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无敌外挂系统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最惨的下场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最惨的下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狗,冤家路窄啊。”

    “你……想做什么?!快!拦住他!”

    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萧叶,杜涛惊恐的大叫起来,面部抖动引起的伤势使他呲牙咧嘴的叫喊了起来。

    “遵命!大长老!”

    两名武皇境九重巅峰的水月宗强者一左一右将萧叶包抄在内。

    “小子,你很强,强到让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我们是水月宗的人,希望你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让开,或者死。”

    萧叶神色冷漠,脚下丝毫没有停步的意思。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就不……”

    “噗嗤!”

    一道血箭冲天而起,水月宗强者捂着喉咙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你……你什么时候……”

    “扑通。”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水月宗强者带着不甘心的眼神倒在了地上,鲜血顺着脖颈端口不断的喷涌,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在场每个人的神经。

    “他怎么会这么快,这不可能!”

    “咕咚~”

    活着的水月宗强者咽了口唾液,内心的颤栗使他手脚发麻,动都动不了一下。

    “让开,这是我和他的仇怨,不然,死。”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水月宗强者,萧叶眼中杀机一闪,只要他敢吐出一个不字,地上的尸体就是他的下场。

    “大……大人,我……我手脚麻了,让不开,您……您能换个位置过去吗?”

    “好。”

    萧叶从来都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绕过水月宗强者后,径直站在了杜涛的面前。

    “选个死法吧。”

    “不!我是水月宗的大长老,身份高贵,你不能杀我,你们几个废物!给我上啊,我死了,看你们怎么跟宗门交代!”

    杜涛不顾脸上的伤势,不断的对身后另外几名强者咆哮着,然而最强的两人都被萧叶瞬间制服了,剩下的普通弟子谁敢随意出手,深深的绝望涌上了杜涛的心头。

    “继续啊。”

    “萧……萧叶,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针对你。”

    杜涛强挤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对面色冷漠的萧叶说道。

    “噗嗤!”

    萧叶左手一挥,雷电在指尖凝聚成一把细刀将杜涛仅剩的一只手臂连根斩断。

    “啊!不要啊!小畜生!我都道歉了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做,求求你,放了我吧。”

    “哼,放了你?你百般刁难我辱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怎么会有今天?”

    “噗嗤!”

    “啊!”

    杜涛的一条腿应声而断,没有了支撑他的身体一个前倾倒在了地上,想用手捂住伤口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已不见了。

    “杀了我!小畜生!杀了我啊!”

    杜涛卖力的嘶吼声传遍整个树林,水月宗的几个弟子双腿一热,尿水顺着裤管流了一地。

    “你们几个可以滚了,留他自己在这里吧。”

    “多谢大人饶命!多谢大人!”

    如释重负的几个人玩命的向远处跑去,生怕跑得慢了萧叶会改变主意。

    “老狗,在你逞口舌之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

    “小畜生,想杀就杀,废话做什么,是我输了,哪怕我死了,我也要诅咒你不得好死!”

    见到水月宗的几个弟子弃自己而去,杜涛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索性不再求饶,开始拼命的诅咒萧叶。

    “说你是条老狗你还真把疯狗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啊,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留下你的命,不过接下来要怎样就看你的选择了,提醒你一句,晚上野兽多啊,你可要保重。”

    萧叶面带笑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挥出两团凤凰火将他断掉的胳膊腿烧成灰烬,彻底的断了他所有的希望。

    “你……你这个恶毒的小畜生!你为何会如此的恶毒!”

    “白痴,难道我还要用爱感化你?对待你这种垃圾最好的办法就是打服了你,我会给你留下一个结界的,放心,在结界中谁都不会看到你,你的声音也不会传到外面去。”

    “噗嗤!”

    说完,杜涛的另一条腿也化作了齑粉,随后萧叶扔出一枚几枚丹药在他的伤口上,眨眼间血流不止的伤口便止住了鲜血。

    “杀了我!小畜生!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你杀了我啊!”

    杜涛惊恐的大叫着,作为武皇境的强者有着漫长的几百年生命,如今他只度过了不到三分之一,这也就意味着他要在这什么都没有的结界中孤独的等待几百年。

    “空灵阵!”

    萧叶双指并拢,快速的将几枚石子扔到杜涛的身边,一个淡黄色的结界将其笼罩在内,随后萧叶脚下一踏回到了飞在天空的鸟背上。

    “师父,干的漂亮啊,没想到你一击就将那个武皇境九重巅峰的强者给砍了!”

    “坐下,基本操作。”

    “额……”

    天蒙蒙亮的时候,二人终于飞回了天剑宗,等候多时的李若爻蹦蹦跳跳的迎了上来。

    “哎,加上前世自己也是个几十岁的人了,总觉得对这么活泼的小姑娘下手有点不太好啊,虽然小姑娘是倒贴过来的。”

    看着李若爻兴奋的站在自己面前,萧叶有些感慨万千。

    “萧叶小友,李老,欢迎回来啊。”

    李恒修哈哈大笑着从远处迎上来对萧叶一拜道。

    “李宗主,在下不负众望,得到了炼器大赛的冠军,这是奖励,在下也用不到,就送给天剑宗了。”

    说完,萧叶将婴儿头颅大小的精钢石掏了出来。

    “这……这是精钢石?!这么大一块!萧叶小友,这我天剑宗肯定不能收啊!”

    “哎~李宗主不必客气,在下还有份薄礼,一同送与你。”

    话落,萧叶再次将手*储物空间将青鸢剑掏了出来。

    “这……这真是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啊!”

    李恒修吃惊的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没想到萧叶出去一遭竟然捞了这么多好处回来。

    “李老,把精钢石带回去,送给你做礼物了。”

    “遵命!师父,李宗主脸皮薄,这个礼物我就代收了。”

    说完,李老接过精钢石喜滋滋的向炼器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