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七百零五章 吃醋了

第七百零五章 吃醋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零五章 吃醋了

    盛瑾年介绍冷星竹是他的女朋友之后,那位聂总跟聂关的表情都变了变。

    聂总终归是见过世面的人,能很好地掌控自己的情绪处事不惊,但那位聂关小姐就不能够淡定了,当即就变了脸色,瞪着盛瑾年控诉:“你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只说你有喜欢的人了,没说你有女朋友!”

    然后又瞪着冷星竹发问:“你这个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冷星竹一点都不想卷入这样的三角关系中,更不想见这个嚣张的女孩子对自己颐指气使的模样,于是试图挣脱盛瑾年的手离开,然而盛瑾年握着她的手不放,坦荡跟聂关说:“确切地说,她是我的前女友,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分手了,但是我心里从来没有忘记她。”

    聂关跺脚:“什么前女友,什么你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我看她一点都不喜欢你。”

    聂关看得清清楚楚,冷星竹对盛瑾年冷淡得很,根本就不是深爱盛瑾年的女人应该有的姿态。

    她都为了盛瑾年从美国追到中国来了,她才是最爱盛瑾年的那一个!

    冷星竹再次用力抽自己的手,这次盛瑾年没再紧紧握着她了,但冷星竹能感受到盛瑾年看向她的视线里带着淡淡的心伤,似是在无声抗议着如果她就这样走了,他一定很受伤。

    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走掉,等于不承认盛瑾年说她是自己女友这件事,等于完全不认可她跟盛瑾年的关系。

    冷星竹微微握紧了自己得了自由的手,最终还是看向那位聂总还有聂关礼节性地说:“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

    然后也没看盛瑾年,径自拿了自己的外套走人。

    “走就走,她走了正好,我留下来照顾你。”女孩子盈盈的嗓音传入冷星竹的耳畔,惹得她愈发加快了几分脚上的步伐。

    然后她又听到女孩子很是心疼地说:“哎呀你伤得这么重,肯定很疼吧,我好心疼啊。”

    再然后就是她什么都听不到了,因为她人已经出了屋子。

    坐进自己的车子里之后,冷星竹径自驱车离开。

    屋内,盛瑾年目光沉沉看向冷星竹离开的方向,完全没理会身旁聂关的叽叽喳喳。

    直到引擎声传来,确定冷星竹真的无情抛下他离开了,盛瑾年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没什么太多反应地笑着看向自己的客人:“不好意思聂总,让您见笑了。”

    聂总毕竟是一把年纪有过丰富阅历的人,一眼就看出了盛瑾年跟刚刚那位离开的女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缠。

    笑着冲盛瑾年摇了摇头:“这没什么,年轻人在一起,就是吵吵闹闹才有趣。”

    一旁的聂关不满自家父亲的话,气呼呼地说道:“什么吵吵闹闹?他们俩根本就没吵架好不好?你看看那个女人,她根本就不喜欢盛瑾年,竟然还给他脸色看!”

    聂关又看着盛瑾年说道:“盛瑾年,原来你喜欢这种冷冰冰的类型啊?越是不理你,你越是爱?”

    盛瑾年看向聂关,女孩子正是最好的年华,中美混血的相貌让她的五官很是深邃漂亮,可却激不起他心中半丝涟漪和浪花,或许以前他喜欢过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可经历过冷星竹之后他才深深懂得,原来成熟男女之间的爱情,更让人回味无穷。

    习惯了冷星竹的沉静和通达之后,面对着聂关这样叽叽喳喳骄纵刁蛮的女孩子,他只觉得头疼和幼稚。

    所以,他不屑跟聂关多说什么,因为说了她也不会懂。

    转头又看向另外一边的聂父,语气礼貌而恭敬:“聂总,很抱歉今天没法好好招待你们了,明天我设宴,咱们不醉不归。”

    盛瑾年此时心情有些烦,而且他的伤口是真的难受。

    今天刚刚刺伤的,此时还一下一下隐隐地疼。

    所以根本没心情招待这对父女,如若聂关再继续待下去闹下去的话,只怕是他会翻脸彻底取消跟他们合作的可能。

    聂父看出了盛瑾年情绪里隐藏的不耐,主动起身站了起来告辞:“既然这样那盛总就好好休息,至于工作上的事,盛总的伤我看并不方便外出应酬,就交给其他人来跟我谈吧。”

    聂父还算通情达理,及时以眼神压制住了打算嚷嚷的自家女儿。

    盛瑾年神色郑重:“我的伤不碍事,工作的事还是由我亲自跟您谈。”

    盛瑾年这样说,也是为了彰显自己对这个合作伙伴的尊重。

    聂父点了点头:“那我们明天再约,告辞。”

    然后拉着自家女儿打算离开,聂关千里迢迢从美国追到南城,如今盛瑾年又受伤,她可不想白白错过这样一个贴身照顾盛瑾年跟盛瑾年培养感情的机会,所以不想跟自家父亲离开:“爸爸,我想留下来照顾瑾年,他都伤成这样了,生活根本没法自理了!”

