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数据废土 > 第三百八十七节 意外

第三百八十七节 意外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兄弟,干得好!”

    陈兴摸着白狼的头表扬道。白狼扭头低吼,表示抗议。

    “先把这东西干掉。”陈兴说着,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几枚燃烧手雷,扯开拉环。白狼和他心灵相通,立即朝鬼面榕冲去。鬼面榕扭动着粗大的树干,射出数十条根须,笔直尖锐,如同长矛阵一般。只见白狼在刺来根须中左突右闪,灵活无比地窜到树干附近。陈兴一扬手,甩出两枚燃烧手雷。整个过程中白狼没有丝毫停顿,一直冲到后方。

    “轰轰!”

    火焰冲天而起,烧得树冠劈啪作响。无声的哀嚎自脑海中响起,尖锐无比,让人感到眩晕刺痛。

    “再来!”

    随着陈兴一声令下,白狼向一侧急速奔跑,仿佛一道银色的弧光从树干旁掠过。两枚易拉罐状的燃烧手雷在空中打着转,划着抛物线落在树脚下,轰然炸开。

    火焰再次冲上树冠,烧得四周通红一片。

    “呜!”

    脑海中响起尖锐的鸣响,如同无数艘万吨巨轮同时拉响汽笛,震天动地,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崩塌。

    陈兴一声闷哼,差点儿摔下狼背。白狼也受到一定影响,步伐歪歪扭扭,仿佛喝醉了酒。鬼面榕行动迟缓,靠的就是精神冲击。与此同时,树干上浮现出一张张扭曲的人类面孔,空洞的双眼流出浓稠的血浆,骇人无比。

    所幸精神攻击只有一瞬间,陈兴迅速恢复过来,一化为三,留下两个分身吸引注意力,本体绕道树后,再次扔出燃烧手雷。

    鬼面榕是树木,和所有树木一样惧怕火焰。只见它浑身着火,朝前挪了数米,射出根须击碎了陈兴的分身。陈兴再次故技重施,用分身吸引注意力,砸了几轮的燃烧手雷出去。

    燃烧手雷里装着带有粘附性的浓缩燃油,可以燃烧五到十分钟。橙红的火焰覆盖了整棵鬼面榕,树叶卷曲焦黑,带着火焰四处飞舞。

    为了避免森林火灾,陈兴驱狼后退,找到几只跟在后方的白蚁工蚁,让它们到附近的小河吸水,喷射水柱灭火。

    回到战场,火焰越烧越旺,鬼面榕疯狂地舞动着枝条,却徒劳无功。眼看就要被活活烧死,树干忽然收缩变小,树根向中心收拢,树叶在瞬间脱落,就像一层从空中掉落的火云。紧接着,缩小的树身向土层里钻去。

    陈兴立即意识到鬼面榕想逃,驱狼向前,朝树干连续射击。可鬼面榕下沉极的速度极快,整棵树不到二十秒就没入土中,只留下一个脸盆大的地洞,冒着徐徐的青烟。

    陈兴犹豫了一下,没有派白蚁追击。毕竟是个大镇守级的生物,全力逃跑很难抓住。另外,他也想给白狼留点顾忌,不然危险清除了,又和自己闹脾气。

    接着,陈兴骑狼绕着狼群的领地跑了几圈,顺便教训了一下它们的邻居,让它们记住狼群的可怕。

    做完这些后,狼群就算暂时安全了。然后陈兴又带着白蚁和狼群熟悉。虫化狼是半昆虫半哺乳动物,和白蚁算是半个同类。

    那头母狼是狼群的临时领袖,陈兴把它带到了孵化室里,和附近的一只分巢蚁后见面。

    “你们以后就是盟友了,互相帮助,在这里生存下来。”

    陈兴说道,分巢蚁后朝母狼发出善意的脑电波,母狼发出低声鸣叫,表示同意结盟。虽说是互相帮助,但其实是蚁穴照顾狼群。除非狼群重新恢复到一千头以上的数量,并且产生新的镇守级首领。

    事情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陈兴启程返回兰花镇。通过帮助狼群,白狼与他和解了,不再争夺身体的控制权。陈兴也没有再禁锢它,放它自由行动。它有时候在趴在符文上憩息,有时候在海里游泳,有时候在天上飘,悠然惬意。

    但是它始终是狼王,性格有些傲娇,平时不愿意做陈兴的坐骑,而陈兴也理解这点,没有强迫它。

    十二月中旬,陈兴回到了兰花镇。现在距离丰收节还有十多天,他打算今年到乌鸦墟陪叶阳白柳过节。在他的心目中,或者说事实上,叶阳白柳就是他的老婆,老公陪老婆过节天经地义。

