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靠脸吃饭[快穿] > 87.4-02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4-02

    调戏完秦墨, 沈眠身心舒畅, 转而跟系统沟通:“我说,上次答应的支线任务大礼包还算话?”

    所谓的“大礼包”,就是上次的强制性支线任务,沈眠跟系统要的一次免单优惠。

    系统说:【是的,宿主可以随时兑换。】

    沈眠心思顿时活络起来, 既然是免单,当然是越贵越好, 他在系统商城看了又看,终于, 目光锁定到那台豪华版气运检测仪上。

    这玩意儿他没用过,但既然价格高出好几倍,肯定比他平时用的那种, 测谁都是一种颜色的强许多。

    只是, 这个检测仪超过了当初约定的价格范围,这就很考验他的人品了。

    沈眠想了想,直接点了兑换。

    系统:【……】

    沈眠道:“嘘, 你是一个成熟的系统了, 要学会自己思考问题,别什么都跟上面汇报,没出息。”

    系统发出“嗡嗡”的警告声。

    沈眠脸一沉, 道:“别忘了, 我和你才是利益共同体, 适当地钻规则的漏洞, 又不是触犯原则性问题,你跟上面报告,影响我任务进程,你升级也慢,有什么好处?”

    电流声渐渐弱下去。

    沈眠这才勾起唇,夸奖道:“真乖。”

    直播间:

    ——快来个人阻止他!这主播连系统都不放过了啊!!

    ——它只是个系统啊!放开它,对我来!!

    ——这颜……真巨他妈能打!实名吹爆(擦鼻血.JPG)

    ——连坏笑都这么可爱,又是贫血的一天!!QAQ

    沈眠骗到高级检测仪,心情大好,朝直播间观众做了个比心的手势,结果一抬眸,就看到几个员工一脸惊疑不定地站在不远处。

    见沈眠眼神扫过去,几人连忙鞠躬问好:“沈导好。”

    沈眠略一颔首,“嗯,去忙吧。”

    那几人连忙闪人,等走远了,捂嘴笑道:“沈导刚才是在跟谁比心心?甜死个人了。”

    “岂止是甜,简直甜齁。还有,看到他今天穿的那一身没有,衣品太好了,走出去直接吊打外面那些流量明星。”

    “沈导品味一向很好的,不过奇怪,怎么以前没觉得惊艳呢?”

    旁边几人连连点头,“他平时一脸刻薄相,实在Get不到颜值,今天这一笑,哎呀!我这小心脏真是受不了。”

    “这或许就是反差萌?”

    娱乐公司最不缺的就是八卦的人,很快有人偷偷调出大堂监控,把沈眠比心心的那一瞬间截取下来,制成表情包,不料竟爆红网络。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沈眠一到办公室,就看到秘书朝他使眼色,沈眠愣了愣,问:“Lisa,你眼睛出问题了?”

    “……”

    秘书默默翻了个白眼,沈导,你平时不是这么没眼力见的人啊!

    沈眠是故意逗她的,见她着急了,才问道:“是刘总来了?”

    这刘总是新片的投资方,花了大价钱为自己公司的艺人买下了男一号,现在忽然换人,肯定要找他讨个说法。

    秘书忙不迭地点头,小声道:“来了有一会了,我给你发消息,你没有回我。”

    沈眠看了眼手机,原来是在他跟秦峥吃饭的时候发的,那时候忙着揩油,哪有闲工夫理她。

    他笑道:“那时候在跟人吃饭,没看到。”

    话音才落,就听吱呀一声开门声,办公室里走出个秃顶油腻大叔,凉凉道:“沈导,你可叫我好等啊。”

    他话里全是讽刺,沈眠也不以为意,仍是笑嘻嘻地迎上去。

    “刘总,对不住,实在对不住,老秦约我中午吃饭,我推不掉啊,没办法,只好委屈你多等了一会,我跟你赔罪。”

    那位刘总刚才还嚣张的气焰,听到“老秦”两个字,顿时有些消弭。

    “既然是秦总邀约,那的确是没办法。”

    秦氏集团在国内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影视投资不过是其中一项,而且圈子里早有传闻,沈书白有今天,跟秦氏在背后撑腰分不开。

    这也是沈书白即便性情乖戾,黑历史一大堆,仍然顺风顺水,没人敢动他的原因。

    两人一道进了办公室。

    沈眠吩咐道:“Lisa,去倒杯茶送进来。”

    秘书连忙去做。

    沈眠把这个秃顶老男人请到沙发上坐下,道:“刘总找我,是为了樊奕?”

