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农女当家:财迷世子妃 > 第896章 服软

第896章 服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6章 服软

    “公主,您没事吧?”见公主面色惨白,宫女不由得紧张起来。

    “明日……”静怡公主朱唇一张一合,声音细若蚊蝇:“走,随我去求见父皇。”

    言罢,她缓缓转身,游魂般慢慢朝御花园行去。

    宫女快步跟了上去,低声劝道:“公主,皇上若是看到您偷跑出来一定会生气的,您还是别去了。”

    闻言,静怡公主没有停下脚步,就这么直直朝花园内行去。

    方踏入御花园,不待左右宫人上来阻拦,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听得动静,皇上侧目看去,当看清来人,登时拉下脸来:“阳春宫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连个人都看不住。”

    “陛下息怒,老奴这就让人将静怡公主送回阳春宫休息。”常德轻声言罢,着急忙慌地朝静怡公主所在方向跑去:“哎呦我的小祖宗,你跑这来做什么呀?”

    末了,他不忘吩咐左右:“一个个干杵着干嘛呢,还不快快将公主扶起来,这天冷的哟,万一公主冻着膝盖了,你们就等着挨板子吧。”

    “是!”宫人应声,上前搀扶静怡公主。

    一双双手方触及静怡公主的衣袖,很快被挣脱开。

    静怡公主仰头望着常德,表情好不可怜:“常德,你就让我见见父皇吧,我知道你是爱护我的。”

    “静怡公主,不是奴才不让您见皇上,是皇上不想见您。”常德言罢,左右看了两眼,压低声音道:“趁着皇上今儿个心情不错,还没发脾气,公主速速回去吧。”

    牧小世子回来,皇上心里高兴,只要静怡公主立即回去,他再在皇上面前说两句好话,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要是静怡公主使小性子,在御花园耍赖,怕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常德,我是来求父皇原谅的。”静怡公主执意跪在地上,艰难地拉下脸面:“常德,请你帮我转达父皇,就说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当面同世子妃道歉,直至求得世子妃原谅。”

    闻言,常德有些诧然看着静怡公主,随后应声退了下去。

    见常德去而复返,却没将人赶走,皇上面色有些许难看:“怎的,她不愿意走?”

    “陛下莫要动怒,静怡公主知错了,想当面同世子妃道歉,直至求得世子妃原谅。”常德言罢,生怕皇上不同意,连忙压着声音劝道:“陛下,这一禁足就是四年,静怡公主转眼已经十九,再拖下去,日后可就不好嫁了。”

    “知错?”皇上视线越过常德,看向跪在御花园口的女儿,眉心隆起一道浅浅沟壑:“朕等她这一表态,等了足足四年,她倒好,冥顽不灵,不知悔改,今日前来,也不知究竟是幡然醒悟,还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初将静怡禁足,不止因为静怡做错了,更因为素来可以说是无欲无求的牧石松亲自开口找他讨要公道。

    二人君臣二十载,相识四十载,牧石松找他提要求的次数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而为了私事开口,更是二人关系由简单的知己转变为君臣后的头一遭。

    为了给牧石松一个交代,他下了禁足令,最开始,只打算禁足静怡一年半载,给她吃点教训,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再让静怡真心诚意地去同阿晴道歉,求得阿晴原谅。

    不管阿晴肚量如何,能否原谅静怡,这件事过后,他都不会再让静怡去议亲,甚至不会将静怡许给好人家,而是找个四到六品小官的嫡子,将静怡嫁过去,让她吃点苦,磨一磨性子。

    然,让他感到失望的是,静怡在被禁足伊始,不仅没有丝毫悔意,甚至还因为阿晴发烧昏迷而得意狂喜。

    也正是因为那日他在阳春宫墙外听得静怡肆意笑话阿晴,才决定将禁足的时间无限延长,直到静怡想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陛下,不管静怡公主是真知道错了,还是只想着自由,至少她愿意开这个口,能给世子妃一个迟来的道歉不是。”常德上前一步,声音压得愈低:“这件事虽然过了四年,您也惩戒了静怡公主,可终究差了个大家都知道的结果。”

    闻言,皇上长叹一口气,面上多了几许无奈:“你说的也是。”

    静怡已经被禁足了四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管她是真心知错,还是为了自由,只有她主动去同阿晴道歉,这件事才能真正有个了断。

    “那,陛下的意思是?”常德弓着身子,不确定道:“让静怡公主去?”

    “她要去威王府道歉,便遣人送她去,除此之外,不许她踏出阳春宫半步。”皇上沉声言罢,抬眼看向常德:“长春宫内看守静怡的宫人,一人赏十个板子,再有下次,绝不姑息!”

    “是!”常德应声,幻化退了下去。

    他缓步来到静怡公主身前,恭敬道:“静怡公主起来吧,皇上已经准了。”

    “父皇他……”静怡公主抬眼望向远处身穿明黄色龙袍的父亲,眸中是难掩的神伤:“他就不肯见见我?”

    “公主回去吧,只要公主将此事解决好了,皇上会愿意见您的。”常德好言劝道。

    闻言,静怡公主这才在宫人的搀扶下缓缓站起,目光却是长久停留在那冷漠疏离的背影上。

    转身之际,她再难抑制心中难过,泪水顺着眼角大颗大颗滚落。

    想当初,父皇那般疼爱她,只要是她想要的都可以拥有,如今她长久跪在御花园里,却是连一个关切的眼神都无法换来,为何他们父女关系会变成如今模样?

    常德将静怡公主的反应看在眼里,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他知静怡公主心中失落,只是,皇上对静怡公主的宠爱,从来都是有节制的,虽然会纵容静怡公主的小性子,但那也是在不犯错的前提下。

    静怡公主可以恃宠而骄,可以目中无人,但若是仗势欺人,那么,离失宠也就不远了。更何况,静怡公主一而再地将人命视若草芥,这无疑踩在了皇上的底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