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大美时代 > 358、土豪配神装

358、土豪配神装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菲齐美术馆的油画人体再精美,那也只是平面。

    米兰大教堂的几千尊雕塑,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雕塑陈列品栩栩如生,可不是青铜锈迹斑斑,就是大理石的肌理。

    再逼真的艺术品,也最多只算是高保真hifi音响,有品位的都会说还是要听现场。

    当然,如果听现场只是草台班子的乱糟糟水平,那也就听个响。

    如果能有高水准交响乐团的呈现,什么空间感、指向性都不如真正的现场感。

    漂亮的人体也一样。

    在这之前,万长生肯定不是个坚定的人体美支持者。

    中国传统绘画里面,除了春宫画绝少出现人体。

    哪怕春宫画里,也是把人体比例画得跟猴子似的,尖尖脚短得要命。

    真不知道美在哪里了。

    但在意大利旅游学习的这十来天,万长生对人体的理解深刻了很多,由于他那羞涩单纯的眼神儿,还主要觉得是男人体更美。

    不是那种妖娆畸形的美,而是健康、阳刚的美。

    所以他才对米开朗基罗晚年那尊逝去生命的身体感到特别震撼。

    那是种生命力被抽走的感觉。

    女性嘛,他真的没刻意多看。

    直到今天必须认认真真看。

    就像许桡说的,真是一点都没有服装压痕,胸前,腰间都没有,光滑细腻,非常自然。

    也非常专业。

    虽然耳朵上的红晕一直没散去,但身体真是专业,交错绞起来侧靠的动作,显得两条并行的小腿很直,也很紧绷,膝盖上没有深色色晕,扭曲的腰间也没有赘肉,让曲线呈现得非常优美。

    见多识广的研究生们简单感叹了下,都忙着开始啪啪啪的打理自己泥塑。

    唯有万长生起码犯晕了二十分钟,才摸摸索索的抖着手开始。

    而且和别人基本都是半米多高以上的全身泥塑不同。

    他做局部。

    先盯着人家肯定有四十码的赤脚,终于开始和脑海里面各个部门连通运转,终于发现和自己最近一两周做的那些男性脚踝脚掌有区别了。

    没有涂趾甲油,就是很自然干净的样子,虽然尺寸接近,却修长秀美。

    和男性向的感觉完全不同。

    起码这种差别捕捉到,让万长生敢说自己就做个脚掌,放在那,也能让绝大多数没有雕塑经验的人,感觉是个女性的。

    可能是发现他做的尺寸最小,专业老师晃过来看了看,还表扬万长生:“对,其实人体模特,体现素质水平高低的关键细节,一般就看脚,很多时候找寻优秀的艺术模特不是看脸,其他部位也不可能随便看,那就看脚,脚趾甲的干净程度、脚掌茧子、死皮的程度,脚跟皮肤细腻程度和色素沉着,这也都会延展到臀部、腰部、胸、腕的皮肤印记,油画系的专业模特很遵循这个,这双脚确实很有典型美感,有眼光啊……”

    万长生不想说话,他只是不好意思抬头往上看而已!

    好在就这么个脚,也足够他做一天了。

    冬天肯定要开空调、取暖器之类,这些天还比较热,也不敢随便开冷气太重,所以一整天这么扭着坐下来。

    看得出来那模特还是肢体酸麻,浑身是汗,换平常人这么坚持个十分钟就很难。

    她这足足上下午六个小时的课时。

    课间休息都完全是裹上浴袍坐在角落发呆。

    很辛苦的。

    可万长生晚上就接到一大堆各种微信轰炸:“卧槽……听说你跟着雕塑高研班遇见极品模特了?”

    “我的天啊,我们油画系都好多年没看见漂亮画模了!”

    “全都在大佬的工作室了吧,可怜我们这些弱小无助的学生啊,上次那个中年妇女让我做了好多天噩梦……”

    “雕塑系!我们油画跟你们势不两立!欺负我们多少年了,最好的形体永远都被你们选走,歪瓜裂枣才剩给我们!”

    “怪万万咯?雕塑系要看的就是形体,不然怎么画皮画骨?你们油画嘛,一滩猪肉也能画成玛丽莲梦露,你们可以的,艺术加工嘛!”

    所以万长生无语:“有本事考上雕塑系研究生。”

    搞到最后连杜雯都听说了:“哈哈哈,没见识的家伙,下次来平京,我给你介绍个一对一的专业级画模,绝对让老板灵感大发!”

    于是万长生无力:“您自个儿留着吧……”

    杜雯也是假老练:“其实我们也是这学期开的人体课,唉,气氛很微妙啊,一群平时说得头头是道的小仙女,眼睛亮得跟什么似的,盯着青壮年各种发光,你是没看见那种场面,我真是太纯洁了!”