    不过最好的情况是他到龙石镇给叶阳白柳发信息,如果叶

    阳白柳同意,回兰花镇过节是最好的,这样不会冷落了苏娜。不得不说,三妻四妾是多份幸福,也是多份责任。

    兰花镇的大宅子已经建好了,装修也进入最后阶段。

    家具和材料都是由巨蜥城购置的,花费不菲,全都是市面上最高档的。先从建筑格局说起,宅子由钢筋混凝土制造,呈梯形结构,外墙由贴着红砖皮的钢板构成。宅子一共两层,进门是大厅,左侧是小偏厅和餐厅,右侧是茶室和收藏厅,正中是“y”字形的分岔楼梯,楼梯后方是一排女仆的卧室,再往后是后花园和泳池。

    一层配置有四个洗手间。餐厅是后方是厨房,收藏厅的后方是储物室。从楼梯上去,左侧尽头是主人房,右侧尽头是书房,中间是四个带洗手间的卧室。

    客厅中间摆着六条长沙发,呈长方形,中间是两张茶几。沙发由天山雪牛的皮制作,柔软而坚韧,不仅手感好,而且十分耐用,一张沙发的价格将近三千金币。

    餐厅里放着长餐桌和餐椅,全由核桃木制作,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墙上挂着上千金币一张的花卉油画,贴着碎花墙纸,典雅奢华。茶室做了假山和盆栽,挂着东大陆的水墨画,小桥流水,荷塘月色,给人一种清净优雅的感觉。

    二楼的主卧室有上百平方米,配置象牙白玉砖做的洗手间、有着圆形浴池的洗浴室以及宽敞的衣帽间。

    主卧室的床由橡木制作,两张大床拼接而成,长三米,宽五米,宽大无比,就算在床上打擂台也行。另外书房也十分宽敞,铺着厚厚的描金地毯,三面墙都是书柜,摆着各种艺术品,还有会客用的小圆桌和套着布的椅子。

    单人卧室中的两间按照女性的闺房装修,分别是留给叶阳白柳和苏娜的,另外两间中性装修,暂时空置。

    这个宅子重工花了陈兴十七万金币,豪华无比。地下室是个训练中心,可以在里面锻炼身体,配置有小型的恒温水池,另外还有小型电影院和酒吧。

    再往下,就是通往苏娜地下王国的逃生通道。相较于地上的要塞型宅邸,地下的结构更为庞大。苏娜的地下王国占据了整个兰花镇地下的三分之一,甬道四通八达。

    在陈兴的要求下,苏娜这段时间里集中生产灌浆蚁,现在已有两百多只。灌浆蚁除了吃白蚁的常规食物外,还吃大量的泥土,吸收土中的矿物质,在体内形成浆液。成年的灌浆蚁一天能喷两次,作用于大约七立方米的泥土,两百只灌浆蚁一天就是两千八百立方米左右,建造庞大的地下王国需要数个月时间。

    当然,陈兴也可以要求苏娜生产更多的灌浆蚁,但从蚁穴的生态系统来看,生产过多的灌浆蚁容易打破破资源供给的平衡,而且灌浆蚁的寿命较长,循序渐进即可。

    变异群体生物通常是以后虫的进化为核心的,除非在特殊的环境下,否则一个正常运转的族群百分之七十的资源都是供给后虫的。必要的时候,后虫可以放弃族群,另外找地方发展。只要后虫在,族群就在,而后虫死亡,再大的族群也会逐渐消亡。

    视察了镇内的各项工作,陈兴就着手准备前往乌鸦墟的事情。

    临走前,他提着装了红茶的暖水壶下到孵化室,先和e奶妹温存了一番,然后制作了一壶现榨奶茶。

    “嗯,真香!”

    陈兴拿着暖水壶的盖子喝了一口,奶茶甜香无比,禁不住赞叹道。

    “哥哥真坏~”

    苏娜依偎在他怀里,娇嗔着。陈兴喝着奶茶,搂着娇躯,嘴角挂着坏坏的笑容。

    忽然,苏娜像是似乎预感到什么,眼角渐渐泛起泪花。

    “怎么了?”陈兴问道。

    “哥哥,你是不是又要走了?”苏娜楚楚可怜地问道。

    “我就离开一阵子,很快就回来了。”陈兴替她抹去眼泪,安慰道。说真的,他很不想离开,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叶阳白柳对他付出的也不少,总不能孤零零地把她丢在乌鸦墟过节吧?