    刘总道:“沈导,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话,我就敞亮地说了,我的投资前脚入了你的账,你后脚换了我的男一号,恐怕不太合适,也不合咱们圈子里的规矩啊。而且你之前铁口直断,说樊奕就是你要找的男一号,转头换了个十八线都够不着的小子,这不是打我们樊奕的脸吗?”

    沈眠笑道:“刘总,你这话就冤枉我了,我呢,不是生意人,我就是一个拍片子的小导演,哪有什么话语权。这部戏前前后后的投资方加起来十多个,要是今天您指一个,明天他指一个,这戏还怎么拍?我也是没办法,为了公正,试镜那天我还特地去了一趟现场考察,樊奕跟秦墨谁更适合,一目了然,我不能睁着眼说瞎话,揭自己的招牌,是不是。”

    他这一番话,一是告诉刘长德,秦墨不是毫无背景的不入流小鲜肉,而是背后有人,不是他想撤就能撤下的。二来,也是把责任推给樊奕。

    原本内定的角色,樊奕是去走个过场,自然十分敷衍,可这样一来,他们就成了理亏的一方。

    刘总还是不服气,问:“沈导,你能否告诉我,是哪位指的秦墨?”

    沈眠但笑不语。

    这会秘书送茶进来,沈眠道:“来,刘总快请用茶,这个茶叶好啊,今年从徽州进的新茶,香气清淳,口感绵长,上回老秦来我这,都赞不绝口呢。”

    刘长德眸光一闪,低头把茶喝下,他也品不出什么滋味,违心地夸道:“的确是好茶,味道真好。”

    沈眠道:“我回头让人送一盒给你带回去。”

    刘长德便道了声谢。

    沈眠又道:“樊奕是有些灵气的,否则我当初也不会挑中他,要不这样,这部戏里有个讨喜的配角暂时还没决定,就给樊奕吧,回头我把剧本改一改,给他加戏份,只要他肯下功夫琢磨琢磨剧本,这部戏必定能大热。”

    刘长德吃了个哑巴亏,但又不能拒绝,谁都知道,沈书白的片子部部都是经典,是华国影视界的标杆,哪怕只是一个配角,一线演员们也会争得头破血流。

    “那好,沈导,我再信你一回,我老刘是个粗人,不如你们文化人知识渊博,但我也知道,做人做事要有道义,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要是有谁拿我当猴耍,那我也只能对不住了。”

    沈眠轻抿一口茶水,笑道:“这是自然,咱们不是第一回合作,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合作,我向来是广结善缘的,大家都好,才是最好。”

    刘长德眯起眼看着他,倏然笑了起来,道:“说得好,说得好,大家好才是最好。”

    说完,放下茶杯就走了出去。

    司机在楼下等着,刘长德跨进车里,道:“让人查查秦峥上次来‘书天下’是什么时候。”

    “是。”

    ***

    沈眠吁了口气,这刘长德是挖煤起家,虽说没什么文化,但手腕了得,也是出了名的难缠。

    他把这件事推给秦家最好,因为刘长德绝不会为了一个男一号,得罪整个秦氏集团,即便他真的要查个清楚,只会查出来,秦墨的确是秦老先生的私生子。

    刘长德这样的暴发户,跟秦家这种世家大族不同,不会理解他们的矜傲,以及对娱乐圈的蔑视,只会认为秦家人花钱捧自己的孩子,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这件事就完美揭过去了,他谁也不必得罪。

    秘书送一叠文件进来,看到摆在茶几上的茶杯,疑惑道:“老板,上回秦总来,不是说这个茶不好吗,您还送去给刘总?”