    万长生忍不住抱怨:“我觉着真没多大必要!我没事儿做女性雕塑干嘛?尴尬得要命,关键是我居然觉得模特特别可怜,这跟我的价值观冲突很大,你知道吗,一群人,就一个女生,几乎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围着人姑娘不穿衣服,我真的有点过不了这关。”

    杜雯沉默下,然后忽然发了段捏着嗓子的语音:“天哪!天哪,他脱衣服了!脱了,脱了,哎呀,我特么瞎眼了……”

    万长生哈哈哈的笑出声,回复:“那我们的场面还是要可控一些。”

    杜雯轻笑:“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男模特可能比女模特更难受,因为还有性别尊严在里面,但我想我接受比你快,因为你那种传统意识更重一些,投入吧,把情绪放到专业上面,你不是一直自诩为专业至上吗,完全抛弃荣辱感,只用画家解剖学习的理性眼光来看。”

    万长生想想回复:“嗯,好的。”

    恰好晚上贾欢欢也给万长生发消息过来,又是贼兮兮的那种音容笑貌:“内个,内个,我听说哦,听说我们也要上人体解剖课……我的天啊,我都没法睡觉了!”

    万长生借花献佛的复制粘贴:“把情绪投入到专业上……”

    贾欢欢还是觉得世界被颠覆了:“想着就吓人,一肚子五脏六腑都翻出来开膛破肚吗?”

    万长生顿时发现老婆可能未来真的比自己还见多识广!

    果然,第二天开始,万长生就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人体结构、肌肉骨骼跟光影上面去,不那么害羞和手抖了。

    接着做了个手模,就是那只轻轻摸着自己肩膀的手。

    晚上还连夜把手脚两部分翻模做成玻璃钢的定型,实在是万长生那种毫不眷恋练习作品的习惯,基本上都是做完就砸了泥巴坨坨。

    但这次的两部分,确实有非同寻常的美感,保存一个。

    到第三天的时候,一早万长生收到了快递!

    直接发到雕塑系门房那,看见是平京杜雯发的货,他还有点纳闷,顺手拆开,就把陆续走进来的研究生们瞎了眼:“卧槽,你这是什么东西……”

    万长生也懵逼:“我咋知道……”

    正好模特也进来了,瞥了眼万长生手里的包。

    准确的说是一看就带着手工气息的牛皮包,就像能平摊放下大钞的大钱夹子那尺寸,上面有很古典的热压印花,还有一根同色同材质的皮带,很有贵族范儿的缠在上面。

    反正看着就不便宜。

    然后她的目光滑过了工作台边那两个石膏模具,还有放了一晚刚出炉的暗绿色手脚,然后面无表情的到屏风后面去了。

    万长生则在大家围观下拆开皮带,心里还是挺笃定杜雯不会随便发什么东西来捉弄自己。

    可一摊开这皮包夹子,就看见里面分隔插着六把雕刻刀!

    黑色双头的那种,尺寸和当初那把高级篆刻刀差不多,但六把刀,有十二种不同的圆、方、勾、尖的各种造型头。

    大家都是行家,自然看一眼就知道这玩意儿是本行专用,忍不住齐声:“卧槽……”

    泥塑工具这个事儿呢,得看尺寸大小。

    本科低年级学生,大多是做三四十厘米高的人头像,高年级才逐渐开始接触人体,然后动物或者别的抽象造型,这种尺寸呢,大多都是用竹板雕刀。

    也就是一把二指多宽二三十厘米长的一头尖一头平竹板,切、削、挂、拍都用这个,局部细节才用跟挖耳似的那种小竹刀。

    对于绝大多数雕塑家来说,一辈子都是做一人高以内的雕塑模型,而且还大多是泥塑。

    至于最后放大到多少,用什么材质,那是后期工人、技师们的事情。

    譬如五米多高的大卫雕像,就不是米开朗基罗亲手雕出来的,他只负责做个泥塑翻成石膏模。

    所以关于他老年那几尊雕像,以讹传讹的说是他体力不够半途而废,都是外行说的话,人家都是工人,按照他的样板做出来的,他只是觉得故意留下部分石头原来的模样,才能让雕塑的灵魂更完整而已。

    总而言之,别看雕塑家动不动做巨大的雕塑,其实实际操作的部分并不大,基本上是固定大小,就用这种小雕刻刀来保证细节精细程度。

    正好专业老师也走进来,也是同样的反应:“卧槽……意大利bojola的套装!土豪啊!”

    包括万长生在内的学生们一起:“什么?”

    人家简单解释:“在美术工具的地位,就好比买爱马仕的包包一样,这是佛罗伦萨百年老店的手工制品,先借我试着用一节课,借个泥塑台给我,哈哈哈!”

    女模特出来看万长生的目光都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