    从黑死大陆回来后,他一直都是匆匆忙忙的,两人没有好好聚一下,

    思绪之间,陈兴忽然注意到,黑暗之中掠过一抹蓝芒。他顿时一惊,蓝芒代表着灵能,难道

    趁他们耳鬓厮磨的时候闯入了不速之客。

    “谁在那里!”

    声音狠厉无比,怀里的苏娜被他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亲爱的哥哥生气了。

    “叽叽……”

    黑暗中传来工蚁的叫声,蓝芒再次亮起,朝这边移动过来。陈兴警惕地推开苏娜站起来,弓身曲臂,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苏娜却是一脸疑惑,张着小嘴问道,“哥哥,它是家里的小宝宝啊,你怎么了?”

    话音未落,陈兴看清了不速之客的样子,就是一只普通的白蚁工蚁,唯一不同的就是复眼里泛着蓝芒,璀璨夺目。原来只是虚惊一场,估计是新品种的白蚁,只是他没见过而已。陈兴放下戒备,搂着苏娜重新坐下来。

    “咦,小宝贝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陈兴安心了,苏娜却疑惑起来。听到苏娜的话,陈兴又紧张起来。在这个地下王国里,每一个单位都是苏娜的子民,竟然还有蚁后不清楚的情况,这就有点儿匪夷所思了。

    “呀,你说你被哥哥扔进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在那里长大,然后传送出来了?”苏娜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叽叽!”蓝眼白蚁发出鸣叫,然后浑身浮现细小的电弧,“滋啦”的一声,传送到两人的身前。

    短距离瞬间移动!

    陈兴大吃一惊。白蚁会这招不奇怪,这是在它们基因库中的信息,但必须点燃灵火才能使用。如果苏娜是噬星蚁后,工蚁会瞬移不奇怪,但苏娜距离那种程度还有十万八千里。

    噬星蚁后是什么概念?那是比国王级还要强大的存在,至少是帝王级的标准,目前只存在于理论之中,是人类通过一些线索推测出来的,并非亲眼所见。

    “哦,你就是这样传送出来的呀,我的小宝贝真棒~”苏娜轻轻地摸了摸白蚁圆鼓鼓的头壳,后者发出愉悦的叫声。对于工蚁的进化,她是完全没有概念的,一切都依照本能行事,不会像陈兴那样产生怀疑。

    “等等……”陈兴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急促地问道,“它说它被我扔进什么地方了?”

    “叽叽叽……”蓝眼白蚁朝陈兴叫唤。

    “它说它不知道,它只知道那里很黑很黑,后来看到一些会发光的沙子……”苏娜翻译道。

    恶魔之壶!

    陈兴猛地醒悟过来,白蚁说的地方就是恶魔之壶的内部,是他亲手将幼蚁塞进去的。也就是说,它是在恶魔之壶里面进化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会发光的沙子?”陈兴重复道,伸出手,点点星沙自掌心浮现。这是他在调动体内的灵能从手掌处溢出。

    “叽叽!”白蚁仰头叫唤。

    “它说是这样的,但那里面的沙子更多,比我们整个地穴都多。”苏娜翻译道。

    “它在里面吃什么?”陈兴问道。扔进去是幼虫,出来就是成虫了,难道吃星沙就能生存?

    “叽叽……”“它说吃会发光的沙子。”苏娜继续翻译。

    “原来是这样……”陈兴马上就释然了,变异白蚁是什么都吃的物种,直接吞噬星沙进化,并不稀奇。只是这个星沙多到什么地步,竟然可以拿来当食物吃。

    “快去找找,还有多少只像它这样的。”陈兴要求道,整个蚁穴都运动起来。不到半小时,几只蓝眼工蚁来到了他面前。数了一下,正好五只,就是他那天塞进恶魔之壶的幼蚁数量。

    “跟我去看看。”陈兴叫来蚁车,带上苏娜前往恶魔之壶的存放地点。

    很明显,这些工蚁在壶中的空间进化了,而且这种进化是良性的。看守恶魔之壶的工蚁没有按照他的命令过来报告,这说明它们将这些从里面出来工蚁的视为同伴,没有感觉到“异常”。

    难道这个恶魔之壶的作用就是让物种进化?

    又或者说,恶魔之壶中蕴藏着极大的灵能,能够给予物种进化所需的能量?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兴来到了储藏室。恶魔之壶静静地立在那里,和上次走的时候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