    “关关!”聂父板着脸呵斥了自家女儿一句。

    聂关哼了一声,盛瑾年适时开口:“聂小姐,我的伤真的不碍事,有点疼是真的,但真没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

    然后又说:“你今天也长途跋涉而来,早点回去休息。”

    言外之意,他完全不需要聂关照顾他。

    聂关跺脚:“盛瑾年,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想她聂关,也是那么多青年才俊争相追逐的对象,自小被父母当成宝贝宠着,哪里受过这种被冷落无视的气啊,在美国的时候她整天追着他跑他不给她一个正脸也就罢了,现在她大老远的追着他来,难道还不能打动他吗?

    聂关说完之后就气呼呼地跑出去了,剩下聂父跟盛瑾年两个人。

    聂父看着盛瑾年说:“盛总,关关从小被我给惯坏了所以脾气有些骄纵,请你不要怪她。我现在只想问问,你对关关,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以及你对刚刚那位女孩子,是认真的吗?”

    聂父又为自己的话解释了一下:“关关追你这件事,我是支持的,不然我也就不会带她来了,我觉得在感情上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但如果你没有放弃那位女孩子的心思,我会劝关关放弃。”

    聂父问的这样直接,对盛瑾年来说是一种解脱。

    他正好跟聂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认识了刚刚那位女孩子之后,我对其他任何女人都失去了兴趣,包括令嫒。”

    然后又说:“您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跟她分手。”

    聂父好整以暇,盛瑾年解释道:“因为我跟她提了结婚,吓到她了,所以她跟我提了分手。”

    聂父听完他的话之后先是惊讶了一下,是然后就什么都明了了。

    一个男人肯给予一个女人婚姻的承诺,不是深爱又是什么?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跟关关谈谈的。”聂父这样说完便告辞转身离开了。

    等周围真正的安静下来,盛瑾年这才头疼地将自己丢进了沙发里。

    厨师给他端了一杯水来:“刚刚那小姑娘抱住你的时候,我看到冷医生的脸色挺不好看的。”

    盛瑾年瞬间睁开了眼:“你确定?”

    要是冷星竹脸色不好看的话,那代表吃醋了。

    厨师点头:“你们当时的注意力都在那对父女身上,我就留神多看了冷医生一眼。”

    厨师说到这里抿唇笑了起来:“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当时她的脸上有一丝丝的恼火,肯定是介意了,毕竟那小姑娘把你抱的那么近,整个人都要贴在你身上了,她不吃醋恼火才怪。”

    盛瑾年心情大好:“那你说,她刚刚故意不给我面子地抛下我,是不是也因为吃醋生气?”

    厨师点头:“我觉得应该是,不然按照她的智商,应该会配合你一下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盛瑾年很是认可厨师的话。

    冷星竹向来是聪慧且通情达理的人,而且她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给他面子且维护他的,这次直接扭头离开,无非就是因为聂关抱他而恼了。

    细想起来,他跟冷星竹在一起之后虽然传过跟沈薇张晓芸的绯闻,虽然之前郑副市长也有意将女儿嫁给他,但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传闻,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当着冷星竹的面这样搂他抱他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也更没有一个女人当着冷星竹的面对她嘘寒问暖。

    今天聂关的投怀送抱,估计让她看了很不是滋味。

    所以她直接不管他的死活掉头走人,也能理解。

    厨师又在一旁说:“反正人都走了,你先别想了,赶紧去休息。”

    盛瑾年喝完水之后起身,撑着自己回了卧室。

    先是跟雷旭东他们交代了一番聂总突然来访的事情,然后想了想还是给冷星竹打了个电话,想要解释一下他跟聂关的关系。

    然而冷星竹一直没接电话,不知道是故意不接还是没听到。

    盛瑾年决定还是直接发信息过去比较好,这样不管她接不接都能看到。

    他在信息里跟冷星竹解释了聂关对自己的穷追不舍,又声明了自己对聂关没有任何兴趣和兴致,自认解释得很是完美的他,在信息发出之后等了半天都没收到冷星竹的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