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诱妻入怀:恶魔老公惹不得 > 第136章 帮她擦腿

第136章 帮她擦腿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章 帮她擦腿

    一天下来,苏若水的腿酸得打不直。下午的练习结束之后,她找到厉朗,要了一些药材。

    厉朗扫了一眼单子上的药材,问:“少夫人要这些药材干嘛?”

    “这些都是活血化瘀的,是以前中医店的老师傅给我的药单。”苏若水解释道。

    “药单?”厉朗很意外。

    “因为妈妈每天都很辛苦,所以我问老师傅,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酸痛。老师傅说按着这份药单抓药,浸泡在热水中,哪儿酸痛就泡上一会儿,会舒服很多。”

    原来是要缓解酸痛的,想到苏若水练习了一整天,需要放松一下也很正常。

    “好的,少夫人。”

    厉朗先是把药单给了家庭医生,医生确认了药单没问题之后,他取到药材,吩咐女佣备好之后送到苏若水那里去。

    苏若水本来只想泡泡脚,但是女佣送来了好大的一个浴桶!看着浴桶里的药材,苏若水哭笑不得。

    “不用这么大, 你拿一个洗脚桶就好了。”苏若水比划了一下。

    女佣连忙把浴桶撤下去,换来了一个洗脚桶。

    苏若水坐在床沿,双脚放到洗脚桶里,感觉到紧绷的神经慢慢舒缓开,一股睡意涌了上来。

    不知不知觉,她仰头呆在床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她悠悠睁开眼,还有点迷糊的砸吧砸吧了嘴。

    “醒了?”

    苏若水立刻就醒了!她定睛一看,厉君庭正拿着一条浴巾,在帮她擦拭湿漉漉的小腿!

    苏若水一脸惶恐地坐了起来,阻止他要做的事情。

    “我、我、我自己来就好了。”她吓得都结巴,伸手要去拿浴巾。

    “别闹。”

    男人把浴巾拿高,说话的语气就像在说顽皮的熊孩子。

    苏若水小脸涨红,她可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场景!他竟然在帮她擦脚!厉少,厉君庭,厉氏集团的总裁,居然在用浴巾帮她擦脚!

    这场面太诡异了!而且他怎么能那么淡定,好像这种事儿算不上什么似的!

    还叫她别闹!明明就是他在闹!

    苏若水一脸气鼓鼓,又无话可说,纠结极了。厉君庭用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被她的模样逗得嘴角上扬。

    让厉少给她擦脚,这可是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事情,太震惊了!苏若水还有点儿心惊胆战,他这么做,厉朗知道吗?

    厉管家:少爷喜欢就好!

    苏若水扯了扯厉君庭的袖子,“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厉君庭看了一眼右手上的腕表。

    “五分钟前。”

    只怪她多睡了五分钟!苏若水的腿很僵直,差不多快挺成小鸟儿腿了。厉君庭轻轻敲了敲她的膝关节,“放松点。”

    “我、我放松不了……”她结结巴巴地说。

    虽说她很惶恐和惊讶,但是还有一点点甜从心底深处蔓延出来,爬到了心尖上,痒痒的。

    “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他低垂着眼眸,目光从突然停在她脚底的小伤口上,浅浅的痕迹,看得出来很多年了,“这伤是哪来的?”

    “哦,那个。”苏若水看了一眼,“我小时候光着脚在后院跑,踩到石头划的伤口。现在都好了,只是留下一点小痕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呢。”

    苏若水说完,发现厉君庭一直看着她,她忍不住羞了脸,摸摸鼻子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怎、怎么了?”

    “你以前这么顽皮的吗?”他说,淡色的嘴唇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嗯……是啊,因为小时候没人陪我玩……”

    他眸光闪烁。

    “为什么?”

    “小孩子都会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倒不如说人都是这样……因为我没有爸爸,所以大家不太喜欢和我在一起。有时候妈妈太忙,家长会也不去不了,然后大家就会……”

    她皱着眉头,本来想说的话突然说不出口。良久,苏若水抬起头笑了一下。

    厉君庭伸手按住她的嘴角,往下拉,“难看。”

    是说她这么笑难看吗?想到不开心的时候,笑出来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所以,我后来长大了,就想,如果我有小孩子的话,一定不要让他没有爸爸,或者没有妈妈。”她低下头,勾勒出一抹温暖的笑。

    想到这儿,苏若水看了他一眼。

    他会和谁有孩子呢?那个孩子又会长成什么样子呢?他们一家三口会不会很温馨很快乐?

    只是想着那个场景,她刚刚还满溢着甜蜜的心突然痛起来。

    “嗯,那很好。”

    他说那很好,苏若水没懂这句话的意思,她愣愣地看着厉君庭。

    厉君庭把毛巾扔到一边,苏若水连忙把脚收回来。她红着脸,明明比这还要亲密的事情都做过,她怎么就害羞成这样呢?

    不过,那足浴的效果果然不错!明明入睡之前,她的腿还僵直着呢,现在舒服了很多,虽然还有酸疼的感觉,但已经很微弱了。

    她看向正在脱西装的厉君庭,爬过去捏住了他的衣角。

    厉君庭回过头,低头看着苏若水。她微微扬起头,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里面泛着光。

    “你……你等等……”

    厉君庭点了点头,苏若水立刻从床上窜起来,抱着洗脚桶出去了。

    等她回来,还是抱着一个洗脚桶,不过里面的药和水已经换过了,是全新的。

    她把洗脚桶放在床边,厉君庭已经脱下了马甲外套,只穿着衬衫。他坐在桌子旁,拿着一本书在看。

    他放下书本,看见苏若水同时放下洗脚桶,挑了挑眉。

    苏若水跑过去拉住他,拖着他到了床边,按着他坐下,男人的眉挑得更高了。

    “这个叫……礼尚往来。”

    苏若水很紧张,因为她担心厉君庭会不高兴,但是他一语不发,只是看着她,好像在等她下一步的动作。

    苏若水壮着胆子,把他的棉拖鞋给脱掉,然后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望了他一眼。

    很好,没说话,嗯……但是他为什么在笑啊?卧蚕都笑出来了,很……很高兴吗?

    厉君庭任她折腾,一声不吭,苏若水倒有点捉摸不透了。

    这时,敲门声传来。