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终极神医 > 第715章 0715 双方面证实

第715章 0715 双方面证实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15章 0715 双方面证实

    毫无疑问,这几辆警车上的警察,是梁百明安排过来帮何彦伟的。

    何彦伟不愿在机场分局进行审讯,第一个原因就是目前的案情,这些警察同事并不是全部知道。

    再一个原因,就是陈辉刚才所怀疑的事情,何彦伟也怀疑这个青铜三足鼎是假的,至于到底是真是假,带回去让馆长一看就知道,就冲这个原因,也得带人和青铜鼎回去再进行审讯。

    青铜三足鼎是放在其他的警车上的,至于那位乘客,则是被何彦伟安排在了自己的车上,只是,坐在后座的变成了陈辉和这位乘客,而柳洁则是坐在了副驾驶上。

    这位乘客三十多岁的样子,身高大概一米七五,体型有点偏瘦,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脸惶恐不安的样子,眼神当中流露出的,完全就是惊恐的神色!

    能不惊恐吗?

    坐飞机过安检,托运行李的时候,行李刚过去安检器,机场的巡逻警察就过来了,二话不说就把他给按住,并且拷上了手铐,然后就把他给带到了一间房间里,两个按住他的机场警察,连句话都不跟他说。

    这位乘客不是没有问过为什么要抓他,是警察对他的问题不回答,直接就不跟他说话。

    时间不长,就有另外的警察进来了,同样也是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带他到了机场分局,关在了拘留室里。

    关键问题是,来带他到机场分局的警察,同样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脸上的神色很严肃,他一再追问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被抓,这些警察也一个字不说。

    甚至是到了现在,他又一次被另外的警察给带走,开车的警察,坐在副驾驶的女警,以及坐在他身边的年轻警察,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这也实在是太吓人了吧?

    毫无疑问,这位乘客,把陈辉和柳洁也当做警察了。

    “警察同志!”这位乘客快要吓死了,语带哭腔的问道:“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抓啊?就算是你们抓我,也得告诉我因为什么被抓啊,从机场被抓,一直到机场分局,再到现在,没一个警察回答我这个问题,我都快要吓死了!”

    “一会你就知道了!”陈辉沉声说道:“到地方就会对你进行审讯!”

    既然这位乘客吓成这样,那一会的审讯,可想而知,将会是竹筒倒豆子似的了,看这位乘客的样子,可不是装的,是真被吓坏了。

    这位乘客说话的时候,何彦伟就通过车内的后视镜,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看到他是真的被吓坏了的神色,而不像是装的,何彦伟不由得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位乘客不是装的,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件青铜三足鼎,怕是假的!

    去机场分局一个多小时,回来自然也需要一个多小时。

    一来一回,两个多小时,回去的时候就赶上上班早高峰了,好在警车拉着警笛,社会车辆纷纷避让,才不至于被堵在路上。

    回到分局之后,何彦伟立刻安排警员对这位乘客进行审讯,自己则是与另外那辆警车上的警察,带着那件青铜三足鼎,去找了馆长,让馆长鉴定这个青铜器的真假。

    不出意外,这个青铜三足鼎,又是假的!

    只是,上一个青铜三足鼎的仿品,馆长仔细观察了好一会,才确定了是假的,这一个则是接过去没两秒就给了出鉴定结果。

    何彦伟不解的问道:“馆长,我看这个三足鼎,与上一个仿品,没什么区别啊,怎么上一个你看了好一会才断定是假的,这一个这么短的时间就断定是假的了?”

    “上一个,其实一上手就知道是假的了,只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精美的仿品,所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罢了。”馆长立刻说道。

    “一上手就知道是假的?”何彦伟沉吟了一下,问道:“难道说,那件真的,有什么记号不成?”

    馆长笑了一下,对何彦伟招了招手,何彦伟明白馆长的意思,凑到馆长的身边,馆长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何彦伟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件青铜三足鼎的底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特别圆润,摸起来手感跟玉石是一样的,是不是真的,只需要摸一下三足鼎的底部,试一下手感就知道了,这两件三足鼎,摸起来都是金属的感觉,自然就都是假的了。”

    何彦伟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问道:“馆长,你能不能看出这两件仿品,是不是都是一个人仿造的?”

    “看做工应该是。”馆长说道:“不过,既然仿造的人被你给抓住了,你问问仿造的人不就知道了?”

    “我是想新从馆长这里得到一个初步判断结果。”何彦伟笑了一下说道。

    “我的判断,这两件仿品是出自一个人之手。”馆长明白了何彦伟的意思,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何彦伟不再多说什么,拿着这件三足鼎的仿品,又出去拿了第一件仿品,去拘留室找到了张胜和张晖,说道:“找你们确认一下,这两件是不是都是你们叔侄仿造的?”

    “交货的那件,你们也追回来了?真是神速啊,人抓到了吗?”张胜立刻问道。

    “案子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何彦伟说道:“赶紧的,看看是不是你们仿的那两件?”

    张胜和张晖一人拿了一件,同时把青铜鼎给翻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张胜就说道:“是,这两件就是我们仿造的。”

    “怎么证明?”何彦伟立刻问道。

    “其实,我们仿造的东西,拿过来就认识。”张晖解释道:“不过,我们仿造的东西,都会留个记号,这两件青铜鼎,我们在底部这条腿与鼎身的结合处,留了一个针孔小眼,上面覆盖的是一层薄薄的铜锈,您看,这两个记号,完全在一个位置,就是一个针孔小眼而已。”

    何彦伟按照张晖指的地方去看,果然,两个青铜三足鼎,都在那个位置,有一个针孔小眼。

    何彦伟点了点头,接过了两个青铜三足鼎,准备离开拘留室。

    “案子到底进展的咋样了啊?”张胜追问道:“交货的仿品,你们都追回来了,人不会没抓住吧?”

    “人是抓住了,但是,到底怎么回事,还另说。”何彦伟站住了脚步,说道:“正在进行审讯,不过,希望不大,这玩意是从机场安检查获的。”

    “啊?那完蛋了,肯定不是了。”张胜说道:“哪有人傻到会带这玩意坐飞机?”

    何彦伟叹了口气,拿着两个青铜三足鼎出了拘留室,就连张胜都知道,不可能带这玩意坐飞机,偷走三足鼎的人,怎么可能会带着三足鼎坐飞机?

    更何况,这件青铜三足鼎,已经被证实是假的了。

    那位乘客,估计就是被冤枉的了。

    果不其然,在何彦伟证实这件青铜鼎是假的,同时也是张胜他们两个仿造的交货的那一件的时候,对那位乘客的审讯,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之所以说是实质性的进展,而不是结果,是因为审讯还在继续,对于这位乘客所说的情况,已经有警察去核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