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终极神医 > 第960章 0960 另有所指

第960章 0960 另有所指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60章 0960 另有所指

    陈辉轻易不会答应别人事情,因为他把答应别人事情,看做是对别人的承诺。

    正因为这个原因,只要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陈辉就一定会做到。

    这个世界上人分多种,陈辉这种人,是属于言出必行,重承诺的一类,这类人有一个共同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哪怕别人开口,也会直截了当的拒绝,不会随口敷衍别人,如果是碰到有些事情,没有十足把握,但是却可以试一试,也会在试过之后,得到确切的答案,尽快的告知对方。

    毫无疑问,这类人是最值得交往的一类人。

    另外一种则是跟陈辉相反的,喜欢随口敷衍人的,这种人的特点就是经常把一些话挂在嘴边,比如改天请你吃饭,改天怎么样怎么样的。

    承诺对于这类人来说,就是随口的一句客套话,完全不必当真。

    现实当中,这类人相当多,认清这类人之后,务必要敬而远之,因为这类人根本不值得交往。

    陈辉既然答应了上官如云,是在答应周秋楚之前,就肯定会在上官如云新拿出的玉坠上滴血的。

    陈辉用银针刺破了手指,一滴血滴在了玉坠之上。

    与之前的情况完全一样,陈辉的这滴血,立刻被玉坠给吸收了,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陈辉再次跟上官如云建立了神识联系。

    这种神识建立联系的感觉很奇妙,当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上官如云在这个时候伸出手指,轻轻从陈辉的手里,捏走了那枚玉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陈辉愕然问道:“不是送给我的吗?”

    “凭什么啊?”上官如云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说道:“我可从没说过要再送一件护身法宝给你的话吧?”

    “没有!”陈辉立刻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你昨晚自己要砸毁那枚玉坠做试验的。”上官如云立刻说道:“那个玉坠是小丫头从我这求取了之后给你的,你想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而这枚玉坠是我的,可不能再给你了,万一你哪天再给砸了怎么办?”

    听到上官如云这话,陈辉不禁缓缓摇了摇头,他明白了,上官如云并不稀罕这枚玉坠,她是担心玉坠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掌握主动权,可以随时毁掉这枚玉坠法宝!

    而玉坠在上官如云手里,陈辉自然也就毁不掉了,跟上官如云建立的神识联系,自然也就不会随着玉坠的损毁而消失了!

    说到底,上官如云是不想再跟陈辉之间的神识联系消失!

    “我还以为你会拿这枚玉坠,当做给我的赔偿。”陈辉笑了笑,说道:“昨晚那枚玉坠被我砸毁,是为了试验你我之间的神识联系而已,既然如此,那你就留着自己用吧,这枚玉坠除了护身的功能,是不是还可以隐身?”

    陈辉在滴血到玉坠上的时候,就对这枚玉坠的功能完全了解了,这枚玉坠除了可以护身之外,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可以隐身。

    “是,但是给你没用。”上官如云如实说道:“护身的功能是被动的,并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遇到生命危险,护肾功能就会被触动,可隐身这个功能,是需要注入真气,激活玉坠里面的一个小小的法阵的!”

    “这么小的玉坠,里面也有法阵?”陈辉不解的问道。

    陈辉对法阵的了解,还停留在青阳观的护山大阵层面。

    而且,除了青阳观的护山大阵,陈辉并没有接触过任何其他的阵法。

    “其实,法宝的各种功能,都是法阵!”上官如云说道:“青阳观的护山大阵,就是法阵,而法宝里面的法阵,与护山大阵在原理上一样的,只是法阵是在法宝炼制过程当中,通过炼制手法刻印进法宝当中的,护身法宝最为简单,根本用不到法阵,只是注入真气,让真气可以在瞬间从法宝内膨胀而出就行。”

    “至于这隐身的功效,其实就跟青阳观被隐匿在护山大阵当中,是一个道理。”上官如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只不过,这枚玉坠的隐身范围,只够笼罩一个人而已!说是把法阵刻印进法宝之内,其实并不准确,但是道理基本上是这样的,只是炼制法宝的方法有很多种,采取不同的方法,会出现不同的功能,就相当于把法阵刻印进法宝之内了。”

    “看来,你对炼制法宝很有心得。”陈辉笑着问道:“那你在修行界,也一定是身家颇丰了?”

    “我对炼制法宝有心得,是因为我曾跟炼器宗有过一些来往。”上官如云笑着说道:“像是护身法宝一类的,修行中人大多是可以炼制的,但是,强大的法宝,必然是出自炼器宗的!”

    “你想说什么?”陈辉不禁问道,上官如云这话,似乎另有所指!

    “这都不明白?”上官如云无奈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飞剑也好,青铜三足鼎也好,既然周丫头那边,查不到什么,可以从炼器宗方面着手查一下!”

    “你知道炼器宗的消息?”陈辉不禁皱眉问道:“你不是说炼器宗已经消失了?”

    “我说的是炼器宗所在的地方,已经荒芜了。”上官如云说道:“但是,至于他们有没有传人,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已经起码有几百年没跟跟修行界的人有往来了,周丫头的工作,让她一直密切留意着修行界,她或许知道炼器宗的情况。”

    “原来如此。”陈辉点了点头,说道:“等我抽空提醒她一下。”

    顿了一顿,陈辉又笑着说道:“你会提供这个建议,也是为了让周秋楚不再继续追查你吧?”

    “有这方面的原因。”上官如云点了点头,说道:“好了,该说点别的了,你什么时候再进你的神识领域?”

    “暂时没这打算!”陈辉立刻说道:“而且,你也不要想再让我帮你什么了,对神识领域的试验,我觉得我已经做的足够多了,我也不是修行中人,神识领域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上官如云立刻说道。

    “还真就没什么关系!”陈辉笑着说道:“你想想昨晚我砸毁了玉坠之后,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