声音。

    女孩儿像是被吓到了,随着我的上前,急慌慌的退后了两步,撇了撇小嘴,带着哭腔问我:“叔叔,你能不能把手还给我?”

    手?

    直到现在,我仍未反应过来,只是盯着她从背后抽出,那只抹眼泪的袖口。

    那下头空荡荡的,就只是一个袖管。

    她少了一只手!

    似乎是见我没有反应,女孩儿哭的更厉害,“叔叔,我没有手……不能投胎的……求求你,把手还给我吧……”

    “你别怕,你……你把话说清楚!”

    我再按捺不住,口中说着,就想上前拉住她。

    哪知道我刚一伸出手,就在我的身侧,忽然卷起了一阵疾风。

    原本还在哭泣的女孩儿,突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哇的痛哭道:“我错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竟被这突如其来的劲风刮的双脚离地,朝着怀抱粗的大杨树狠狠撞了过去!

    更让我错愕不已的是,当她的身体被卷飞,撞上树干的时候,居然像是隐匿进了树里,就那么在我眼前活生生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人?

    如果她是鬼,我为什么感觉不到?

    她人呢?去了哪儿?

    她刚才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眼看女孩儿消失了踪影,我的注意力本能的集中在了那棵杨树上。

    可就在这时,后方却传来了四婶子的声音:“她不在这儿,你看到的,是她的一缕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