    沈眠签完字,扑哧一笑,道:“反正他又喝不明白,秦总都说好了,他敢说不好吗?”

    秘书愣了愣,也笑了,“老板高明。”

    沈眠把所有文件签好,递还给她,道:“新闻发布会和开机仪式是下周,接下来我会很忙碌,所以这一周我需要休息,养精蓄锐,暂时不会来公司了,重要决策你们开会处理,要紧的事发我邮箱,我会尽快回复。”

    Lisa应道:“是,我明白了。”

    她才说完,沈眠办公桌上的电脑弹出一条消息:

    ——当前游戏下载进度:100%

    “……”

    沈眠道:“下一部戏的剧本是和电子竞技有关的,我需要提前了解一下基本情况。”

    Lisa点点头,乖巧地退出去。

    真好骗。

    沈眠弯起唇,点开游戏登录界面,注册一个新账号,带观众体验这个世界的各种游戏类型。

    而此时,“书天下”员工闲聊群里:

    大爆料!!沈扒皮竟然在办公室偷偷玩游戏,被我发现了,竟然还撒谎,真的太可爱鸟!!

    [小蔡不是小菜]:真的假的,严重怀疑Li姐话中的真实性。

    [only you]:嘤嘤嘤,我信!因为今天我亲眼看到他在跟谁比心,我的天,笑的那叫一个甜(昏厥.JPG)

    [真相哥]:无图无真相

    [我就是个路人]:没错,无图无真相

    [only you]:【图片】

    群里陷入长久的沉默,过去许久,有人道:“我以后可能没办法骂他了……”

    保存图片

    下面排成长队的保存图片。

    ***

    到了下班时间,沈眠发现,员工们看他的眼神很有些诡异。尤其是女员工,就如同老母亲看自己家不懂事儿子的那种关爱的眼神。

    沈眠被她们看得寒毛都竖起来了,赶快走人。

    上了车,他正在刷最新的新闻,忽然手机震动。

    是不认识的号码,他接通,问:“哪位。”

    那头沉默片刻,大约没料到有此一问,道:“是我。我到海城了,可以见个面吗。”

    沈眠道:“方便说下姓名吗?”难道以为他能听音识人?

    男人低沉华丽的嗓音,低声吐出两个字:“谢擎。”

    谢擎……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系统忙把资料调给他看,沈眠轻轻“哦”了一声,“是谢影帝啊,难怪声音听着耳熟,我还以为是错觉。现在想见你的人,把国际机场附近几条交通线都堵瘫痪了,你却要见我?”

    谢擎道:“是为了沈导的新片,我看过剧本,想要里面的一个角色,沈导肯不肯给。”

    这话够直接,沈眠倒是有些欣赏他了。

    他勾起唇,笑得狡黠,道:“你在国外待久了,可能还不清楚,跟我要角色,可不是凭交情的,要按我的规矩来。”

    谢擎默了默,道:“我知道。”

    沈眠挑眉,“你知道?”

    “嗯。”

    “那你想怎么办?”

    谢擎嗓音稍沉一些,缓缓说道:“我马上就到你家了,见面说。”

    信号已经切断。

    沈眠看着手机有点发懵,这都什么跟什么?

    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现,赶紧给秦墨发消息:“小狼狗,今晚不能给你讲戏了,有客人要招待,改天再临幸你~[KISS]”

    片刻后,秦墨回复:“我看到你的客人了。”

    沈眠一愣,正好车子转过弯,停在他的别墅前。

    隔着车窗玻璃,沈眠看到,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人,两手插兜,帅气的相貌极具侵略性,冷漠中夹杂几分凌厉,只随意靠着墙壁,就跟一幅精雕细琢的工笔画似的好看。

    而他对面,立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男人靠着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微微垂首,冷硬而俊美的面庞有如神祗。

    两人一黑一白,各自的气场生生把画面分割成两个画风。

    沈眠缩在车里,有点慌,一个是刚勾搭上的小狼狗,一个是还没吃到嘴的白月光,真的是很难抉择。

    直播间弹幕再一次炸了: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